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传说现世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传说现世

    法琳娜意外的发现那根稻草还在。

    尽管它离自己只有数尺距离,但始终没有压下来。

    魔影的故事背景和塔其拉古女巫口中的“历史”相差无几,不过却并没有将教会全盘否定,当看到剧中人为了力挽狂澜、对抗地狱之敌而不惜背上如此重担时,她甚至感到体内涌起了一股已许久未曾感受过的热流。

    以至于魔影赫尔梅斯大半个凡人高层突然谋反之际,她紧紧捏住了拳头,恨不得上去将他们挨个揍倒在地。

    正是这些人,导致教会忘却了成立的初衷,从被人需要,变成了反噬人们的巨兽。

    最可恨的是,那些知晓内情的上位者一面对魔鬼的存在守口如瓶,一面却又以救世之念培养教众这使得无数像塔克托尔大人这样的战士,怀着崇高的信仰死去,却没意识到自己只是充当了他们掌控权力的工具。

    她效忠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赫尔梅斯才对。

    问题是,灰堡之王为什么要将教会的这一面表露出来难道他真的不打算趁此机会把教会彻底打入深渊吗?

    还是说,他根本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就在法琳娜情绪动荡之时,赫尔梅斯派出的追兵引起了她的注意。

    哪怕再早上几刻钟,她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对于绝望者来说,无论周边发生什么变故,都已和她无关。但现在,她心中却有了波澜,往昔的力量仿佛又来了那么一点。

    法琳娜本身便是审判军中的精锐,这一点变化已足够她发现异样。

    地面微微震颤起来。

    这正是审判军策马奔行时的声音。

    她在赫尔梅斯待了五六年,早已对此类动静极为熟悉,即使不用眼睛,她也能判断出来者的人数和距离。

    十六骑,两个小队和眼前的追击人数出如一辙。

    如果触感从一开始就存在,她或许会忽略掉。可魔影只是一场虚构出来的幻象,哪怕表现再真实,也无法取代真实,比如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身体,碰触依然取决于周边的环境等等正因为如此,突然多出来的感觉才格外明显。

    她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变了!

    随着这个念头冒出,法琳娜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周围的观影者也一一出现在她眼前。

    乔亦不例外。

    “法琳娜,我们这是”他一脸茫然地转过头来。

    一股极为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法琳娜猛地向后一抓,但什么也没有碰到一开始还坐着的椅子,已经不在了。

    “请帮帮我们,求你了!”守护者和女巫似乎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慌不择路地向人群跑来。

    “叛逃者在那里,拿下他们!”

    “反抗者一律视为同党,格杀勿论!”

    弩箭飞来,将前排的几人射倒在地。

    观影者大多是商会理事和世家权贵,几乎没有亲临阵战的经历,面临如此突然的变故,全部愣在了原地。

    “该死!”法琳娜低声咒骂了一句,那些女巫究竟在搞什么鬼,这还算是幻象吗?若是以前,她早就高喊着这是女巫设下的邪恶陷阱,大家跟我上来稳定人心了。忍住下意识的冲动,她一把推开乔,快步冲到人群前,“站住!我是审判军先锋营队长法琳娜,你们是什么人!”

    这声出乎意料的大喝让追兵勒住了马匹,“先锋营?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这支队伍?”

    “喂,你的指挥官是谁?”

    “枢密机关大主祭,泰弗伦大人。”法琳娜胡诌道,于此同时,她手背到身后,朝叛逃的守护者比了个“给我把武器”的手势。

    “什么?”听到这个答,带队的武士露出了豫色。

    果然,身为叛乱主谋的亲卫听说过枢密机关这个名字。凡是能涉及教会核心秘密的高层,在教会都应该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但她也清楚,这顶多只能让对方犹豫片刻,却无法令其改变念头叛乱如今已然成功,就算大主祭再位高权重,也比不过加冕了的新任教皇。

    她必须抢占先机,率先出手!

    可惜守护者并没能充分理解她的手势,只是小心翼翼地举剑站到了她身边。

    “你为什么没有穿着审判军的盔甲?”大概是做出了决定,追兵头领翻身下马,带着手下缓缓围拢上来。

    “因为在执行特殊任务。”法琳娜平静地道。

    “抱歉,由于叛逃者过于重要,我必须将他带赫尔梅斯,这是冕下的命令。另外,你的人最好也跟我走一趟那位泰弗伦大人一定能理解冕下的旨意。”

    “非要如此么?”

