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2090章 与君知

第2090章 与君知

    长公主这声音无端的就和司徒琅那忐忑却又少男怀春的声音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太鲜明了,一个是火,一个是冰,就是两个极端般。

    明歌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这是回到了她自己的身体里。

    这是她自己的身体,是她最初的世界里。

    而现在,这一刻,是她与驸马结婚的日子。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她看到了淡漠又高不可攀的自己,看到了那个忐忑的有些小纯情的驸马。

    她的驸马,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久远的记忆被打开,往事在明歌的心间缓缓流淌。

    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让她惆怅之余,又有些疑惑。

    但这疑惑,她一时间却又想不出是因为什么。

    床上的红色帐幔垂落,男人的手颤颤巍巍的帮着女人一件件的脱衣。

    男人因为害羞,睫毛颤颤着脸上通红,就连身体都带点淡红。

    倒是女人,一直都是镇定自若,在男人解不开她衣服系带的时候,她还帮着男人去解了开。

    双双倒在床上,男人一脸的痴醉,而女人依旧神情冷静,女人那张脸,就好似是个面具不会出现别的神情。

    一直到床上洇出点点红血,明歌在这剧痛中突然就惊醒,微生,微生就是在这一晚上悲愤离开,然后在途中遇到瘟疫,死于瘟疫中。

    也是在这一刻,本闭眼的长公主突然就惊坐起身。

    驸马忙扶住她的肩膀关切问,“明歌,怎么了?”

    长公主闭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才回,“无事。”

    “是不是有点疼。”驸马又问,“我帮你敷点药。”

    长公主推开驸马,“不用,这点小伤无须担心,我去沐浴。”

    看着长公主披了一件衣服,背影潇洒的下床离开,那大步而去的身影甚至没有半点点的留恋,徒留一柱/擎天的驸马在床。

    明明明歌是在自己的身体里,但她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般,竟然可以看到驸马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驸马的脸上有失落,有哀伤,那双似含泪般的眼睛里,还有种似小孩子一般的倔强。

    紧紧抿着唇的驸马,睫毛颤了颤之后,缓缓的垂头盯着他自己的小弟弟。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过犀利,他的小弟弟慢慢的蔫了。

    他拉了衣服,缓缓的遮住那一处。

    心底忍不住的又想:她的驸马,原来是这样啊。

    曾经的记忆中,驸马在她心底似乎只是一个背景板,也只有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旁观者,明歌才清晰的感觉到,这个驸马是这么鲜活的存在。

    明歌第一次发觉,曾经的她看似面面俱到,然而并没有。

    驸马在她生日那日花了巨资为她建立了兵器俱全的练功房,这练功房建了一个月的时间。

    驸马为了建这兵器俱全的练功房,不仅求拜兵器大师为他炼器,还亲自参与设计练功房的每一处功能。

    明歌哪怕是在本来的自己身体里,可她的眼睛却一直能看到驸马的所作所为。

    她看到驸马为了让兵器大师为他炼一把合适长公主的剑,满头大汗的在兵器大师那里打了十多天的下手,每天光着脊背在热炉旁打铁。

    驸马的身体不好,有时候是一边喘息着咳嗽一边打铁,偶尔还会朝那炉子里呕一口血。

    他这样子打动了炼器大师,最终帮他炼制了一把鸳鸯剑,就挂在炼器房的正中墙壁上。

    明歌能看到驸马每日为了这练功房反反复复的设计着,偶尔到了夜半,书房的驸马还会朝长公主住的房间里含情脉脉的一笑。

    像一个愣头愣脑满腔热血的傻小子。

    这个傻小子啊,这个傻小子怎么她从前就没发觉呢?

    长公主生日那日,被驸马拉到练功房的她只是扫了一眼练功房淡淡的说,“百姓尚不能饱腹,驸马这样太铺张浪费了。”

    说完这句话的长公主,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练功房,甚至都没去看一眼这练功房长什么样,以及那把被驸马捧在她面前的鸳鸯剑。

    驸马生日那日,长公主得知微生进入了瘟疫区的消息,只和驸马说了一句“我有要事”,便骑了她的汗血宝马离开了京城。

    她三天三夜的在路上奔波,一心牵系她的微生,却不知,她的驸马紧随着她,为了能早点追上他,细皮嫩肉又身体虚弱的驸马两腿间被马儿磨的鲜血淋漓。

    她在冲进被大火烧了的瘟疫村子里,在漫漫烟雾中翻找着属于微生的尸体,而她的驸马忍着哮喘发作的痛苦亦是在烟雾中寻找着她。

    她为微生用木块立了碑,她将那把与她贴身十多年的剑埋葬,她用自己的血写了“微生之墓”。

    她跪在墓碑前三天三夜。

    白天烈日灼灼,夜晚大雨磅礴。

    是她的驸马为她执伞立于她的身边。

    她的驸马拥她入怀,“你还有我,你还有我,从此以后,我会守护着你,明歌,你还有我。”

    可那时候的她神情恍惚着,并没有将这话听入耳。

    那时候她心若死灰,根本就没有察觉,身边还有一个他。

    回了京城,她被诊出不能生育,驸马拥着她安慰,“没小孩好,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日子,神仙眷侣一样,没有人打扰多好。”

    她淡淡瞟了眼驸马,“傻话。”

    第二日,她不仅收了婆婆送来的两个婢女,几日后又亲自做主为驸马收了两房姨娘。

    驸马冲进书房里怒瞪着她。

    拳头紧紧捏住的驸马,他不再羞怯,不再忐忑,他望着她的时候,眼里是浓浓的愤怒与不甘,“为什么要抬两个姨娘,我母亲那里自有我去处理,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的往我们的房间里塞人?”

    她看着驸马,就像是看着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驸马此话差矣,为司徒家开枝散叶本是我的职责,我既然不能生,自是要为驸马张罗着抬几位姨娘,总不能让司徒家断了后。”

    驸马神情悲凉的望着她,“将这么多女人弄进院子里,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脱去戎装,梳了妇人髻的她笑的温婉,“自是为了驸马。”

    “好好好!”驸马大笑着掀帘而出。

    ~~

    最后一个位面,我自己都看了好几遍了,唉,舍不得他娘的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