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督军 > 第八百零五章 后院失火

第八百零五章 后院失火

    第八百零五章 后院失火

    “这就是徐又铮给咱们的军饷?”驻兵于京畿的奉军司令部内,张雨亭看着部下领来的军饷,面色铁青,双目如火。饶是这狡黠如狐的关外之主,事先已经在心里有所准备,但也只是想到,皖军会克扣或是中饱。却没想到,自己领到的,居然是这种军饷。

    徐又铮于四照堂点兵许诺拨给奉军军饷三百万,他确实说到做到,非但没有克扣,反倒多给了一成,奉军最终领到手的军饷,足有三百三十万。但问题是,这些军饷既不是钞票,更不是银元,而是面额三百三十万的南北一统公债。

    负责领取军饷的,亦是张雨亭麾下猛将,黑龙江马匪出身王永清。他恨恨道:“妈巴子的小扇子,简直欺人太甚!大帅,你是不知道啊,我们的人一到地方,他的人就把枪架起来了,看那架势,要是我们跟他讲理,他就许开枪打人。咱们领了这堆破纸片子,他反倒是要我在一堆文书上签字。说不签字,就不给钱,我又不认字啊,最后只能画押。我也不知道,他一共让我签了多少钱的字,反正让签就签了。咱在关外,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大老远进关,要吃没吃,要烧没烧,跑这受气来了!而且吧,军粮上还墨墨迹迹的,他们自己人先给,咱后给,给的都是啥玩意啊。”

    奉军于关外屯兵,粮食充足,在今年这个灾年,一样靠向山东出口粮食及大木赚取利润。可兵进关内,铁道又不通,运补困难,军食自然要由段系负责。

    自皖军手中领到的面包,数量既少,其口感也让士兵大吃苦头。这些采购自扶桑的面包,还是扶桑铁勒大战时置办的军粮,硬的可以当做防身武器,必须要用锯子才能将其切碎。面包里掺的木屑、锯末,让奉军的进食变成了一次大冒险。吃到肚子里的面包,同样会对胃进行第二轮摧残,相比而言,在开过洋荤之后,士兵们普遍爆发了强烈的爱国情怀,无比怀念家乡的苞米和粉条,认定国货就是好,洋货都该倒。

    张雨亭脸色阴晴不定,思忖良久之后,挥挥手,“永清啊,你也别想太多。跟我老张干,啥时候让你们受过穷。董经理不是跟咱们在一块么,有他在,就不会让弟兄们饿肚子。那些公债都留着,回头我跟老段慢慢算帐。我把董财神请来,军饷的事让他想想辙。”

    打发走王永清,时间不长,勤务兵将董骏请了进来。于关外开拓事业的董骏,如今已成了东三省炙手可热的银行家。奉军武强文弱,以马贼为主要军事主官的部队,没有几个人懂得财政,是以张雨亭以财政厅副厅长相许,与关外才子王用江两人合作,共同掌握奉系钱袋。

    从一个差点破产的商人,到现在成了奉军财政要人,即使京城四恒被查抄,关外四恒分部亦可以自主维持。其中种种,自离不开山东的协助。但是这种协助细算起来,却又与某个家族中女性长辈与赵冠侯的私密关系不可分割。乃至到现在,自己名义上的庶母,依旧在山东为鲁军调度军资,坐镇济南。两下的关系,实际甚为尴尬。

    张雨亭指了几张公债“财神爷,关里人看不起我们奉军,说咱是一脑袋高梁花的土包子,啥都不懂,好糊弄。你瞅,这不就是糊弄咱么。要了半天军饷,给了一堆破纸片子,这玩意能当钱花啊。”

    董骏一笑,“大帅让我瞅啥?在关外这几年,董某早从个山西商人,变成扁脑勺的关东老客。咱们关外的爷们,认的是直理,不讲弯弯绕。这次进关,本来就是想要从徐某手里搞一大笔钱,再搞一批军火充实自身实力。关外三省,是我军根基,关内大好山河,我军何不能分一杯羹?直鲁皖三系混战,正是我们进入关内的好时机。段系练兵多日,边防军在关外的表现也素称优秀,所以我们不该和他起正面冲突,总要两败俱伤后才好动手。但是眼下看来,我们不起冲突,怕也是不行。董某这一计未成,还要向大帅请罪。”

