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女校小保安 > 第4970章 削手指

第4970章 削手指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陈公子那边还是一点消息没有?他是不是真的没有把我们的话放在心上?”慕容问青和侍女散步的时候,侍女发了牢骚。

    慕容问青的心里也是一阵郁闷,“怕是没有消息吧。”

    “白白糟蹋了我们凌云城的两份昂贵的礼物,想想就气人。”侍女啊兰嘟囔道。

    慕容问青的心里也不大高兴,“陈家在此地根基牢固,又是皇亲国戚,肯定是不会把我们这些从小城来的人放在眼里。”

    “那小姐打算怎么办?现在距离比赛的时间是一天一天临近了,要是再不想想其他的办法与陈飞胜说上话,那我们想要胜出就更加难了。”侍女着急。

    慕容问青拧紧眉,心里同样着急,虽说慕容宏图并不指望她能赢得比赛,但胜负欲好比较强的她,还是希望可以借此一鸣惊人,证明自己。

    两个人继续朝前走去,此时天色泛黑,她们行走在大街上,主要是为散心,四处走走,顺便了解当地,获取更多的信息。

    但走了没多久,她们两个就遇到了四名浑身冒着酒气的醉汉,其中一个还是断了手臂的。

    “小姐,大晚上的不在家,你怎么跑到外面了?是不是寂寞了,想找个哥哥好好疼疼你?”断臂的男子走在最前端,穿得还是不错的,看样子在这当中也占有一定的地位。

    此人还走来把胳膊搭在慕容问青的肩膀上,使劲嗅一口,“好香啊。”

    “放肆,你怎么敢对我们小姐如此无理?”侍女气坏了,上去推了断臂男一下,但他的手下就给抓住了,“呦呵,这还有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妞,虽说是丫鬟,但长得细皮嫩肉,怪水灵的,大爷我喜欢。”

    说着这名手下就想要一亲芳泽。

    啊兰气坏了,抬手就要一巴掌狠狠扇过去,随即再来一脚,“狗东西,找死。”

    “哎呦,哎呦,这特么还是个练家子,兄弟们,赶紧上,抓住这个泼妇,看老子不干死她。”被踹的男子,立马招呼剩下的两名兄弟,很快他们冲上去,准备制服侍女啊兰。

    断臂男子心中咯噔一下,不由看向面前狐媚的女子,产生警惕,但瞧见女子生得娇眉,妖娆如花的模样,顿时色心犯上,抬手就要去摸她光华的脸蛋。

    “这位小姐,怎么称呼?”断臂男正是全俊才,他色眯眯的看着她。

    “放开你的脏手,马上给我滚!”全俊才的手还未触碰到慕容问青,慕容问青就冷冷出声。

    全俊才根本就不听,还笑着说道:“摸摸又怎么了?不不了你再摸回来就是……啊……”

    话还未说完,全俊才就抓着手痛得弯下腰,手指滴落大片的血。

    哐当!

    慕容问青把手中锋利的小刀扔在地上,地上不远处,正躺在着一根鲜血淋漓的手指。

    “这就是你侮蔑我的代价!”慕容问青脸上浮现冷冰似的情绪,浑身也直冒寒气,此刻的她冷沉的令人感觉恐怖,像是杀手。

    全俊才双腿发软,不由哆嗦,什么色胆,色心都给吓没了。

    身后又接连传来几声惨叫,全俊才看过去,顿时脸色又是一白,三个大汉,均被一个侍女给击败,倒在地上。

    全俊才这下完全不敢横了,赶紧跪下向慕容问青求饶,“这位姑奶奶,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惹怒了你,还望你恕罪啊,小的这就带着自己的人马上滚蛋,以防污了你眼睛。”

    “等等!”冷冰冰的慕容问青又喊住了此人。

    “不知道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全俊才一个哆嗦,膝盖刚离地,又回去了。

    但看着慕容问青好像要杀人的眼神,全俊才浑身冒汗,额头更是流汗滑落,“姑奶奶,刚才是小的手贱,嘴贱,轻薄你,但如果劳烦你杀我们,那简直就是脏了你的手啊。”

    其他的兄弟们也怕了,纷纷求饶。

    慕容问青冷哼,挺直腰板,斜睨这些没出息的家伙,“我不会杀你们。”

    “太好了,我不用死了。”全俊才双肩一垮,赶紧擦擦额头的汗水,“那不知道小姐喊住我们,究竟所谓何事?”

    “我需要你们帮个忙,如果事情做得好,重重有赏。”说着,慕容问青从身上掏出一小块金子,在他们面前一晃,借着月光,金子都有些发亮。

    大家顿时欣喜不已,没想到他们是因祸得福。

    “不知道小姐究竟想要让我们做些什么?”全俊才再问。

    慕容问青冷冷一笑,“再上演一遍刚才的戏码。”

    “什么?”全俊才大吃一惊,下意识赶紧护住手,他可不想手指再被砍。

    看到全俊才没出息的举动,慕容问青冷嗤,“放心吧,我没剁手指的癖好。”

    全俊才这才敢松口气。

    慕容问青丢了一块银子过去,“这算是补偿你们的,休息几日,听候我的命令行事,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们赏钱的。”

    “那我们又如何去联系小姐?”全俊才问了一句。

    “把你们住的地方说出来,到时候我会派人去通知你们。”慕容问青说道,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她就和侍女走了。

    全俊才身后的兄弟纷纷去夺取那块银子,最后交到全俊才的手。

    “老大,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居然让我们上赶着去欺负她,你说要是真的让哥几个爽了就算了,这居然还玩起了戏码,这不是耍哥们几个的吗?”有人不满了。

    全俊才冷哼,脸色阴沉的不像话,“管他的呢,有钱拿就行,你们几个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扶老子起来,给老子送去医馆包扎啊。”

    兄弟们这才想起全俊才还跪着,纷纷伸手,扶他起来。

    …………

    “小姐,你刚才为何还要给那伙人钱?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几个刚才的行为有多下作,令人恶心?”侍女啊兰十分不明白,也看不透慕容问青的心思。

    慕容问青冷笑,“我留着他们自然有用,至于如何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侍女见此,倒也不多问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