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凡川之旅 > 第七百六十六章:伽景之犯

第七百六十六章:伽景之犯

    “紫儿,有打斗的声音。()”

    “什么?打斗?怎么会呢?”烟紫诧异道:“没人守卫,难不成有人在进犯仙云魅?”

    烟紫的话音刚出,便急匆匆的向着仙云魅主殿的方向跑去,凡川自然紧跟其后,也想一探究竟。

    果然,就在两人即将到达仙云魅主殿之时,远远的便看到了此时仙云魅的主殿之外汇聚着一大帮的修真者,其中自然有着仙云魅的修真弟子,然而另外还有一大帮其他门派的修真者。

    凡川仔细的看了看,觉得那一帮外来修真者很是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然而就在此时,身旁的烟紫却突然惊呼道:“古咒教!”

    “对!就是古咒教!”凡川也想起来了,另外那一帮外来的修真者,就是古咒教的修真者。

    凡川记得,当初解救仙云魅之时,便是因为古咒教的进犯,只不过后来经过亦冬,以及种种的调解之后,古咒教已经不敢再进犯仙云魅了,只是没想到,如今竟会旧事重演。

    古咒教与仙云魅同在月惊城的范围内,说要进犯,并不需要长途跋涉,只是凡川如何也想不到,古咒教竟胆大到再行进犯,殊不知凡川已是仙云魅的持派上尊?

    烟紫本想一举冲出去,以着仙人之力,将古咒教杀个落花流水,但却被凡川给及时的按住了,按照凡川以往的经验和习惯来说,凡川总会在发动进攻之前,先搞清楚事态的状况,所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

    其实若论当下的能力来看,仅仅烟紫一个初仙之境,便可让古咒教灰飞烟灭,但凡川经历了那么多,早已养成了习惯,在不知道对方的实力终究是怎样之前,绝不轻举妄动。

    于是在凡川的安抚之下,烟紫稍显平静了下来,也正因此,凡川也看清了双方的状况,此时仙云魅的阵列之前,站着花仙云屏,以及仙云魅的大师姐凝霜,另外让凡川感到惊喜的是,凡川还看到了自己的妹妹晴雪,以及站在晴雪身旁的晴雨。uctxt.com而在几人身后的,则是数以千计的仙云魅女修真弟子。

    而在与仙云魅对立的,自然是古咒教的数以千计的修真弟子,凡川看到了站在古咒教阵列之前的,竟然是当初的古咒教教主伽景,凡川记得,当初伽景已给自己许诺,不会再进犯仙云魅,只是没想到如今竟然变卦。

    不过在凡川的仔细观察之下,惊讶的发觉到,此时的伽景竟也已不是修真者之身,反倒是和当初其的师叔伽木一般,是为散仙之身,所谓散仙,便如同当年淮臣一般,只不过想要从散仙成为真正的仙人,则需要先行去往仙境御修炼,待修炼有成之后,方可成仙。

    此时仙云魅和古咒教双方剑拔弩张,气氛极其的紧张,而从双方中间空地上的点点血迹来看,想必双方先前已然进行过争斗,凡川还注意到,古咒教一方有多名修真弟子负伤倒在了一旁,而仙云魅这边,虽也有多名修真弟子负伤,但最让凡川感到诧异的还是仙云魅大师姐凝霜的状况。

    只见凝霜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的血迹还未干,似乎受伤不轻,而在其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面容俊秀的男性修真者,两人的关系似乎暧昧,男修真者贴近的搀扶着凝霜,神色更是担忧不已。

    凡川看到这一幕,再想起当初凝霜对自己表达的爱意,甚是觉得滑稽,但不知为何,凡川却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本来在来之前还有些顾忌凝霜的感受,但这下好了,若那男修真者真是凝霜的伴侣的话,凡川倒是会真的诚心诚意的祝福。

    很快,只见伽景突然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刀,直指凝霜等人,怒斥道:“你们这些小娘们儿!今日,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本教主势必要踏平仙云魅!”

    花仙云屏立即反驳道:“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好好的正道不走,非要去修什么散仙,呵呵,身为一教之主,说出去不怕别人笑话!”

    “滚一边去,臭娘们儿!”伽景的面色变得很难看,继而怒斥道:“你们不要以为你们仗着凡川传授的什么本真修炼心法,就可以战胜我们,痴心妄想!本教主修炼散仙,那也是你们逼的!”

    “哼,我们逼你?满口胡言!”花仙云屏继续反驳道:“你我两派虽同在月惊城,但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这样大举进犯我仙云魅,难道,还是我们逼你的了?”

    云屏的话音刚落,一旁身着一袭俏皮的白色长裙的晴雪,便跳将了起来,指着伽景怒声道:“就是!你们发起进攻,竟也要怪我们身上?哼,当初若不是我哥哥心慈手软放了你们古咒教,想来你们如今早没了性命!”

