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女校小保安 > 第4972章 你怎么知道我头痛的?

第4972章 你怎么知道我头痛的?

    诸葛玉函盯着杨逸风看了几秒,觉得这男子长得还不错,但想起第一次见杨逸风的场景,她顿时对此人就没什么好感了。

    “杨公子自我感觉倒是不错,我今天自作主张为大家点了几道菜,有什么不好的,几位多担待吧,大家过去吧。”诸葛玉函邀请道,倒是端起了大主教的架子,多了几分端庄。

    大家走过去,陆续有精致的菜肴送上来。

    “好丰盛呐。”南宫灵萱看着精致的海鲜鲍鱼,各种昂贵的菜品,眼睛都亮了,这一路走来,除了在几个大城市享受过,他们吃的均是普通的菜肴。

    难得今天又有口福了。

    “大家不必客气,尽情享用。”诸葛玉函招呼一声,又拍拍手,走进来几个穿着漂亮工作服的女子,把一壶壶美酒呈现上来,给他们倒满。

    “杨公子,这一杯酒,算我给各位接风洗尘,虽说有些晚,但也不妨碍我对各位到来,表示欢迎。”诸葛玉函端起酒杯,朝大家转一圈,最后一口饮尽。

    诸葛玉函表现的还不错,大家自然也不会抹了她的面子,纷纷喝了点。

    “杨公子,听说这次你过来主要是为了寻找叶紫潼的?”诸葛玉函又看向了杨逸风。

    杨逸风淡淡点头,“嗯,主要是为了找人。”

    “我还听说杨公子这次是想参加朱雀学院院长接班人的选拔赛?”诸葛玉函再问。

    杨逸风瞥向诸葛玉函,“我参不参加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诸葛玉函很满意杨逸风的态度,叶紫潼赶紧在中间相劝,“大家吃菜,吃菜吧,一会菜都凉了。”

    诸葛玉函冷哼一声,吃菜了。

    叶紫潼就在诸葛玉函的身边,她转头凑近她小声道:“凑这个机会,你不准备我杨大哥给你看看?我看你气色又差了不少。”

    诸葛玉函嘴角一抽,瞪一眼叶紫潼,“你纯心让我不痛快的是吧?”

    叶紫潼耸耸肩,“我这可是为你着想,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告诉你,轻易之下,他可是不会给人看病的,你把握机会吧。”

    叶紫潼说完就不再说其他的,专注吃饭了。

    杨逸风神色淡淡,就算是吃菜喝酒,那也是潇洒快哉,并没有受到周围人的影响。

    不过看他跟南宫灵萱和叶紫潼交谈时,流露出的温情,再对比对自己的淡漠,诸葛玉函的心里产生严重的不平衡。

    这还是头一次有这么一个男人,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的。

    就算是陈奇玮在以前,那对自己也是客客气气的。

    “杨公子,我听说你对医学比较感兴趣?甚至还诊治过不少的病人?不知道是真是假?”诸葛玉函忍不住,看向杨逸风说话了。

    “自然是真的,我师父那是真的厉害,曾经在路过一个村庄的时候,凭着一己之力,拯救了一个村子,让他们防止瘟疫的侵扰。”南宫灵萱倒是迫不及待替杨逸风作答了。

    诸葛玉函的眸子产生异色,心中泛起一丝欣喜,但她故作不信,“有这么厉害吗?那可否请杨公子出山帮我看看,我有什么问题?”

    杨逸风瞥诸葛玉函一眼,“大主教要什么医生没有,何须用得着别人?”

    杨逸风不给看。

    诸葛玉函生气,又是拒绝,但她不气反笑,“杨公子不会是怕了吧?也对,没有真才实学的人,自然是不敢轻易展示,怕自己露馅么,理解理解。”

    杨逸风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给自己倒酒,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南宫灵萱却是不服气,她的师父那么厉害,她是亲眼看到的,甚至跟着杨逸风,她也经历了无数的困难的,更是知道师父究竟厉害到何种地步。

    如今诸葛玉函却是采用这种方式针对师父,让她没办法忍耐,觉得诸葛玉函是在故意挑衅。

    正欲出头,杨逸风却是按住她的手腕,另一手给她夹菜,“尝尝这个,应该符合你的喜好。”

    南宫灵萱揪眉,但看到杨逸风向她投递来的眼神,她倒是没再动其他的心思了,也没找诸葛玉函的麻烦了。

    “我的本事如何就不牢大主教关心了。”杨逸风倒是正面看向诸葛玉函。

    “你这样跟杨大哥说话,杨大哥肯定是不会给你看的。”叶紫潼凑近诸葛玉函,小声嘀咕一句。

    诸葛玉函皱眉,郁闷看向叶紫潼。

    “除非你服软。”叶紫潼吃着美食,又来一句。

    诸葛玉函更加郁闷了。

    杨逸风倒是从身上拿出一锭金子,“这是这顿的饭钱,我杨逸风吃饭还就从来没有让女人掏钱的习惯。”

    “杨公子还真是客气,现在我倒是明白为何杨公子能够赢得别人的好心了。不过我说过了,这顿饭我请了,杨公子还是收起来吧。”

    “钱,你随便处理,我拿出来的东西还就没有拿回去的。”杨逸风说完,就看向叶紫潼和南宫灵萱,“还想吃什么,尽管点,我今天管够。”

    “这些足够了,师父。”南宫灵萱笑着说道。

    叶紫潼也是点点头。

    诸葛玉函更加郁闷了,杨逸风还真的是拿她没有放在眼里,办事情带着一种霸道。

    诸葛玉函拿下了头发别的一个昂贵的玉簪子,“这东西价值连城,只要你给我看,我后面还有重谢。”

    杨逸风冷笑,“大主教还真的是大口气,只的你认为我杨逸风看得上你这东西?”

    诸葛玉函皱眉,又拿起了玉簪子,通体白润,入手沁凉,“这东西可是可不简单,这可是女皇大人曾经赐给我的,具有滋养的作用,还能够起到疏导人体脉络的作用,十分罕见的。”

    “是罕见,不过这东西可不适合你,你要是再待下去,下一步就该是加剧头痛,再下一步,就会是面部麻木,严重者还可能造成肢体不协调。”杨逸风冷冷道,他霸气靠坐,一手放在餐桌,一手放在大腿上。

    诸葛玉函脸色一白,“你怎么知道我头痛的?”

    杨逸风冷哼,懒得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