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督军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斩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斩

    多米诺骨牌的坍塌,如同山崩地裂,无可阻挡。由于交战区域近在咫尺,即使段芝泉如何试图掩盖消息,但是京城百姓,依旧能感受到前线战局的走向。段正府重军轻公务人员,普通办事员欠薪严重,新闻检查官的工作热情大减,报纸上各种于段不利的新闻也层出不穷。

    京城各行业的霸市、霸工,让民众生活大受影响,大多数市民心里,都在诅咒着这场战争,更诅咒着战争中皖军一方。不管这些散播出来的消息是真是假,很多人都愿意相信,这些消息是真的,只要战争早一点结束,谁输谁赢又有什么关系?

    报童在大街上发足狂奔,边跑边喊道:“号外号外,前线重大军情,曲丰同、程云鹗二位将军向直鲁联军献刀投降,十五师阵前反正。号外号外!”

    这样的消息,在京城自然是禁止传播的,两名巡井听到报童的话,一人准备走上去,却被同行着拉住。

    “干什么?人家喊两嗓子也犯法啊?这月工资又只发了两块,谁拿足了工资谁管闲事去,拿多少钱,干多少活,两块大洋的工资,大热天出来溜达两圈不错了,还真替他卖命啊?喊什么喊什么,少管。京里最近还不够乱啊,出来巡逻都不怎么安全,咱管好自己完了,别人的事少掺和。”

    自直鲁皖战争爆发,京城里很是不太平。先是几个大仓库起火爆炸,接着又是电话线路遭到大规模破坏,连几位要人宅邸的电话都打不通。再接下来,是一连串充满血腥的暗杀。

    段系几名心腹,死在了女人的床上。与他们共渡良霄的少女,则不见踪迹。两名在外柔然立下战功的功勋军官,在是在自己家里挨了炸蛋。

    还有亡命徒在大白天敢朝乘马车前往办公室的大员丢炸蛋,打黑枪。即使雇佣了保镖,也很难阻止,在前两天一名刺客为了行刺成功,竟是不惜同归于尽。连负责保卫要人的保镖,都被这种刺杀方法和亡命态度搞的魂飞魄散,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

    首善之地最重要的是秩序,段芝泉第一时间派了部队抓捕,却没什么效果。更有甚者,外国人也不一定能免受杀戮,在这几日的刺杀中,已经有几个东洋人被发现横尸街头。

    这种迹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金末期,葛明党大闹京城的情景。也有些老人据此分析着,段系气数不久。正府办公人员纷纷请病假不出,加上之前的大规模霸工风,正府已经难以运转。

    原本承担京城保卫治安职责的军队,却表现的很是无力,每次都是姗姗来迟,也抓不住凶手。这种无能的表现,让京城里的士绅名流,对这些部队的评价进一步恶化,但是眼下也没人能对他们追责。

    醇王府内,理论上京城的守护神,新任步军统领张员,和一位留着麻花辨的年轻女人,正在王府后花园的花木掩映里争论着什么。留着麻花辫的女人,看服色只是个丫鬟,但是与这位九门提督面前,却一点也不显的弱势,反而是敌体相待。

    “我们不会同意贵军的主张……十格格,十格格也不会答应。你这是在胡闹!请张将军断绝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小丫头,我也希望你明白,老张敬畏的,不是你这个人,也不是你身后的鲁军,而是十格格是太后义女,冠帅是辅政大臣。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算安心在家什么都不做,也没几年好活,趁着我还明白,总得大折腾折腾。只要列强承认,我不信,你们家大帅还能反天?”

    “绍和将军,我们很感谢这几天贵军对我方行动的配合,但是我必须说明,不管是我这条线,还是警卫营,都不会配合你的相干行动。”

    “只要你们不破坏,一切都好。我所求不多,你们的人收敛起来,别来坏我的事,我和我的安武军,肯定站在大帅一边。东昭二陵被盗之仇,亡国之恨,我不能不报。”

    “一切随你的意吧,看在贵军对我方配合的情分上,我可以保证,我们不发动针对贵军的袭击。但是我必须声明,山东反对贵军的行动,接下来,山东也不会对这一切坐视不理。”

    “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总得做点什么让自己痛快的事,才不算白活。张某,先行一步了。”

    麻花辫看着张员离开,摇摇头,转身奔了内宅。府里人都知道,她是大福晋极为信任的丫头,可以随时见到主人,连王爷见她都很客气,因此没人敢阻拦她的脚步。到了上房时,大福晋正在抽烟袋。见她进来,连忙起身

    “张员那怎么说?”

    “我跟他不熟,身份也不够,劝不住他。如果十格格在,或许还行。”

    大福晋急的丢下烟袋:“这可怎么是好?他自己胡闹没关系,可是牵连我的儿子这可不成。他还是个孩子,哪像过复辟什么的,如果这事被他这么一闹,将来人们把脏水泼到他头上,可怎么是好?”

