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女校小保安 > 第4879章 撤公告?

第4879章 撤公告?

    “还请陈副院长告诉我,我为何不按规则办事了?”朱一凤面不改色问道。

    “朱雀学院乃我们神雀城最为重要的学院,历代院长的选拔都是从学院内部的管理者之中产生的。而现在你却要到外部去选拔院长的人选,而且年纪还要在三十五岁以下,这明显就是开玩笑。”陈飞胜气愤不已,唾沫星四处飞溅。

    “陈副院长,你不要这么的激动。以前确实是这样。但是我们朱雀学院原本辉煌无比,但是近数百年来是一代不如一代,现在之所以还能在世界排的上号,完全就是在吃老本。要是我们再不改变的话,我们朱雀学院会更加的没落。”朱一凤语重心长地说道。

    陈飞胜完全听不进去,“朱院长,你这完全是急病乱投医。招二三十岁的毛头小伙子来掌管我们朱雀学院,简直就是可笑至极。能力不行,而且要是招来的人不是出身于我们神雀城,就是连忠心都成问题。”

    “这个陈副院长尽管放心好了,我们会尽心尽力地筛选,经过层层的考察,然后才会决定最终的人选。任何不称职的人都不能够逃过我们的法眼。”朱一凤继续耐心地解释道。

    “看来好好和你说话是不行了,我劝你趁早把那份公告给我撤下来。”陈飞胜大声地说道,几乎都要咆哮了。

    “陈副院长这是在命令我吗?”朱一凤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不管你是如何理解的,你必须要把公告给我撤下来,要是你不想惹事的话。”陈飞胜赤果果的威胁。

    朱一凤看了他一眼,“陈副院长,你还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吧。我可是你的上司也是你的长辈,难道你连尊卑都不分了吗?”

    “那你是为老不尊!我也没有必要尊重你。”陈飞胜简直就是愤怒到了极点。

    朱一凤冷笑了一声。她清楚地知道陈飞胜的心思。

    陈飞胜仗着自己皇亲国戚的身份,早就把这朱雀学院院长的位置当成了囊中之物,现在却与他无缘了,他自然是很生气的。首先年龄这一条,他就不符合。

    陈飞胜的结发妻子是神雀城女皇的妹妹。不过,陈飞胜的妻子在十年前已经逝世了。

    因为这层关系,平常女皇对他们陈家是非常的照顾。而陈飞胜是愈发的骄纵,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

    这些朱一凤的心里都有数。

    “陈飞胜,要是你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赶紧地滚蛋,我没时间浪费。”朱一凤大声地怒斥道。

    她实在是看不惯陈飞胜的骄横。

    一个五十岁的人了,脾气比一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还要暴躁。

    “我会把这件事报告给女皇大人,我不相信他不管这件事。”陈飞胜拿出了杀手锏。

    “陈副院长,我很抱歉的告诉你,这件事是经过女皇大人批准的。”朱一凤冷眼看向了他,提醒道。

    陈飞胜的怒气一下子消去了不少,他支吾着问道:“你说什么?女皇大人知道这件事?”

    “陈副院长,你想想看,这么大的事情是我能够做决定的吗?”朱一凤没好气地反问道。

    陈飞胜想想也是,这样的决定不是她一个院长可以决定的,必然要首先经过这神雀城最高的统治者——女皇大人的同意。

    陈飞胜来这里也没有问出什么结果来,只能离开。

    …………

    回到了家中,陈飞胜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他的儿子陈奇玮正在沙发上打游戏,看到他父亲那气哼哼的表情,问道:“父亲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一直唉声叹气?”

    “朱雀学院的告示你看了吗?”陈飞胜问道。

    “看了,不就是招院长的接班人吗?”陈奇玮没有放在心上。

    “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早点告诉我?”陈飞胜质问道。

    陈奇玮狐疑的眼神看向了陈飞胜,不解地问道:“父亲大人,你这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告示上面说了,只招三十五岁以下的,和你无缘。”

    “你这家伙,这院长的位子本来就是我的,这下好了……”陈飞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父亲大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你看看在朱雀学院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男性院长,就算是副院长也很少有男性,你是属于开天辟地头一遭,知足吧。”陈奇玮不知道他父亲今天是怎么了。

    陈奇玮的话倒是提醒了陈飞胜,“儿子,你说的太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想到什么?”陈奇玮不解地问道。

    “这次大改以前的规矩,选拔三十五岁以下的院长接班人。很有可能是为女皇的那个女儿准备的。”陈飞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小声地嘀咕道。

    几个月前,女皇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一直没有给她职务。

    现在忽然出了这么一个选拔朱雀学院院长的告示,陈飞胜怀疑这个位置是留给女皇亲生女儿的。

    想到了这里,他的心里好受了许多。

    虽然他算是女皇的堂妹夫,有某种亲戚关系。但是相比于女皇的亲生女儿,他不算什么。

    “别逗了,女皇大人一直说自己找到了亲生女儿,但是那个女子从来都没有真正的露面。”陈奇玮吐槽道,不以为然。

    “之前不是露面过一次吗?接受全体市民的朝拜。”陈飞胜说道。

    “那算什么真正的露面?根本都看不到她的真面目。”陈奇玮一边打游戏,一边回复道。

    陈飞胜似乎有什么想法了,在心中不断地盘算着。

    “你给我听着,最近不要给我犯错误,否则的话,我饶不了你。”陈飞胜的表情陡然之间变得严肃起来,声音也十分严厉。

    “我知道了,不用你来告诉我。”陈奇玮看了他父亲一眼,继续打游戏。

    这次他父亲出差回来,他觉得有点奇怪。

    不过,陈奇玮并没有想的太多,也没有把他父亲的话放在心上。

    就算是他继续做着他的纨绔子弟,欺负别人,也很少有人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