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凡川之旅 > 第七百四十七章:樱白重生

第七百四十七章:樱白重生

    见到樱白无声无息的躺到了床上,凡川倍感惊恐,连忙抽身上前,刚想伸手扶起樱白,却被苏卿给喝止了。(uc书盟最快更新)

    “不要妄动。”苏卿说着话,继而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樱白的样子,随即伸出手指探在了樱白的鼻息之间,继而出声道:“她刚刚历经元真灵神入体,此时不能乱动,不过你放心,她的鼻息正常,想必一会儿便要苏醒来了。”

    凡川带着疑惑的眼神道:“卿儿,你确定小白一会儿能醒来吗?”

    苏卿皱眉道:“我虽然不懂修真者的体质,但也大致相同,苏醒过来是肯定的,只不过会不会拥有以往的记忆,这个……我不敢保证。”

    凡川于是焦急的出声道:“那可怎么办?”

    一旁的烟紫见状,连忙出声劝慰道:“凡川,你也别着急,现在元真灵神已经入体,我们不妨等候一下,看看终究是什么情况,再说了,你现在着急不也是毫无用处嘛!”

    “恩,等,等……”凡川的脸色有些黯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凡川而言,可谓是度秒如年,尽管内心百感交集,但仍旧期待着奇迹的出现,这是凡川的初衷,也是凡川的目的所在。

    然而樱白依旧一动不动的平躺在床上,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一直没有任何反应,这便让凡川越来越心力憔悴。

    终于,就在凡川忍不住想要打破这份沉默之时,只见床上的樱白突然动了动手指,紧接着,又动了动身子,直至睁开了双眼,同时半坐起身,目光如炬的看着在场的众人。

    凡川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一时间竟忘记了向前靠近,反而是呆滞的停在了原地,期待着樱白率先开口。

    此时的樱白与先前有所不同,最起码脸色看起来不再是那样的苍白,是多了一些血色,多了一些暖意,只不过眼神之中却是充斥着茫然,直至其的双眼在锁定到凡川的那一刻,眼神之中才出现了跳跃性的闪动。()

    “凡……凡川!”樱白惊喜的站起了身,紧接着便向着凡川跑来。

    凡川见状,内心一颗悬着的重石算是彻底的落了下来,樱白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特别是那个熟悉的眼神,这便足以证明,樱白的确重生了,而且带着以往的记忆重生了,这个结局,是凡川所期望的,也是众人期望的。

    “小……小白,你终于醒了。”凡川的声音之中甚至带着一丝哭诉之意,颤抖的让人心疼。

    想来也是,经历了那么多生与死的考验,从死亡到重生,从永别到相逢,这一切对于凡川而言,是美好的,同时,也是煎熬的,但如今的结局,最是完美的。

    樱白不顾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直接扑到了凡川的怀里,在彼此的温度相交的那一刻,樱白流出了眼泪,凡川也哭了。

    “凡川,我……我真的不敢想,我还能再见到你,凡川,我好想你,好想你……”

    樱白的啜泣,声声刺痛着凡川的内心,也许还带有南异兽族时的愧疚,凡川此时已无法正常的去进行思维,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好好的疼爱怀中的这个女人。

    “小白,不怕了,我们不害怕了,我也想你,很想很想……”凡川哽咽着,几滴眼泪划过了脸颊,滴落在了地面上。

    一旁的苏卿和烟紫见到这一幕,无不为之动容,神色之中有欢喜也有哀伤,但多少为了这份重逢而感到欣慰,同样为了凡川的辛酸而感到心酸。

    啜泣了一会儿的樱白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便只见其突然从凡川的怀中挣脱出,接着惊恐的看了一眼四周,又看向了凡川,恐惧的出声道:“凡川,我……我们这是在哪里?我……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你?难道你也……”

    凡川微笑着拭去了樱白眼角的泪痕,接着将樱白额头前几根凌乱的长发束在了脑后,继而出声道:“都告诉你了,不要害怕,没事了,我没有死,现在,你也没有死!”

    “什么?什么没有死?”樱白惊恐的看着周围,当其的目光触碰到了苏卿等人后,又对着凡川诧异道:“凡川,她……她们是谁?”