    “这请啥罪啊!不就是骗点钱没骗来么,这不算啥,常事!我老张当红胡子那时候,三天两头砸窑没砸动,那要请罪还请的过来么?别在乎这个,我原本是想着,等两下掐出个眉目来,再做计较。现在看,小徐是逼着我,跟他表态度啊。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该进趟京,跟歪鼻子当面说说。他要是认头给点钞票,我奉军就假装跟他一条心。要是他肯给点大洋呢,我们就先不动,总之进关不能白进。”

    这时,一声报告传来,副官自外走入“回大帅的示,段总里给您下了请贴,请您今晚,到安福俱乐部赴宴,务必赏光。”

    “老段请我吃饭?嘿嘿,这倒有点意思啊。这是觉着给我这公债不合适了,要跟我当面说合说合?”

    张雨亭看着请贴,脸上皮笑肉不笑,“为免惊扰地方,警卫部队以一连为限,望我兄谅解……有点意思,我带多少护兵,跟他有啥关系。眼下的京城,五行八作都霸工,听说连段芝泉家里,都是马葫芦冒漾的味。我带点兵,他怎么就惊扰地方了?”

    董骏道:“大帅,不可大意。段芝泉或可相信,徐某不可理喻。连堂堂总长都敢擅加杀戮,若是于大帅不利……”

    “没事,我在关外绑肉票的时候,他小扇子还是好学生呢,我怕他干啥玩意。财神爷啊,鲁军的汇款怎么样了?”

    “回大帅的话,前天已经到帐,一百四十万的款,分毫不少。”

    张雨亭点点头,“还是把兄弟靠的住啊,我一说军饷困难,立刻就给我汇过来这么一大笔款,就不担心我,拿了钱不办事,或是还跟他开打。在关外初见时,我就知道,兄弟这人够爷们,可交!这钱都是四恒代办的吧?”

    “正是。”

    “那你觉得,咱该怎么着呢?你是咱的财神爷,现在打仗首重军饷,所以我得先听听你是个啥意思。”

    “大帅过奖了,董某是个商人,不懂军事,亦不敢干涉军政。只是大帅既以卑职司度支,卑职不敢不尽力。段系所付者,皆为公债,山东所给者,为鲁票银元。山东广有粮秣,皖军却只能啃那些泰西石头,且今,鲁无害我之心,皖有谋帅之意。何去何从,何需卑职多言?”

    张雨亭哈哈笑道:“行啊,财神爷,你这说的不懂军事,哪句话说的都挺在点上啊。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妈巴子的,小扇子以为,有东洋人给他撑腰,就能不把我老张放眼里了?也不想想,现在小鼻子都什么德行了,他还能把老张怎么的。关外我待腻了,本来想进关,等到两边打完了,我们弄几块地盘玩玩。鲁军不招我,我也不跟鲁军为敌,皖军不惹我,我也不跟他们作对。小扇子要对我下黑手,那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大帅,眼下皖军重兵集结于京畿,我奉军四面受敌,眼下公开翻脸,恐于我军不利……”

    张雨亭冷笑道:“我现在不理他,可是他也不敢惹我。通知队伍,全军后撤,告诉他,咱们没饭吃活不了,回关外了!”

    奉军原本驻于关外,得到正府手令后,才得以进入山海关,于入关之时,已经对山海关沿线险地及军事隘口进行控制。奉军名义上是撤回关外,实际上,根本不会放弃山海关等险地。其情形,如同一只野狼,紧盯着皖军后方,稍有机会,便会扑上来,狠咬一口。

    望着收拾营帐,即将大规模撤退的奉军,董骏心内暗道:这次山东只汇来二十万,其余一百二十万,都是关东四恒自己筹措,以山东汇款名义支付。算是用四恒的钱,收买了这支土匪军。锦姨,董家亏欠你的,四恒亏欠山东的,这次也算是还清。以后关东四恒与山东四恒,还将是最好的生意伙伴,但是再不会有私交。至于你将来的结果,就自求多福,即便人老色衰,落魄潦倒,自己也不会再施以任何形式的援手。恩怨都不存在,剩下的,就只有利益。

