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追风之人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追风之人

    中子源可以理解为是裂变的催化剂,有了它提供的额外中子,即使是低于临界质量的铀235也能高效分裂下去。 .

    理论上,铀矿中分离出来的钋和镭都能与铍组成中子源,这其中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题,纯粹是利用了铍在受到a粒子轰击时会释放大量中子的特性,真正是只要凑在一起就能生效。三者都属于天然存在的物质,比起那些极难伺候、或是需要复杂工艺生产的人造元素,其可行性无疑高得多。

    至于罗兰最后选择了钋而非镭,纯粹是出于安全考虑钋210的半衰期虽短,但基本都是a衰变,γ光子产量极低。也就是说,只要不吃下去,它几乎和铀一样安全。而镭就不同了,无论是后续衰变出的氡气,还是自身散发出的γ光子,都是不可忽视的安全隐患。为了避免实验过程中出现意外,钋-铍中子源便成了最合适的选择。

    另外,铍元素还具有反射中子的特性,如果用它来做外壳,则能近一步增加中子的利用效率。如果将两者同时用上,加上足量的铀235,那么即使是最简易可靠的枪式结构,也能达到不错的效果。

    而铍广泛存在于绿宝石中,如此特征鲜明的矿物倒是省去了阿琪玛跋山涉水寻找的功夫,只要通过商人渠道放出消息,在四大王国内广泛收购就行。

    罗兰十分清楚无冬城的技术水平是个什么程度璀璨放射的原理说来简单,但每提升一成的利用率都是一个门槛,从1%到90%以上,无不需要海量的理论计算与试验校正,如果达不到高效率的释放能量,就不可能令武器小型化,也会令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武器级铀浪费一空。若没有露西亚,光是提炼的损耗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

    不过同样的,在损耗得起、或不计较损耗的情况下,手搓核弹并不只是一个玩笑。技术门槛千差万别,原理却始终如一,得益于质能转化对化学火药天生的优势,哪怕只有1%的铀参与了裂变,其威力也足够扭转战局。

    在这场决定族群命运的生死之战面前,他必将倾尽所能。

    何况在这样的蛮荒时代窃取神火,拉近人类与太阳的距离,本身不也是一种浪漫么?

    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愿意一试。

    “很好,就这样保持下去吧,”罗兰拍了拍露西亚的脑袋,“等到所有铅柜都装满时,就可以开始正式试验了。”

    “是,陛下!”露西亚干劲十足道。

    *******************

    同一时间,无冬城,空骑士学院。

    这片位于新研究所西边,同样占地巨大的区域内一片安静今天是学员休假的日子,大多数人早早地离开了院区,享受和家人团聚的时光,而古德却是个例外。

    “上风,压杆!”

    “侧风,滚转!”

    他坐在模拟驾驶台上,一边给自己设定着风向,一边按《飞行手册》上的条例做出应对,木头杆发出吱呀吱呀的咬合声,就像是一台老旧失修的水车。训练室里的温度颇为闷热,长时间练习下,他背后已被汗水浸湿,下巴处更时不时有汗珠滴落,撒在简陋的“仪表盘”上。

    直到握柄打滑,古德才停下动作,靠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

    经过近半年的学习,他已不是最初那个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公主殿下编写的《飞行手册》不说倒背如流,基本操作可以说是全部印在了脑海中。从一开始登上驾驶台时手忙脚乱,到现在闭着眼也能根据口令进行操作,如果是自己给自己下令,甚至不用说出口,只要一个念头,身体就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但这样就能令自己飞起来吗?

    无论如何想象,他也无法在脑中勾勒出迎风而上的情景。捕捉风的流向和大小,感受机体的姿态与震颤,然后施以与之协调的操作力度这是手册上的原话,可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无论是轻轻拉动一半还是一拉到底,驾驶台都不会给他任何反馈,至于用墨线画出来的“仪表盘”,更像是在嘲笑他的努力一般。

    动作练得越是熟练,古德反倒越感挫折。

    就在他有些心烦意乱之际,训练室的门忽然嘎吱一声被推开了。

    “你果然在这里”

    “怎么样,我猜得没错吧?”

    古德回过头去,略觉意外地望着走入室内的两人他们正是同一小队的芬金和海因兹,“你们怎么……”

    “不利用休假好好找找乐子?”芬金吹了声口哨,“因为乐子就在学院里啊。”

    “倒是你,没有家人也就罢了,你不是明明有个可爱的妹妹么?”海因兹走上前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她还让我叫你别累着了,啧啧……真好啊。”

    古德神色忽然一紧,“等等,你俩去了我住的地方?”

    “废话,不然我们去哪找你?”芬金向他挑挑眉,“她叫瑞秋是吧,介绍给我们怎么样?”

    “想都别想,”古德回瞪了对方一眼。

    “你这是嫌我们条件不够吗,”芬金不服道,“至少我在赤水河小区还有一套正式住宅呢!”

    古德沉默了片刻,最后有些无奈地摇头道,“跟你们无关,而是我妹妹……瑞秋她自己的问题。你们不会想要和她在一起的。”

    “为啥?我倒觉得她挺不错的啊,”海因兹不解道。

    “说来听听?”芬金同样一脸好奇。

    “别问这个了,”古德没好气道,“说点别的吧你之前说的乐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芬金也没继续纠缠下去,他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你想不想试一试真正的飞机?”

    古德不由得愣住,“你说什么?”

    “我几天前爬围墙时看到的,”芬金露出略带得意的笑容,“飞行场库房里运进去了好几架新飞机,虽然外面蒙着布,但从大小来看,都和公主殿下驾驶的那架独角兽号相似。也就是说,那是为我们准备的飞机!”

    “好几天前?你为什么当时不说?”

    “还不是怕你兴奋过度,把消息泄露出去了。”他耸耸肩,“而今天是休假日,学院里只有少数人在,正是溜进去一睹其真容的机会!”

    “你疯啦!”古德不敢置信道,“没有许可的话,我们是不能随意进入飞行场的!”

    “那些士兵也不会放你进去好吗。”芬金白了他一眼,“当然是走别的路,而且不经过飞行场。”

    “可是……”

    “我们只是去看一眼而已,”海因兹也帮腔道,“你应该感觉得到吧,提莉殿下最近笑容都少了很多,训练也严格了不少。照这样下去,说不定还得等上一两个月才能真正摸到它。比起这简陋的木头台子,你难道不想提前看看我们要开的飞机究竟是什么模样么?”

    “你要不去的话,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哦。”芬金挤眉道。

    古德犹豫许久,脑海里又回响起了拨弄时木杆那枯燥沉闷的吱呀声,以及无论怎么练都感觉不到进步的茫然,最后他咬了咬嘴唇,点头道,“我去,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