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2074章 我叫王宝钏

第2074章 我叫王宝钏

    代战公主本是满心的怒意,然而一抬头看到明歌,便微微有些失神,男人爱美色,女人亦是如此,看着眼前这俊美男儿,她真是舍不得朝这美人儿身上扔鞭子了。

    明歌似刚发觉她一般,微微抬头含笑望她:“原来是代战公主,公主可是有事?”

    这声音朗朗悦耳,代战公主本不喜欢京城那些涂脂抹粉的瘦弱男人,但此刻,她却突然发觉,原来男人的瘦弱也可以美成一种令人心醉的风流。

    代战公主的心突然间怦怦怦的直跳动,她觉得自己的脸有点不受控制的红了。

    不过马上她就想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忙忙后退一步与明歌略保持距离,“薛郎是我的驸马,谁也不可以带走他,他就算曾经娶过你妹妹,那也是曾经的事情了,如今他就是我一个人的驸马。”

    明歌微微仰头,一脸怜悯又爱惜的望着代战公主。

    她眉宇间情意绵绵的,简直就像是痴痴恋着代战公主般。

    代战公主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怦怦怦直跳了,她佯装愤怒的望着明歌,“你,你看我做什么?”

    明歌叹了口气,“代战公主聪明貌美,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代战公主自觉自己堂堂公主,和京城那些弱质女流相比简直就是在侮辱她这个公主呢,她牙一咬,手中的鞭子就甩向了明歌。

    明歌抬手,手指将代战公主的鞭子捏住,这鞭子上都是倒刺,打在人身上可真是受罪。

    她在代战公主愤怒无比的目光中,手指轻轻一弹,这鞭子便碎成了无数段。

    “公主既然喜欢那薛平贵,我也不能棒打鸳鸯。”她叹息着望着代战公主,“公主都亲自来了,我也不能不给公主面子,公主回去吧,这薛平贵,我不带他走便是。”

    代战公主起先还无比惊怒,她看着地上碎成一段段的鞭子,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手不能提的男人能有这种能耐,不过听到明歌的话,她立刻又大喜,“你可说话算数?”

    明歌点了点头,“我说话算话。”

    代战公主兀自犹疑,“你真的不会伤害薛郎?不会私下杀他?”

    明歌摇头,“不会。”

    “这可是你说的。”代战公主觉得这场谈判自己算是赢了,她仰头,一脸骄傲,“你若敢违背你说的话,我会要你好看。”

    明歌没说话,依旧含笑望着她。

    原来被一个人注视,也可以让人满心欢喜,代战公主就在明歌的注视中,犹如骄傲的小孔雀转身离开了。

    薛平贵大概也知道,如今的他要想活的滋润只有依靠代战公主,所以是坚决抱紧代战公主的大腿不松手。

    代战公主虽然在温室中长大,可她性子娇蛮,如今得知薛平贵有个前妻,虽然在外人面前极力维护薛平贵,可私下里,她自己的脾气阴晴不定着,每日要拷问薛平贵无数遍和前妻的事情。

    直让薛平贵又是发誓又是赌咒的,她的一轮拷问才算完了。

    薛平贵心力交瘁之余,心底实在把王家这个将军恨了个咬牙切齿。

    若非王家狗眼看人低不同意他和王宝钏的婚事,他又何必千里迢迢的去从军,若非王家冷血无情,王宝钏何至于死。

    王家人薄情寡义自己造的孽,此时却怪罪在他的头上,这有钱有权还真是能颠倒黑白。

    明歌在大同的这段时间,薛平贵被代战公主藏在自己的房间里甚至都不让出门。

    朱邪赤心是越看越失望,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小女儿聪明有魄力,算是像极了他,所以非常疼爱这个女儿,可没想到这个女儿竟然为了一个男人不顾大局。

    这男人要是个好的也就罢了,偏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

    在明歌离开的前一日又去找了朱邪赤心。

    “代战公主那日来寻我,说她与薛平贵是真心相爱的,让我不要带薛平贵离开。”明歌开门见山,“酋长,君子不夺人多美,代战公主像极了我那聪明美丽的小妹,我答应了她,不带走薛平贵。”

    明歌越是这样说,朱邪赤心越是心塞,他都不知道自家的女儿怎么就成了这样,“王小郎,你放心,我就是绑也一定把薛平贵绑你车上。”

    明歌摇了摇头,“我不想棒打鸳鸯。”顿了顿她说:“但是我在小妹的坟前说过,哪怕薛平贵死在了沙场上,我也会把薛平贵的尸骨找回去与她合葬。酋长,我可否取他身上的一件信物回去,不拘于手指之类的,只求能有个东西与我家小妹合葬,让她不至于死后依旧孤独无依便好。”

    她眉宇忧愁,一脸悲戚,“我家小妹也是与代战公主一样的痴情,唉,当初家人怎么劝都不听,一心要嫁薛平贵,要是当初我家人能拦住她就好了。”

    朱邪赤心联想到他那个一根筋的女儿,心底叹了口气。

    等明歌真正要走的时候,薛平贵用左手拿着一个长盒子走到明歌的面前,垂头将盒子里自己的断手交给明歌,右手不仅是写字,也是他拿剑的手,朱邪赤心让人砍了他右手,这就和废了他没什么区别。

    而现在,右手已经被砍,薛平贵就是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按照朱邪赤心的指示对明歌道歉,“你妹妹的事情,我实在,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对不起。”

    明歌没伸手接盒子,自有身边的人将盒子拿过在明歌的面前打开让明歌瞧了眼。

    挥手示意身边的人拿着盒子退下,明歌这才神情冷淡的望向薛平贵,“昔日你说要荣耀回归故里,用八台大轿风光迎娶我那小妹。如今我妹妹就葬在你那窑洞前方,望你莫要食言。”

    话落又和朱邪赤心寒暄了几句后,明歌这才翻身上马。

    王家军名号太过响亮,好多人都想着趁着明歌这趟离京把她截途到半道杀了以绝祸患。

    包括朱邪赤心,大概觉得明歌这将军太有能耐,日后或许是个劲敌,所以想在明歌回京之前把她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