    “没错。”对方的手搭在了剑柄上。

    “行,那我就同你走一趟吧,”法琳娜叹了口气,“至于泰弗伦大人他”

    “他怎么了?”

    “已经死了”说话的同时,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守护者腰间的备用短剑,并将其插入了领队的头盔缝隙中,“在三百多年后。”

    鲜血顿时喷了她一脸。

    “队、队长!”

    “杀掉他们!”

    法琳娜夺过领队的武器,和追兵战成一团,这时守护者也如梦初醒般挥剑上前,加入了战斗。

    “这女人好、好强!”

    “见鬼,弩呢?快上弦!”

    “别放跑了女巫!”

    现场一片混乱,时不时有人闷哼着倒下,而其余观众已陷入呆滞状态,悉数立在原地不敢弹动。

    对于法琳娜来说,这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披甲对无甲使得她即便能击倒对方,也很难追加致命的伤害,加上十六比二的人数差距,她被乱剑砍倒是迟早的事。

    几轮交手后,她的身上已多处负伤,但火辣辣的痛感并没有令动作迟缓下来,反而让她战意越来越高昂。

    法琳娜感到了久违的满足。

    “你竟敢与教会为敌!”追击的亲卫咆哮道。

    “教会?不你们根本不配提这个名字!”她怒目相对,“它本不应该是这样子,是你们亲手毁掉了它!你们辜负了太多人的期望!”

    没错,她很快会战死在这里,但法琳娜发现这反倒是最适合自己的结局。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刻,她终于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不过死亡并没有如期而至。

    急促的枪响打破了刀剑交击声,她过头去,才发现原本守在庭院外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魔影中。他们的增援令局势发生了逆转敌人似乎也被这几个凭空现身的援兵吓破了胆,他们纷纷丢下同伴的尸体,转身上马逃跑,并很快消失在山岭之中。

    “谢谢你”浑身是伤的守护者在女巫的搀扶下走到法琳娜面前,“我以为教会已经完全被父亲控制,没想到还能遇到像你这样的正直武士。”

    “我本以为再无希望,但神明似乎还没有放弃我们。”女巫脸上仍挂着泪珠,此刻却破涕为笑道,“你拯救的不止是我们全人类都欠你一份情。”

    “我”法琳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们接下来要前往灰堡,将赫尔梅斯高原上的变故告诉国王,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守护者郑重道,“你们也快走吧,不要再圣城了。若有一天教会能到正轨,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保重,朋友。”

    目视着两人缓缓离开后,视野昏暗下来。

    等光线恢复正常,她发现自己仍坐在观影室中,背后的座椅依旧牢靠。

    甚至连战斗中受的伤,也都消失不见。

    所以刚才所看到的那些,真的只是幻觉?

    “天哪这也太棒了吧!”此刻观众终于过神来,观影室中顿时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赞叹声。

    “三神在上,我觉得我在改变历史”

    “不愧是戏剧大师,能看上这样一场魔影,别说是五十枚金龙了,一百枚都值!”

    “你冲上去的时候吓死我了,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乔拍着胸脯道,“能想出这样的场景,把剧中人变得活生生的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法琳娜却没有接话,她注意到那些黑衣人一脸紧张的模样,端着枪四处张望,完全不像是事前安排好的表现。还有两名剧院人员更是直接冲进了后台,神情慌张而讶异。

    这实在不像是一场演出大获成功后的表现。

    当她屏气凝息、进一步捕捉那些细节时,忽然听到了隐约的爆炸声,就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同时,人的惊叫声、哭声与咒骂声也断断续续的响起,只是在室内的不绝于耳的议论与称赞声中显得微不足道。

    这不对劲

    法琳娜意识到,有哪里出问题了。

    她猛地站起身,不顾乔惊讶的目光,越过后排观众的头顶,朝观影室外跑去。

    “站住!你等等!”注意到这一幕的黑衣人想要阻止她,但显然晚了一步。

    法琳娜穿过大厅,跑出庭院,随后愣在接道旁。

    无冬城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到处都有人在奔跑、喊叫,住宅小区里好几处地方浓烟滚滚,像是发生了火灾。而在工业区方向,更是不断有爆炸声传来,整个城市仿佛失去了控制。

    而比这一切更可怕的,则来自于头顶。

    明亮的天空此刻显得昏暗阴沉,太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巨大的红月,它高悬于空中,占据了法琳娜的大半个视野,宛如苍穹中睁开的大眼。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