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2062章 喂那个病娇你过来我们谈谈

第2062章 喂那个病娇你过来我们谈谈

    “濒临死亡的感觉应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明歌微微歪头朝窦尔厉笑,叹气的声音悠悠的,带着一种百无聊赖的散漫,“人啊,活的太滋润就是不太好,你瞧,你就是太滋润了,所以小胳膊小腿才这么不经摔打,唉,你让我给你道歉,我觉得,我的确欠你一个道歉。”

    明歌伸手撩了撩耳际的发丝,重新望向窦尔厉,“我是真对不起你,唉,当初真不该揪你头发,你瞧瞧你,本来就带点谢顶,现在是彻底没顶了。你都还没娶老婆呢,这以后要是没人要也只能搞基去了,唉,你要是想搞基了,记得和我说声,我的刀功不错,到时候可以帮你不留后患的切掉第三条腿。”

    “你不说话,是接受我的道歉了吧。”明歌起身,用手轻轻弹了弹自己的衣服,又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我家阿骁还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哦,对了,你家的婷婷哪里去了?我最近都没时间和她聊天呢。”

    这是在警告窦尔厉,敢再玩小动作,她不仅会切了他的第三条腿,还会拿他的女人开刀。

    窦尔厉一动不动。

    一直到明歌出了病房的门,感觉自己要窒息的窦尔厉突然间剧烈咳嗽并大口喘息着,他觉得自己刚刚就好似被人五花大绑着扔进水底了般。

    这种要死的感觉实在太痛苦了,痛苦之余,他又恨恨的咬牙切齿。

    窦骁问明歌和窦尔厉说了什么。

    明歌想了想,“没什么,他问候我,我问候他,我觉得他还是挺惨的,所以很诚心的和他道了个歉。”

    窦骁可不觉得窦尔厉会接受明歌的道歉,他觉得有必要再请点靠谱的保镖,当然,要是能买通一下窦尔厉身边的人,把窦尔厉干掉会更好。

    窦骁觉得把明歌放在窦家宅子外面还是不太安全,所以他加足马力的订好了自己和明歌结婚的日子。

    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围着婚车的那些车队,其实都是保镖。

    窦骁为了保护明歌,也算是费尽心思。

    明歌觉得其实窦骁这男人吧,责任心还是挺强的,也怪不得宿主一直都惦记着他。

    但就是有这么多的车子保护,在半路中,明歌和窦骁的车子还是差点被一辆撞过来的大卡车撞飞。

    幸好这车子虽然是窦骁开着,但明歌及时抢了方向盘。

    果然命握在自己的手里比较牢靠。

    窦骁还是挺大男子主义的,危机解除后立刻让明歌系好安全带坐在位置上。

    难得很生气的吼了明歌一句:“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别解开安全带。”

    明歌默默的给他记账,麻蛋,晚上一定得好好折腾这家伙报复回来。

    到了成亲的礼堂,因为有窦家的人,这地方还真是没人敢乱来。

    婚礼顺利进行,戒指被套在明歌手上的时候,明歌微微垂眼,不着痕迹的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她的宿主要求好低,竟然听着窦骁的宣誓就激动的无以复加。

    一切顺利。

    明歌收到了好多的礼物和祝福,新婚晚上,窦骁却把那些礼物全部都拉走了让别人去拆。

    她不能拆礼物,只能拆窦骁。

    因为是自己的新婚夜,窦骁难得的又放纵了一下,两个人在浴室里滚了个鸳鸯浴。

    这让窦骁在半夜的时候又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

    好像衣服还在地上扔着,完事后也没有洗澡。

    一想到竟然没洗澡,窦骁好痛苦哦。

    他起身把地上的衣服捡起一一挂好在柜子里。

    然后抱着明歌一起冲了个澡。

    明歌还以为这家伙兴致大发的又想和她来一发。

    迷迷糊糊的摇头,“不来了,要睡觉呢。”    可是想到刚冲洗干净,要是再来一次,就又得洗澡,最主要是,还都没刷牙……

    纠结了好久的窦骁,他理智最终战胜了欲/望,在隐忍中转身背对着明歌打算睡觉。

    本来想着远离点会好,结果没想到他怀里不抱着明歌,反而睡不着了。

    这习惯,有点不太好,得改。

    不过改之前,他还是先抱着她睡觉吧。

    第二天回窦家又去认识窦家的各路人马,折腾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小夫妻俩就在窦家住下。

    第二天明歌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在身边看到窦骁,屋子里整洁无比,窦骁睡过的枕头更是平平整整的。

    明歌起身瞧了瞧,这个平整的枕头和她歪歪的枕头有点不太协调,她一伸手把窦骁的枕头掀歪。

    恰好窦骁在这个时候进门,面无表情的望着明歌。

    终于抓到罪魁祸首了,他就说,为什么每次他叠的整齐的被子枕头会歪了去,原来身边一直隐藏着个捣蛋鬼……

    明歌若无其事的朝他笑,“怎么起的这么早?”

    “你学长。”窦骁说:“邓婷婷,说要还你几本书。”

    他说话的时候还又瞟了眼被明歌拽歪了的枕头。

    明歌若无其事的起身朝浴室里走去,“我先洗漱。”

    看明歌没有要把枕头包括被子叠好的意思,窦骁叹了口气,动手把被子和枕头全都整理了好。

    或许是从小独立的缘故,他这种事基本不会交由佣人的手。

    明歌冲完澡,换好衣服一瞧,床上床单被套全都整整齐齐,两个枕头也是平平展展的。

    明歌见窦骁在整理他自己的衣柜,把属于她的那些衣服放在另一侧了,她拿起自己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随手一扒拉,把其中一只枕头又拉歪。

    这家伙的强迫症,必须得好好扭转,哼!

    明歌的小动作没有逃过窦骁的眼,他的手指捏紧了又捏紧,紧紧抿唇的他在明歌扭头来瞧他的时候垂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明歌小计谋得逞略得瑟,她走到窦骁面前挽住窦骁的胳膊,“亲爱哒,你和我一起去不去见你前妻啊。”

    大概是对邓婷婷的曾经的印象太美好,所以邓婷婷撕开了真面目出现在窦骁眼前的时候,除了一开始的不可置信与愤怒,如今的窦骁,他半点都不想与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

    所以听到明歌这样说,他立刻就答,“刚刚已经见了她,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