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女校小保安 > 第4898章 包裹有问题

第4898章 包裹有问题

    老头那叫一个生气,“凭什么你要搜查我的包裹?你有什么证据?况且,就算是搜查出我的包裹有烧鸡,你怎么就能够确定是那个家伙丢失的鸡?”

    “究竟是不是,只有人家来判断,刚才他已经说了,对于他养活的鸡,他自己都能够认得。”杨逸风把球踢向了面黄肌瘦的男子。

    面黄肌瘦的男子立马站出来,“我的确认得,我养活的那些鸡,我都在它们的腿上刻有字的。”

    老头脸色更是瞬间黑的不像话。

    “你现在还有什么疑问?有的话一并提出来,如果没有,马上把包裹打开。”杨逸风再次催促道。

    “老夫不玩了,你有才,你才是真的算命大仙,这成了吧。”老头瞪向杨逸风一眼,转个方向就走。

    “走,向哪里走?我看你分明就是心虚。”南宫灵萱跳起,执起一鞭子狠狠打向老头的包裹。老头察觉,想要反击,却还是晚了一步。

    哗啦啦,包裹被抽烂,老头的包裹,就是用几块布对准四角系起来的物件。

    “这不是我铺子里前些日子少的银器酒壶?”

    “这手镯可是我夫人屋内的,前两日她称手镯不见了,没想到居然被你这个家伙给盗走了。”

    “这可是我女儿最喜欢的一盏金灯饰件,没想到被你给偷走了。”

    “…………”

    众人看过去,地上滚落的东西,顿时掀起了锅。

    还有几个人直接跳出来,指着地上的东西嚷嚷。

    瘦弱男子,从一堆银器金器中翻找到了那块用塑料袋包裹起来的鸡,恰好有条鸡腿,上面的确刻有一个字,瘦弱男子抱着,气急败坏瞪向老头,“原来真的是你,你居然真的偷了我的鸡,你赶紧还钱,还钱!”

    “你根本就是个骗子,快还钱,还钱!”

    “无耻之徒,大家赶紧冲上去把他暴打一顿!”

    “…………”

    无数的人叫嚷着要把老头教训一顿,老头一看情势不妙,撒丫子就跑,别看他上了年纪,跑的比兔子都快。

    “这些大师,都亏了你我们才发现这桩骗局,要不然我们大家的损失就更加大了。”

    “大师您是好人,还麻烦,你给我们算算吧。”

    “劳烦大师了。”

    “…………”

    那些人很快将目标转移到了杨逸风的身上,他们还纷纷拿出身上值钱的东西,希望杨逸风能够给他们算一卦。

    杨逸风朝那些人挥挥手,扯掉胡子,露出更为年轻的面容。

    南宫灵萱也摘下帽子,披散秀发,露出了女子的容貌。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大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年轻了?”

    “还有这位怎么是个女子?”

    “两位究竟是何身份?”

    “…………”

    大家议论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彻底傻眼了。

    杨逸风站出,“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之前路过这里,看到那老者居然愚弄大家,有些看不下去,这才想出这种方式,借以戳穿那位老者的真面目,以后大家也勿要轻信他人。”

    杨逸风道出实情,瞬间获得了大家的尊敬。

    “公子年纪轻轻,就能够有如此正义之感,在下佩服。”

    “多谢公子,免于我们继续受人欺骗。”

    “…………”

    在场的人纷纷向杨逸风投递去感激的眼神。

    还有几个年轻的小姑娘,来到杨逸风的面前,含花娇羞看着杨逸风,把手中的荷包塞给杨逸风。

    其中一个容貌不错的女子说道:“公子义举小女子真是佩服不已,不知道小女子可以荣幸,邀请公子一通去酒楼坐坐。”

    “没空,没空,我家师父日理万机,忙得要命,还有这荷包,你拿回去,一个女孩子家的,居然给人自己贴身的荷包,怎么一点不知道矜持?”南宫灵萱拿过杨逸风手中的荷包就塞给了那女子。

    那女子被羞得面红耳赤,仍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管得着吗?总之他你们就不要肖想,赶紧走吧,走吧。”南宫灵萱朝他们不耐烦的挥挥手,拉住杨逸风走了。

    杨逸风无奈的摇摇头,不过看着南宫灵萱气呼呼噘嘴,小嘴可以挂个酒壶的样子,杨逸风顿时觉得可爱极了,伸手不由捏捏她的脸蛋,“我还没来的说话,你倒是抢先替我拿主意了。”

    “师父,我这是为你着想,再说瞧她们一个个长得营养不良,又不是貌美天仙,有什么可好的?”南宫灵萱摇摇头,说的煞有其事。

    “我怎么觉得还没有那么糟糕?”杨逸风故意调侃道。

    南宫灵萱脸色顿变,气呼呼道:“师父,你难道忘记,你此行出来的任务了?人还没找到,你到是动起其他花花肠子了。”

    杨逸风笑了笑,“不过就是开个玩笑,我还是觉得你这小丫头更为出色些,那些人连你都比不过,我怎么可能动心?”

    南公灵萱顿时笑了,眨眼睛就忘掉了刚才的不愉快,还挽起杨逸风的手,“师父,徒儿倒是有一事不明,还请师傅解答。”

    “说。”杨逸风心情还不错。

    “刚才,你怎么能够判断出,那老头偷了那男子家的鸡?如果你要是说不对的话,那岂不是就麻烦了?”南宫灵萱想不通。

    “我也不是瞎猜的,是根据那老头的话推测出来的,他虽说有能点能耐,但又不是神,对于这种事情,怎么能够知道?而且我见他笃定,且嘴上油光亮,顿时就有了想法,后来我见他包裹鼓鼓,发挥了一下嗅觉,果真闻到了一股烧鸡味,更是确定了不少。”杨逸风解释,他不打无把握的仗。

    “师父,你也太牛气了吧,居然都能够闻到人家包裹里有烧鸡味。”南宫灵萱觉得杨逸风简直非人物,行事风格,经常令她大吃一惊。

    杨逸风勾了勾唇,“我不仅嗅觉超于常人,就连听觉,视觉,都远远超于常人,你不要用对待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我。”

    “师父,简直就是文武全才嘛,难怪当初我母亲会这么放心,让我一直跟在你身边了。”南宫灵萱挽着杨逸风,看向杨逸风眼睛都眯成一条细,十分可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