    凡川继续微笑着,深知想要让樱白搞清楚状况,还需要重头讲来,于是凡川便伸手牵住了樱白的小手,继而走向了屋内的唯一的一张木床。()

    待樱白坐好之后,凡川便开始将这一切的所有发生的事情,全都复述给了樱白听,而且起点则是从樱白在南异兽族离世之时讲起,一直讲到眼下正在发生的,这其中凡川也说起了关于仙界之乱,以及冥界之野心等等,为了之后的介绍,凡川还说了自己在仙界与苏卿的相遇,以及去往仙境御寻找烟紫的事情。

    这一复述,便用去了好几个时辰,而苏卿等人也不说话,只是权当听客,陪着樱白慢慢的听故事。

    而对于樱白而言,凡川的复述无不震惊着她,每当说到九死一生之时,樱白甚至会紧张的攥起小拳头,但若是说起开心之事时,樱白又会露出迷人的笑容为凡川感到开心,若是说起悲伤之事时,樱白又会暗自神伤,似是流泪,比如凡川师尊言慕岸之死,凡川夫君凡别之死,对于樱白而言,便是很有触动,毕竟凡川之前曾与樱白多次提及。

    然而当凡川复述完这一切之后,樱白已然震惊到不可思议,特别是借着元真灵神重生之事,早已超出了樱白的认知,用其的话语来说,总感觉这一切像是做梦一样。

    多少的心酸过后,换来的是幸福的团聚,对于眼前的这一切,凡川格外的珍惜,樱白同样更为珍惜。

    几个时辰已过,凡川的复述结束,便开始与樱白准备介绍其眼前的苏卿等人。

    樱白倒也乖巧,毕竟在刚刚凡川复述的同时,已然得知了苏卿等人的大概消息,而对于同为凡川的女人,樱白也显得不是很意外,反倒与先前北语的模样相差不多,欣然的接受并融入其中。

    “卿儿,你来。”凡川站起身,喊来了苏卿,接着便看向樱白,出声道:“小白,这位呢,刚刚跟你说过了,便是隐仙苏卿,你该称她一声姐姐的。”

    樱白很懂事的立即对着苏卿躬身施礼道:“小白见过苏姐姐,多谢苏姐姐对小白的搭救之恩。”

    苏卿见状,可能是出于自己是大姐的身份,便满面笑容的回声道:“小白妹妹不要这么客气,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嘛!”

    苏卿这番话同样让凡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樱白害羞的小脸上升起了一抹绯红。

    紧接着,凡川又喊来了烟紫,继而介绍道:“这位呢,我以前就跟你提过,我的烟紫姐姐,当初若不是她,我还不可能入了修真,你记得吧?”

    樱白连连点头道:“我自然记得!”说着话,樱白便看向了烟紫,同样躬身施礼道:“小白见过烟紫姐姐,烟紫姐姐和苏姐姐一样漂亮!”

    烟紫同样有些害羞,由于性格内敛,说不出来像苏卿那般的话,但烟紫还是微笑着回应道:“小白妹妹也很漂亮,很开心见到你。”

    随后,凡川又跟樱白依次介绍了霄项和齐亢,以及淮臣,而几人也同样相互客气寒暄了一番,也算是彼此都认识了。

    仙人介绍完了,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欣喜,凡川又喊来了此时站立在门外的引鬼司。

    引鬼司的出现吓了樱白一大跳,毕竟那一张苍白的脸全然没有一丝血色,初次相见,甚是吓人,而也正是因此,凡川可以确定,樱白重生了以往的记忆,但对于冥界之行的记忆却也全然忘记了。

    凡川笑着示意樱白不要害怕,紧接着出声道:“这位呢,乃是冥界的引鬼司,先前你没有记忆,多亏了这位引鬼司兄弟照顾了你。”

    樱白这才恍然大悟,便立即懂事的对着引鬼司躬身施礼道:“多谢引鬼司大哥的照顾,小白有礼了!”

    引鬼司看到樱白施礼,顿时有些慌乱,连忙同样对着樱白躬身回礼,同时出声道:“仙尊夫人,您……您这可是折煞了我呀!若不是仙尊肯施以援手,我们冥界早都不存在了,比起我们照顾您的这点小恩小惠,根本不足挂齿啊!仙尊夫人……”

    仙尊夫人的这一称呼叫的樱白顿时红了脸,羞涩的微微低下了头,不再回话。

    而一旁的苏卿却一时来了兴趣,便对着引鬼司逗笑道:“喂喂,引鬼司,小白妹妹是仙尊夫人,那我呢?我是谁?”

    “您……”引鬼司持续慌乱,目光求救似的投向了凡川,在得到了凡川的微笑点头之后,这才刻意的大声道:“您也是仙尊夫人!您是仙尊大夫人!”

    “大夫人?哈哈哈哈哈……”苏卿完全不顾形象的大笑了起来,惹得一旁的烟紫和樱白也跟着笑了起来。

    凡川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再次一番寒暄之后,引鬼司退了回去,众人便开始商讨起来了归程,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凡川会先行送樱白回到东固星球,可是当凡川想起东固星球之时,内心就无比的煎熬,因为这牵扯到了神源门的陨灭,而此时的樱白,对于神源门的陨灭,还全然不知。

    可是该来的始终是会来的,躲也躲不了。

    果然,樱白还是出声了,只见其瞪着一双明眸大眼睛,对着凡川期待的出声道:“对了,凡川,如今神源门怎么样了?唉,我师尊他老人家先行去了,门主会不会很伤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