    “大福晋别急,大帅和十格格不是不辨是非的人,他们自然知道这件事罪魁祸首是谁。贵府这次对山东帮助很大,我们五十发子弹,八朵昙花都赖大福晋设法安置,连刘旬师长也是贵府代为安顿。有这个人情在,我们一定会说明真相,不让您和您的儿子无辜受屈。只要大军一到,张绍和的闹剧自然要收场,到时候一切都会回归正轨。”

    大福晋一边点头,一边轻抚胸口,“那感情好,我现在可是不想着当皇太后了,只要仁儿平安,比什么都好。鲁凤姑娘,前线的战事打的怎么样?报纸上那些,都是真的?”

    曾经天真活泼的纺织女工,现在已经变的成熟干练,即使与大福晋对话,也不卑不亢,从容自如。

    “当然是真的,事实上,因为距离的原因,一些好消息还没传过来。根据我们自己的情报系统反映,我军河南战场已经获得全胜,陕军大部已被收编,玉竹太太数万大军已进关中,陆旅长八千子弟娘关又下。安徽蔡公冲师长通电反段,部队已经逼近蚌埠,安徽边防军内部发生叛乱,傅良辅、雷震冬二人下落不明。正面战场上段香岩连夜遁逃,程云鹗、曲丰同皆以擒,奉军也准备行动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帅会到京城来,和我们会面。”

    提到赵冠侯,鲁凤的眼睛变的一亮,整个人也变的更有精神,再她心中只有大帅是人,其他不管是奉军又或是辫子兵,都只是蝼蚁。她兴奋地说道:“不用管张员如何胡闹,只要我们做好准备,迎接大帅入城好了。物资方面,还要北府多多帮忙。”

    福妞听到赵冠侯的名字,也长出口气,变的胸有成竹。“没错,只要我大哥来了,一切都好。鲁凤姑娘放心,算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把这次的入城式办的漂漂亮亮,给弟兄们备足吃喝,让大哥有面子。祖宗保佑,挖坟掘墓的仇,能报了!”

    铁狮子胡同内,段芝泉焦躁不安地问着部下“跟前线还是联系不到?”

    “回总里的话,实在是没办法。咱们和前线的联络,只能使用骑马通讯兵。可是鲁军的小分队渗透作战太厉害,我们的通讯兵有去无回,什么消息也带不回来。安徽、河南几个重要战区,电报通讯又已经全部中断,具体情况一无所知。”

    “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段芝泉绝望的长叹一声,没有消息是坏消息,当自己的灵魂离自己而去之后,他反倒比平时更明智了一些。对鲁开战原本充满畏惧心理,现在看来,多半事情正向最为不利的一面变化。边防军是自己一手编练的精锐,总不能看着他们,这么被葬送。他朝外吩咐道:“来人,准备马车,我要去见大总统,申请停战令。”

    话音未落,却见自己的警卫满面惊慌的跑进来,“总里,情况不妙。张员带着不少兵向咱们这冲过来,他们……都扛着黄龙旗,留着辫子。”

    与此同时,山海关、榆关、九门口等地驻扎的奉军,忽然接到开拔命令,随即以铺天盖地的态势向京城冲来,察哈尔、热河驻扎的北洋兵,亦开始有所行动,其前进的方向都是京城。热、察两都统打出的旗号为调查总统死因,惩罚凶手。张雨亭则宣称,为保护国家经济及民众安全,带兵进关武力督促双方停战。

    原本坐山观虎斗的各方,这时纷纷选择下场,他们的情报比皖军灵活,所知的消息更多。现在胜负已明,不痛打落水狗,等待何时。

    前线。

    绝望的边防军军官跪倒在地,看着身旁尸横遍野的袍泽以及残破的旗帜,用力捶打着地面,发出阵阵绝望的哀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辛苦练兵,为什么还是打不过鲁军,还输的那么惨!我不甘心!”其身旁的鲁军不耐烦地催促着

    “快走快走,当俘虏了哪那么多话,我们鲁军优待战俘,走,跟我们吃饭去。”

    鲁军三个主力师的实际兵力,都相当于边防军的一个半师。按照边防军计算方式,在西路战场上,鲁军的兵力应为四个半师。如果皖军五个师一起压上来,或许还有的周旋。可是这种分别前进的添油战术,却给了鲁军各个击破的关系。

    加上后勤补给,战争动员的差距,鲁军以百姓战争方式,让皖军体验了一次什么叫绝望。只付出轻微代价的鲁军,让四师皖军永远成为历史。只有谭金方部下参谋李文扬在遭遇攻击之初,带领早有准备的一个团立刻撤退,并成功通过鲁军数道封锁线逃之夭夭,成为此次战役中,皖军唯一一支整建制撤出战场的部队

    整场战斗堪称完美,过程中鲁军也诞生了不少未来将星。比如第五师旅长李纵云,带领敢死队直突师部,先生擒程云鹗后又击毙谭金方一、张国栋、宋子扬三人,被称为鲁军内的师长杀手。

