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清隐龙 > 2983 窃国者侯

2983 窃国者侯

    窃国者侯,窃钩者诛!几千年前中国人的老祖宗就已经看明白这个道理了,而尤金和安德鲁两人活了半辈子才刚刚窥探到一点点的门径。

    通敌卖国啊!放在全世界里这都是杀头的罪过,这可以说是任何民族都不能容忍的!

    可是今天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两人却毫发无伤的被释放了出来,唯一的损失就是以后收益的六成都上税了!

    上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人要你的税!

    因为只要你上税了,也就说明你这个生意受到了隐形的保护,至少那一个集团是承认你这种地下生意的。

    尤金和安德鲁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俩能猜出来,他俩一定陷入到某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之中了。

    这种关系非常危险但是又非常平衡,多方势力之间相互敌视但是又保持着互不侵犯的某种和谐。

    尤金和安德鲁就在这个系统中来回游走,进行着商业利益的交易,从而让多方都得到了利益,虽然这利益不能让全民知道,但是利益就是利益,谁都离不开。

    想明白了这一点,两人的胆子顿时包了天,他们不仅开始大肆收购那些即将破产的当铺,甚至开始雇佣地痞流氓。

    九月二十三日夜间,杜伊勒里宫突然闯入一批不明身份的强盗,他们好像对宫殿的底细非常熟悉,直奔重要的珍宝库房半个小时内,三口木箱一共160件珍贵的文物遭到了盗窃。

    等到杜伊勒里宫的守卫士兵发现被破坏的库房后,那些强盗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兵荒马乱的时节,全巴黎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城外的战争中,原本一千五百人的宫廷守卫,此刻却只有三百人。

    杜伊勒里宫和卢浮宫偌大的面积,三百人根本就不够,这次失窃案震惊了特罗胥,老将军迅速派遣了一千正规军,加强了对皇宫的守卫力量。

    可是没想到仅仅过了24小时,巴黎东方博物馆遭窃,馆藏的230多件中国文物丢失,而当时东方博物馆只有六名年老的看门人守候。

    如果说当铺里收购的文玩都是三流货色的话,这些直接从皇宫和博物馆下手窃取的那就是一流的顶级文物了。

    尤金和安德鲁看着这些宝贝满心欢喜,以为怎么也得大赚一笔,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宝贝送到中国人面前之后,却遇到了意外。

    司马云扣下了这些宝贝却只给了五十万法郎的定金,而尤金和安德鲁当时的要价可是足足150万法郎啊!

    “先生……您不可以……您不可以明抢啊……这些都是从杜伊勒里宫和东方博物馆里搞到的好东西……”

    “一百五十万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您这钱不够啊,真的不够!”

    司马云手里捧着一块玉印玺,他的手都在颤抖,刚刚用印泥试了一下,印出来的四个篆字居然是‘圆明园宝’。

    也就是说,这块印信就代表了圆明园的最高关防,也就是最高等级的印信表率……都知道圆明园是英法烧毁的,流失的文物究竟有多少,谁都记不清。

    如果这玉印玺是真的,那就是无上国宝,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

    这样的宝贝当然是千金不换了,可是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文物的行家,谁也不知道这印玺的真假啊!

    就算知道真假,谁也不知道如何定价!

    这可跟之前的文物交易不一样,一车总金额不过十万二十万法郎,这点小钱司马云还看不上,就算有假货有损失,他也撑得住。

    但是眼下文物交易的额度越来越大了,等级也越来越高,今天这一车百十来件文物总交易额就达到一百五十万法郎了,这决定司马云可就有点难下了。

    “二位先生,我并不是说不给你们钱,而是说我需要一定时间来鉴定真伪……五十万法郎是定金,如果我们的专家鉴定是真货的话,剩下的尾款我们一个硬币都不会少的……”

    “那我们就先拿走三分之二,你交了三分之一的钱就只能留三分之一……”安德鲁气呼呼的说道。

    看热闹来的罗火顿时眼睛立起来了“说什么呢?带回去?这都是我们中国的文物,既然入了我们的眼就甭想拿走了……”

    “来人啊!把东西都保护好了,带走……”

    “哎哎哎……你们不能明抢啊,这样我们以后无法合作的……你们不能这样……”

    司马云冷笑着说道“对不起,眼下这是一个买方市场,你们的买家只有我们,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除了接受我们的条件,你们别无选择……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华族还瞧不上那么几百万法郎的小钱,只要验明真伪,我们绝对少不了你们的……”

    尤金和安德鲁急的满嘴都是苦的,他俩苦苦的哀求“实在不行,您给六成好不好?我也不瞒您说,蒙马特高地征收了我们六成的重税啊!我们三天就要给他们交割一次税金……”

    “您好歹先把税金给我们,不然我们没法周转啊……”

    好说歹说,司马云总算松了口给了他们六成的定金,尤金和安德鲁没办法只能摇头叹息的回城去了。

    而司马云和罗火刚回到博比尼小镇,就立刻向北方的巴伐利亚发电报,向元首汇报最新的情况。

    而这时候的肖乐天倒了四次火车,又换乘了三次马匹,刚刚到巴伐利亚的首府慕尼黑,一路征尘肖乐天累的都快吐血了。

    到了慕尼黑都没有去见那些政客,直接一头扎进茜茜公主的别墅,连温存都顾不上了直接泡了一个热水澡。

    疲乏到了极点的肖乐天在浴缸里就已经鼾声如雷,看的茜茜公主无比的心疼!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当肖乐天睁眼看见身边熟睡的白羊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冲动了,居然翻身上马、白昼宣淫!

    这一折腾就到了中午十二点,等到午宴开的时候,茜茜公主面如桃花、气若游丝、脚踩棉花几乎已经走不动道了。

    王局还有王俊岚等人眼观鼻、鼻观心、心心不动……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点尴尬都没有就递过去一份电报。

    “巴黎终于捞出大鱼了,好东西浮出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