    铁狮子胡同内,兵甲森森,埋伏的数十名枪手,并没有等到人,反倒等来了奉军退出内战,返回关外的消息。段芝泉心知,斩首行动肯定是被对方看破了关窍,这下便是亲家做不成,只能做冤家。

    徐又铮倒是未见有何惧意,“奉军并不能成为我们的对手,其所部一共只有两师,且为胡匪改编,素质低下。只可打胜,不可打败,一遇逆风仗,必狼奔豕突,不堪一战。其即使控制山海关,也不敢主动对我军发动进攻。眼前,我们的敌人,就是直鲁联军,只要打掉他们,奉军不战自败。”

    目光回到主战场上,东西两路分兵,从纸面情况看,边防军数量远超过直鲁联军。从武器弹药储备,以及兵员素质看,皖军也不落下风。但眼下的局势,却逐渐被直鲁联邦扳回。从外交上看,直鲁联邦已获得两湖、江西、江苏、浙江、河南等省支持,号称八省联盟。

    东陵盗案及二十一条案发之后,察哈尔、热河两都统也以调查总统死因,誓追凶手名义,加入八省联盟队伍。眼下情形,京城孤悬于四方包围之中,段芝泉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怯意。

    徐菊人下了停战令,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各省军队,都没有停下脚步的迹象。除非安福系总辞职,否则此战再所难免。

    徐又铮道:“敌之包围,其势虽强,其力却弱。我军兵力雄厚,且拥有内线优势,集中力量于一点,可以打掉任意一支包围我们的力量。而各省联军,名义上虽有联盟之名,却无联军之实。我们的敌人,自始至终,就只有直鲁联军而已。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万马军中,斩将夺旗!只要干掉鲁军,敌人不战自亡。我们东西两军里,东路军由我指挥,芝老直管放心。倒是西路军……有些问题。”

    段芝泉也知,西路军主力部队共合第十五师刘旬部,实际为冯玉璋带进京的警卫师。原本其部进京,是以武力对抗段系。但是段系依靠经济制约手段,控制第十五师军饷,又以收买等手段,拉拢军中中高层指挥官,导致整个师反被皖系争取过来。在冯玉璋死后,这个师被皖系吸收,成为主力。现在山东大力营造舆论,声称冯玉璋之死有隐情,这个师的态度,就有点令人怀疑,万一阵前倒戈,也确实会造成恶劣影响。

    徐又铮道:“学生说的,不只是刘旬,还有曲丰同。芝老别忘了,他可是山东人,有乡谊在,他的立场,我们可是猜不准。”

    “丰同……这不可能!”段芝泉摇头道:“我相信他的为人,也相信他武人的操守,不会做出背主负义之举。再者,西路军总指挥段香岩……他用兵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可是梁财神一干人,很买他的帐。如果不让他担任总指挥,西路军的军食军饷,都成问题。他的本事差一些,就得有良将辅弼,如果你撤掉丰同,又由谁来担任主将?”

    徐又铮心道:西路军对面,只有吴敬孚一员悍将,余者只有山东省军和萧光北这种人,又有什么可怕?反倒是自己面前,有鲁军两大王牌,必然是块硬骨头。如果继续加强西路,难道要把功劳做给段香岩?但是这种话,不能说出来,他只好笑道:

    “芝老,学生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兵家大事,不可大意,学生特意在两人身边,都安排了我们的耳目,保证他们可以不脱离我军掌握。”

    段芝泉也知,徐又铮仿照山东,也在共合建立了情报机构,并且请扶桑人提供了从技术到经济方面的指导。可是毕竟成立的时间还短,主要用来对内,而非对外。但是在重要将领身边放暗子,一旦事发,也是件不小的麻烦。他问道:“人可靠么?如果事情做不好……”

    “芝老放心,这些人是学生一手培训出来的骨干,工作能力和操守,都值得信任。有他们做耳目,刘旬、曲丰同,都逃不出我们的掌握。另外,我们的人,在山东还要放一把火,让赵冠侯尝尝后院失火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