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2068章 我叫王宝钏

第2068章 我叫王宝钏

    在代战公主那里,薛平贵有始有终,是个温柔又多情的好丈夫。

    对于西凉的百姓,他励志图精,是个英明无比的好君王。

    他唯一负的是宿主,但在天下人看来,他也并没有负宿主。

    毕竟,他为了宿主而赦免了宿主父亲的死,毕竟他也立了宿主为后。

    他是个光明磊落的好男儿吗?

    并不,他在娶代战公主之前,根本就没有告诉代战公主他还有一个贫寒妻,一直到他后来带着代战公主回大唐的时候,他才把自己与宿主的事情三言两语的告诉了代战公主。

    可这些并不影响他传奇的一生,毕竟在众人看来,那时候的他也有各种的不得已。

    至于宿主对他的那些付出。

    宿主曾经为他与家中斩断联系,为他在寒窑苦守十八年,对后来成了西凉王的他来说,不过就是年少时的一个荒唐事迹。

    整理了主位面的剧情与宿主的记忆之后,明歌抬头打量着四周。

    宿主这一次的愿望非常简单,她不想变成那个后世之人口口传颂的王宝钏,她也不想自己变成女子们效仿的对象。

    她的父亲因为没有儿子,一直都是把她当了家中接班人培养的,她父亲的心愿就是想入赘一个女婿与她一起接替王家的产业。

    可她自幼讨厌父亲对她事事处处的安排,总觉得父亲太过看中权利地位而对父亲心有芥蒂。

    穷途末路,宿主才知道,父亲当年走到宰相那一步,已经不是他想退就能退的事了,他若不走,后面的那些人也会推着他走。

    宿主这一次,她只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对家族有用之人,为王家谋一条光明后路,为自己某一条不一样的女子之道。

    宿主的心愿看似艰难,但对明歌来说并非难事。

    进入位面的时间不好不坏。

    这个时候的宿主,她已经在薛平贵的寒窑之中了,而薛平贵则已经进入了沙陀的军队三年时间。

    宿主曾是长安第一美,她父亲是宰相,她在嫁给薛平贵之前过的一直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

    而现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她面黄肌瘦着,冬日一场寒风已经让她在这寒冷的没有烧火的窑洞之中昏睡了快要半个月的时间了。

    明歌微微抬了抬手,满手的脓包茧子,肿的像是猪蹄一样。

    宿主的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寒窑中因为没有烧火的缘故,冷的人下意识的就想蜷缩,能盖的被子也仅仅只是一床薄薄的被子而已。

    明歌缩在被窝里叹了口气。

    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

    明歌想问声是谁,可张了张口才发觉喉咙干裂又疼痛,连个声音都发不出。

    倒是门外的人说,“小姐,我是碧草,我顺路呢来瞧瞧您,你开开门吧。”

    碧草是宿主奶娘的女儿。

    宿主的母亲经常派人偷偷来探望宿主。

    但这事被宿主的父亲王允得知后,大怒着警告宿主的母亲:宿主要是现在的回来,跪在门前认错,他尚能接受这个女孩,若是宿主不愿意回来,那就别指望他们王家会接济宿主。

    王母自然是希望宿主回家,见王允愿意让宿主回家,王母忙让奶娘将这话传达给了宿主。

    宿主得知后,干脆不再见王母来的人,她让人告诉王母,她既嫁给了薛平贵,生是薛家人,死是薛家的鬼,让王母不要再管她。

    听到碧草在外面急切无比的声音,明歌撑着昏昏沉沉的头从炕上爬起,一出被窝,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冷成冰渣子。

    宿主这身体也实在太弱了。

    门外的碧草还在低声哀求,“小姐,我是自己要来看您的,和我娘没关系,您开门,让我瞧瞧你,我们一起说说话好不好,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您就不想和我说说话吗,我马上就要嫁人了,这以后能看小姐的次数不多,小姐,小姐您开开门,我一肚子的话想和您说呢。”

    明歌扶着墙一步步挪到门口,将门上的木栓子拉开。

    本一脸沮丧的还要说话的碧草一见门打开了,立刻高兴的就朝里冲,但马上就看到了明歌枯瘦苍白的脸,着急的叫,“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您别吓我啊您,你这是怎么了。”

    明歌摇了摇手,她扶着墙挪到水瓮处,想喝点水呢,掀开水瓮才看到,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就底上有一层冰。

    碧草立刻就知道了明歌的想法,她忙拿起屋子里仅有的一只水桶朝外走去,“小姐你等等我去提一桶水。”

    明歌拉住她的手摇了摇头,这村子里的水井只有一个,离宿主住的这窑洞最远,明歌可不想碧草出个什么事儿,她弯腰将水瓮里的冰块扣出来放嘴里吃了点。

    不顾碧草惊讶的带着哭泣的叫声,她缓了口气,这才问碧草,“有事吗?”

    声音嘶哑的,一点都不像是个女子能发出的声音。

    碧草扫了眼屋子,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小姐,小姐,您是王府的尊贵的小姐啊,这种地方根本不是您该住的地方,您和我回去好不好。”

    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明歌摇了摇头,她看到碧草手里提着的篮子,问:“这是什么?”

    碧草忙将罩在篮子上的笼布掀开,“这是我娘让我顺便给您稍的鸡汤,我娘亲自做的,您以前不是最爱她的手艺么,等我烧火把鸡汤热一热。”

    屋子里角落稀稀落落的堆着几根柴火。

    碧草将灶膛里烧了柴禾,水瓮里的冰块扔在了大锅里,又热了鸡汤。

    所谓的鸡汤,其实里面多是鸡肉。

    明歌的确饿了,这身体软绵绵的肚子更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闻到鸡汤的香味,明歌的肚子更是反射性的咕噜噜的叫唤。

    这个时候,她也是顾不上脸面之类的,忽略了碧草脸上的难过悲戚的神情,她用豁口了的碗盛了一碗,没敢多吃肉,只多多喝了点鸡汤。

    昏沉的身体总算是有了力气,明歌便抬头对碧草说,“我想睡一会,你先回去吧,过两天我们再一起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