    王斌承则以山东的外籍部队加次级部队编成的军队,发出“军官退后,士兵斩杀。士兵退后,军官正法”的誓言后,全歼皖军殿后警卫部队,包括铁勒人组成的步兵连,也挡不住他的攻击。随即又挥师直扑廊坊,试图生擒徐又铮。

    此时,徐又铮手上,还有一个完整建制的师以及部分残兵败将,从纸面兵力上,依旧颇为可观。廊坊城内军资充足,囤积大量战争物资,颇有一战之力。

    同时,段香岩部下魏宗翰、李进材等部,也因为段香岩临阵脱逃失去指挥,转而投奔徐又铮部。在段香岩一路大溃散的背景下,如果其能收拢边防各军溃兵,继续坚守廊坊阵地,王斌承的进攻很可能撞上铁板,一败涂地。

    但是当魏宗翰部前锋抵达廊坊后,却得知一个惊人消息,一向以诸葛复生自命的徐总指挥带着卫队已经不见了。

    连续失去指挥官的打击,让这支部队失去了最后的支柱,当王斌承前锋抵达廊坊时,所见的,是排列整齐等待收编的边防军。这些部队所携有大批武器弹药,任何人抓在手里,都是一支极可贵的力量。可是王斌承对他们兴趣并不大,他只问了一个问题“徐又铮呢?”

    山野之间,一支百人规模的马队,没命的奔跑。马上的骑士装具齐全,每人皆有两支左轮手枪,在当下而言,这样的装备,通常是主官的卫队。但是这支队伍既没有旗帜,也没有穿着将军服饰的军官,大家都穿着军装,仿佛是一群被打散的溃兵。

    这一路并不怎么太平,零星枪声从没有停止过。溃散的皖军与鲁军的游骑同样危险,这支队伍人马甚多,且装备精良,轻易没人敢来捋虎须。但是总有些亡命徒,需要这些士兵去拼命。

    在队伍正中,一个士兵被十几名同等服饰的士兵包夹着,避免他被流弹击中。一个满脸胡子的男子小声道:“铮帅,我们离京城不远了,只要进了京,安全了。”

    是啊,到了京城安全了。自己的卫队已经人困马乏,迫切希望进城休整,可是大势已去,安全又有什么用呢?

    徐又铮的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几日之前,自己还满怀雄心在四照堂点兵,想着要收复河山,让天下归于一统。现在,却落到要易装而走的地步。数年心血,数百兆的经费,本以为拥有了问鼎天下的本钱,可是等到真正开战时,却成了个笑话。

    他到现在,也没总结出自己输在哪,他反复推敲,还是不认为自己的战术有什么错误,也不认为准备有何不充足处。即使到现在,廊坊城内,还堆积着海量武器弹药,以及大量未曾动用的大洋。靠这些,应该足以打赢的,为什么会输?对于战败,他唯一能说服自己的解释是:天下无人不通鲁。

    自己与京城的联系不畅,军令传不通,军事布置对方都已经了于胸,想来是自己身边有山东特务。肯定是这样,并非自己无能,而是鲁军太狡猾。如果不是身边都是鲁谍,自己绝对不会输。

    这件事不能算完,自己虽然输掉了皖系,但没有输掉人生。只要逃进租界,还有希望。将来借一笔钱,组建部队,还可以打回来。只要不死,有希望,有朝一日,总要实现自己的报复,一统华夏,再造锦绣河山。

    想飞之心,永远不死。

    徐又铮看向天空,京畿的空中,没有鹰在翱翔。这片天空,或许注定不适合猛禽施展。自己应该考虑,另觅一块适合自己的天空。

    他长叹一声,“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赵冠侯,这一局你赢我输,下一次,我们再分胜负。”

    话音未落,忽然路旁一阵排枪响起。不同于之前那种零星的枪击,这次的排枪既密且准,一下子,有超过二十名护兵落马。这些徐又铮的亲随,都是技艺超凡之辈,但是袭击者同样非同小可,枪弹如同长了眼睛,让一个又一个护兵丧生。

    “鲁军,是鲁军的神枪手!”卫队长惊呼一声,举起手枪向树林里胡乱射击,大喊道:“撤!快走!”

    “走不掉了!”

    伴随着一声大喝,一阵马嘶声响起,一匹雪白的泰西骏马,自林中跃出。军帽上的天鹅翎毛在阳光下晃动,元帅勋表闪闪发光,在之后,一匹又一匹战马飞出,十几名身穿军装的女子列于左右,另一侧,也有大批骑兵呐喊着自埋伏地点杀出,将徐又铮的卫士打落马下。赵冠侯抽出军刀遥指徐又铮虚空一劈“小扇子,我等你多时了,咱们之间是时候该算帐了。我给你个机会,像男人一样,拔刀吧!”

    战马奔腾,刀锋闪亮,鲜血染红了大地,一统天下再造共合的梦想,破碎于刀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