    “我呸!别特么给老子说什么哥哥不哥哥的,今日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本教主一样踏平你们仙云魅!”伽景似乎乱了心智,眼窝竟深陷下去,面色极其难看。uctxt.com

    “呵呵,狂妄自大,别以为你修了散仙,我们就会怕了你?”负伤的凝霜终于出声了。

    就在凝霜的话音刚落,其身旁的面容俊秀的男修真者连忙轻轻拍了拍凝霜的肩膀,表示安抚,同时出声道:“凝霜,咱们别跟他们这一帮小人一般见识,我已捎信去了孤真派,相信我师尊很快就能带人来支援我们了!”

    凝霜点头示意。

    凡川听到这番对话后,却显得有些错愕,难不成这俊秀的男修真者是孤真派门下修真者?带着这种疑惑,凡川仔细的查看一番男修真者身上的细节,还真有几分孤真派的意味,与此同时,凡川更为好奇这男修真者的师尊所为何人了。

    “别磨磨唧唧的了!赶快出手吧!本教主今日非要给你们这帮娘们儿点教训,不然我古咒教以后如何在月惊城踏足!”伽景的愤怒不仅点燃了古咒教众修真弟子的战意,更激怒了仙云魅众修真弟子的反抗。

    两派弟子蠢蠢欲动,伽景更是带头向前逼近,仙云魅这边凝霜已经负伤,只有花仙云屏带着晴雪和晴雨以及为数不多的看起来修为境界还算不低的修真弟子在试图阻挡,但由于伽景浑身散发的并不是真气,以至于在气场上强硬了一些,也导致仙云魅多数弟子表现的有些畏惧。

    看此情况,凡川觉得不能再观战了,毕竟真的动起手来,仙云魅这边若是再有人受伤的话,身旁的烟紫定然不能饶恕自己,于是凡川刚想站起身,却惊讶的发觉到,身旁的烟紫早已站起了身,并且迈过了隐蔽物,走向了人群。

    “紫儿……”凡川轻声呼喊着,连忙跟了上去。

    有些仙云魅的弟子认识凡川和烟紫,于是在凡川和烟紫出现在了人群中以后,顿时引起了一片片的躁动,多数还是震惊,感觉不可思议,甚至已经有个别弟子呼喊出声,这也引起了花仙云屏等人以及伽景的注目。

    烟紫似乎很着急,飞快的穿梭在人群中,凡川只好紧紧的跟随其后,很快,两人便冲出了人群,迎面站在了伽景的身前,而背对着花仙云屏等人。

    凡川和烟紫的赫然出现,让伽景顿时便愣在了原地。不仅如此,还有花仙云屏等人,更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没等凡川开口,烟紫却率先指着伽景,怒声道:“你们古咒教到底有完没完?我们仙云魅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屡屡进犯,当真以为我们仙云魅好欺负吗?”

    可能是因为烟紫太过于愤怒,以至于在怒喝的时候,浑身的仙气不自主的向外扩散,显露出淡淡的金芒,同时带来了一层层的压力。

    也正是这显露的金芒让刚刚还嚣张跋扈的伽景,瞬间有些慌乱了起来,只不过并不明显,也仅仅只是一瞬即逝。

    “你……你是何人?竟敢阻拦本教主?”伽景逞强的反驳道。

    这次没等烟紫回话,凡川连忙抢先道:“嗨,好久不见呐,伽景,是我。”

    凡川的话音一出,伽景的目光这才转移过来,当其仔细的看了一眼凡川之后,不禁的浑身颤抖了一下,继而跌跌撞撞的向后倒退了数步,紧接着伸出了颤巍巍的手指,指着凡川哆嗦道:“是……是你!”

    凡川看到伽景眼神之中尽是恐惧之意,不免有些想笑,心想着刚刚还如此嚣张跋扈的人,怎么瞬间便变得如此畏畏缩缩了起来。

    烟紫继而出声道:“我叫烟紫,是仙云魅的弟子!”

    “你……你们!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伽景明显不敢相信凡川和烟紫的突然到来。

    然而就在凡川准备回声戏虐一番伽景之时,突然一双柔软娇嫩的小手直接从自己的背后伸来,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紧接着,凡川还感受到了一张滚烫的小脸,正紧贴着自己的后背。

    “哥哥?哥哥!真的是你啊!哇!哇哇哇!哥哥,雪儿都想死你了!”晴雪的声音顿时传来。

    凡川想都不用想,就在刚刚自己被突然紧抱住之后,就早已猜了出来,定然是晴雪如此,不然,整个仙云魅里哪里还有人会这么做呢?就算是烟紫,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紧抱住自己。

    “好啦,雪儿,快松开,你抱的太紧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