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女校小保安 > 第4990章 诸葛玉函服软

第4990章 诸葛玉函服软

    “那这诱因是?”南宫灵萱好奇的问道。

    杨逸风微微蹙眉,“被陈奇玮退婚,这件事情大大刺激了她的神经,令她觉得颜面扫地。紫潼跟我说过,诸葛玉函属于性格要强的女人,就算是她不喜欢陈奇玮,但被陈奇玮这么公然到诸葛家族退婚,诸葛玉函肯定会视为奇耻大辱。而且那段时间,紫潼常说看她借酒消愁,愁眉苦脸的,更加说明这种问题。”

    “但这种负面情绪越积越多,肯定是容易出现问题的,再加上她没有很好的得到排解,经常酗酒,饮食不当,给本就不太好的身体带来负荷压力。间接又加重了,导致体内内分泌失调,自然而然会出一系列严重的问题。”杨逸风解释。

    “诸葛玉函是来自大家族的人,按理说,她的府上也应该有不少的有才学的医生,为何他们解决不了?”南宫灵萱又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这就要谈谈诸葛玉函本身了,一是因为她的身体与常人稍微有些不同,而且这次产生的内火,猛烈不说,还有点邪气。对于这个东西,如果不是医术很高明,经验颇多的医生,一般人是不敢妄下断定的。这就导致他们需要从头查起,但经验血液,检查其他的项目,都是需要时间的,到时候还要研制药物,如此时间大都浪费了。”杨逸风摊摊手。

    “再者,大主教身份尊贵,他们根本就不敢滥用药,一旦出现差池,轻则自己受惩罚,重则可能连累家里,这也就导致他们不敢轻易下手,采用的也都是循规蹈矩的治疗方式,总之是需要时间的。”杨逸风对摸索的得很清楚。

    南宫灵萱立即道:“如今朱雀学院院长候选人的选拔赛在即,诸葛玉函身为神雀城的大主教,肯定是要跟着出席的,这就导致诸葛玉函不得不向杨大哥及时求助,毕竟这种事情,开不得任何玩笑的。”

    杨逸风微微颌首,“就是这个道理,到时候她必然是无法顶着这么一张脸出现的。”

    “难怪诸葛玉函一开始会那么着急了,不过看着也怪可怜的,师父还是手下留情吧。”南宫灵萱倒是向杨逸风说软话,替诸葛玉函求情了,这倒是让杨逸风略有意外。

    “刚才在外面,你喊得挺响的,怎么这会儿反倒是替诸葛玉函说话了?”杨逸风轻笑道。

    南宫灵萱叹息,“我,你还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呗,再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倒是看不出来,你会有这么宽宏的远见。”杨逸风宠溺的摸了摸南宫灵萱的脑袋。

    诸葛玉函走进来,恰好就看到这一幕,那眼神,那动作,还挺温柔的。但轮到她的时候,怎么就是冷言冷语了?

    诸葛玉函的心里是不服气的,比起南宫灵萱,她条件又不差。

    诸葛玉函大步走过去,又来到了杨逸风的跟前。

    杨逸风看见诸葛玉函,又收起了自己的情绪,靠在沙发,双腿交叠,拿报纸放在身前观赏。

    此举是在故意忽视诸葛玉函。

    诸葛玉函的心里憋屈的要命,她认真看向杨逸风,“杨公子,刚才我在外面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我承认我一开始就对杨公子有误解,认为杨公子品行不端,是好色狂徒,但经过我后续的观察,我发现错了,杨公子并非一开始我了解的那样,相反,杨公子重情重义,乐善好施,胸怀宽广,喜好打抱不平,总之绝顶的好人一个,更是一个愿意救人与水火之中的人……”

    看着诸葛玉函还要继续滔滔不绝讲下去的话,杨逸风反倒是听不下去了,他抬头靠在沙发,看向诸葛玉函,“大主教不是自命清高,为人孤傲,怎么此刻反倒是学习人起拍马屁了?要不是确定你就是大主教,我反倒是认为是认错人了。”

    南宫灵萱在一旁忍不住偷笑,师父发威,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叶紫潼也是忍俊不禁,这下有的诸葛玉函受了,只希望她能够成功挺过去。

    诸葛玉函气的浑身都要往外冒火了,杨逸风绝对是她这辈子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对手了,而且她让她产生一种十分后悔,乃至这辈子都不想招惹上他的想法。

    因为与杨逸风对敌,忿得她分分钟钟想买块豆腐撞死。

    “杨公子,我好话也说了,态度也摆正了,你还要我怎么做?我是真的等不及了,我必须要尽快恢复,你看看我这脸上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呢,再这样下去,我还能够见人吗?”诸葛玉函摘下面纱,脸上露出黄褐斑,还要带条条细长的紫色线条。

    一闪而过,诸葛玉函又赶紧戴上,她十分窘状的看着杨逸风,“我都变成这样了,杨公子难道还不打算施救?事成之后,我诸葛玉函肯定是会重谢公子的。”

    杨逸风冷哼,诸葛玉函这态度,他连及格的分数都打不上。

    “大主教,我杨逸风虽说看似无权无势,但我杨逸风安身立命的根本就在于我自己,在于我本人有多大的本事,有多大的能耐。但话又说回来,像是我这种人,最在意的同样也是获得别人的尊重,但在大主教这里我是一点没感受到,反而等到的是敷衍。这对我来说只会是亵渎。”杨逸风毫不妥协。

    “一个不懂得尊重我的人,还想让我去用心去救治,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大主教的身上,怕是大主教也难以接受吧。”杨逸风又补充一句,他不做圣人。

    诸葛玉函沉默了,经过这次的接触,她对杨逸风倒是有了一些的了解。

    “那杨公子打算我怎么做,才会答应帮我治疗?”诸葛玉函端正姿态了。

    杨逸风却是摇头笑了,“大主教真的是有意思,事情是你挑起来的,怎么到我这里,好似你变成了受害者,我才是始作俑者?既然大主教依旧是死性不改,我看就这样吧,你还是回去吧,你这种病要不了你命的,那些医生也不是不能治,只是他们没办法像我一样让你快速回复,他们需要时间,但等个半年,一年的,说不定他们就研究出来了,你肯定会没事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