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2091章 与君知

第2091章 与君知

    这一个晚上,驸马连去两个姨娘的屋子里。

    她听着婢女们的回报,挑了灯芯,在桌前看书到深夜。

    这样分居了几日,还是驸马在半夜冲进了她的书房里,将她紧紧的抱住,“明歌,明歌,你是生气了吗,别生气,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好不好,我谁也不要,我只要你。”

    她声音柔柔的回,“好。”

    但过了几日,她还是对温柔的劝驸马,“姨娘们那里,你也要多走动才是,她们进了你的院子守着这么大点地方等你,也不容易。”

    驸马闻言定定望着她,“我去她们屋子,你不吃醋吗?”

    她笑,温温柔柔,“怎么会,一家人和和美美才好,这种小事,我怎么会吃醋。”

    驸马惊讶的瞪着她。

    这,这是小事?

    那一双眼睛里分明受伤,分明失落,分明难过。

    她却似未觉般,依旧温婉着诚恳无比的说,“三郎,你放心,我既然嫁给了你,就是你一辈子的妻,我一定会好好打理这个家好好照顾你。”

    驸马扭头,大步而去。

    这以后,驸马自己领回了许多女子,有青楼妓/女,有乡间村姑,还有大着肚子的寡妇。

    她一一安排着这些驸马的女人们,她把这些女人们管理的井井有条,女人虽多,却奇异的并没有在后院里折腾出个大风浪。

    驸马的孩子一个个的降临,她把这些孩子们视若己出,她教导他们为人处世,她教导他们琴棋书画,她还教导他们骑马练武。

    时不时还得与京城那些贵妇们一起品茶谈话。

    她的生活忙忙碌碌的,与驸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越来越短。

    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在她每每在书房里看书的时候,不远处的假山亭子上,驸马站在那处,对着她的书房发痴发呆。

    再后来,驸马疾病缠身,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

    垂暮之际,驸马捏着她的手问,“明歌,你可恨我?”

    她含笑摸了摸他的头,那宠溺温柔的样子却让驸马的眼中刺痛。

    她温婉着说,“怎么会,三郎这么好,能嫁给三郎,做三郎的妻,是我的福气。”

    驸马却紧紧的捏住她的手,牙关紧咬的他悲愤无比的闭眼,“你根本没有爱过我。”

    他绝望的,愤恨的叫,“你根本没爱过我,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人的独角戏。”

    他一口血喷在她的脸上。

    这血落在脸上,先是滚烫,后是冰凉,明歌只觉得心就像是在这种冷热中翻滚,她甚至都不敢再去看驸马的眼。

    可驸马那犹如困兽之斗般的痛苦与绝望,她却依旧可以清晰无比的看到。

    她不仅能看到驸马脸上的表情,她还能看到她自己,长公主脸上的表情。

    对于这样的驸马,长公主只是温婉笑着,轻轻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完,这才又打湿了毛巾去帮驸马擦脸。

    她声音柔柔的,温温的,像是母亲在哄自己的小孩子,“驸马真是在说傻话,可别再闹脾气了,好好的把伤养起来,母亲他们都很担心你呢。”

    他失神一般愣愣忘着她含笑的眉眼,继而弯腰激烈咳嗽着。

    见她上前要来捧痰盂,他手就像是鹰爪子一般突然大力抓住她的手腕。

    他长发披散着,一双眼睛幽幽似地狱中的那些由幽怨之气凝聚的鬼火,“你到底有没有心,明歌,我好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我好想挖出你的心看看。”

    不等长公主说话,他已经先一步推开了她,面向床内。

    长公主弯腰去收拾地上他吐的血。

    并不曾听到他喃喃着又说:“可是舍不得,明歌,我舍不得挖你的心,也不甘心。”

    驸马这一次虽然大病不起总是昏睡且胡言乱语,不过或许是因为他心底的那份不甘心,他并没有死,倒是长公主,先他一步病逝。

    驸马泪流满面,望着她说:“公主,若有来世,我一定还做你的驸马!”

    不仅做她的驸马,还要做她唯一的男人。

    可他的话还没说话,长公主打断了他。

    “可是我,却不愿再做你的妻!”长公主悠着最后一口气低叹,“若有来生,惟愿……”后面的话却没来得及说出,双眼已闭了上。

    长公主已然看不到了,可明歌却瞧的清楚,闻言的司徒琅,他目光愣愣瞪了床上的人儿片刻后,一口血自口中喷出。

    明歌觉得自己的双眼似乎在瞬间被血堵了严实,她反射性的眨眼,等她再去瞧四周的时候,发觉画面再一次转换。

    华灯初上,熙熙攘攘,人山人海。

    明歌转头四望,发觉她虽然可以看到很多人,可是她却看不到她自己。

    就来周围来来去去的众人,也看不到她了。

    这一次,她不是在曾经自己的身体里,她变成了无形的神识在这人群中。

    听着周围的吆喝声,明歌渐渐明白了,这是正月十五的花灯节,所以街头巷尾才会这么热闹。

    她有预感,她还在属于自己的位面里。

    但安朗,安朗在哪里?

    这个念头一出,明歌才蓦然发觉,她现在在她自己的身体里,一直跟着驸马的情绪在走,甚至都没有想过安朗在哪里的问题。

    她甚至都没想过,为什么驸马长着安朗的样子。

    也就是这一个瞬间,有一只手将明歌的手拉了住,“我一直在你身边。”

    明明没有身体,明明看不到身边有人,可明歌还是能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而且这发出声音的人是安朗。

    明歌没说话,因为她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前面那个偏僻的有些黑暗的巷子吸引。

    一个小男孩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抓住,这两个男人一个捂住小男孩的嘴,一个扛起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分明是被人贩子抓住了。

    隔的明明很远,却又似乎很近,近到明歌能清晰的看到小男孩的五官,这五官让明歌下意识的就和安朗联系在了一起。

    侧头瞧了瞧身边空荡荡的位置,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那手将她的手又握了紧。

    她以为他会说话,但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