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星网帝国 > 第758章 掌门要听话

第758章 掌门要听话

    

    第758章掌‘门’要听话

    “掌‘门’,你在说什么傻话?”刘显思道,“凶兽和我们人类武者,向来仇视,我们人类武者经常猎杀凶兽,凶兽亦常袭击我们人类武者,充当血食,如今,有圣兽‘门’,能是什么好事?”

    “算不是好事,我们苍溟派贵为出云国十大武道‘门’派之一,还会怕了区区一头圣兽?既然圣兽自己送‘门’来,何不乘机擒获圣兽?这可是件大大的好事啊。uctxt.com.最快更新访问:щщщ.uctxt.cОΜ 。!”

    “掌‘门’,你糊涂!”刘显思道,“真照掌‘门’你说的那样做,我们苍溟派得死多少人,才能擒下那头圣兽?”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先去见见那圣兽,如果那圣兽对我苍溟派有歹意,我们苍溟派不出手也不可能,如果没有歹意,正好问问圣兽的来意。”吴响说道。

    “不可,掌‘门’,那头圣兽到我们苍溟派山‘门’,口口声声要拜见苍溟派掌‘门’,无缘无故居然要来拜见我苍溟派掌‘门’,必然是不安好心!掌‘门’速速随我躲去葬剑‘洞’,万万不可‘露’面,泄了行迹。”

    刘显思拉住白苍冥的手,要强行拉他躲去后山的葬剑‘洞’。

    “刘长老,到底我是掌‘门’,还是你是掌‘门’?”

    吴响手腕一振,甩掉刘显思的手,厉声道:“既然那圣兽已经说了要拜见苍溟派掌‘门’,以礼求见,为何阻止我去见他?莫非你们其实都不将我当成苍溟派的掌‘门’,只是一个傀儡不成?”

    吴响的语气凌厉,词锋凛冽。uctxt.com

    刘显思脸‘色’难看,证议堂的长老们心里何尝不是都有这个心思。

    毕竟白苍冥的武道修为实在太薄弱,若非是白氏唯一的继承人,根本不可能担得起掌‘门’之责。

    算凭借合法的继承者身份,成为了苍溟派的掌‘门’,连武师修为都不是的武徒,凭什么能够让长老们心服口服。

    许多事情,根本不是一个练体期的武徒能担得起的。

    所以掌‘门’归掌‘门’,有些事情,最好不必指手画脚。

    可是,白苍冥真的当面说出这番话时,刘显思也是不可能承认的。

    那本来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却被白苍冥捅出,完全破坏了本应该存在的默契。

    “掌‘门’,你言重了,你是掌‘门’,当然是您说了算,只是掌‘门’您的武道修为毕竟连练气的武师都不是,一旦圣兽心有不轨,掌‘门’如何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刘显思说道。

    “总之,圣兽是不是心怀不轨,都是你们自己的臆测,一切都等见了圣兽再说。()”

    吴响不容分说,当先带头走了出去。

    刘显思无奈,又不能真的将掌‘门’绑走,带到葬剑‘洞’去。

    紧急的警钟敲响后,整个苍溟派的气氛,充满着紧张和严肃,也有丝丝恐慌的情绪在蔓延。

    圣兽还被罗尹权等长老阻挡在苍溟派的山‘门’前,没有闯入苍溟派。

    “圣兽阁下,我们苍溟派的掌‘门’白沧海已经故去,不管生前和阁下有什么恩怨,都已经人死如灯灭……”

    “本尊说过,只是来拜访贵掌‘门’,和你们已经故去的前掌‘门’没有任何关系。”熊猫人拓跋憨厚道,“本尊没有恶意,此次拜访贵掌‘门’,只为确定某件事情罢了。”

    “很抱歉,我们掌‘门’不能见你。”罗尹权一口回绝。

    他们都担心圣兽的目标是白苍冥,万一圣兽是受如人所托,要来害苍溟派的掌‘门’,一旦掌‘门’出事,苍溟派再无继承人,必然真的要被出云国收归国有。

    这段时间,外界并不平静,传的沸沸扬扬的是苍溟派的新任掌‘门’白苍冥,染连一指神医夏无病无法祛除的恶疾,时日无多,苍溟派将再无合法的继承者,依照出云国的法典,出云国将有权将苍溟山和苍溟派收归国有。

    许多人都以为再过不久,会接到苍溟派掌‘门’白苍冥去世的消息,苍溟派给他们最后一个掌‘门’办完丧事后,将不复存在。

    和苍溟派不和,或觊觎苍溟派在出云国武道界地位的‘门’派,都在暗地里虎视眈眈,等着落井下石。

    结果,苍溟派掌‘门’身染恶疾,居然没死,死讯至今未传!

    有人自然以为是不是苍溟派有意隐瞒掌‘门’白苍冥去世的消息,可如果白苍冥真的去世,是绝对瞒不了人的。

    一旦隐瞒而事发,将受到出云国更加严厉残酷的惩罚,苍溟派绝对不敢这么做。

    况且,金兰节要到了,身为掌‘门’的白苍冥,到时候是必定要出现的。

    所以,想要隐瞒苍溟派掌‘门’的死讯,是绝对瞒不过去的。

    事实却是,白苍冥非但没死,反而十分健康,还有无强大的意志力修炼易血洗髓经,洗练体魄,提升武道修为。

    但绝对有别人希望白苍冥死,希望苍溟派再无合法的继承人后,被出云国收归国有。

    如此一来,十大武道‘门’派之一的苍溟派,自然要烟消云散。

    证议堂的长老们正是十分清楚这点,才担心莫名寻‘门’来的圣兽,而且是冲着白苍冥来的圣兽,是受人所托,‘欲’对白苍冥不利。

    有这个顾忌,试问罗尹权等长老,又怎么敢让圣兽见到白苍冥?

    一口拒绝掉熊猫人的要求,罗尹权等长老也都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迎战很可能恼羞成怒的熊猫人。

    “你们不是掌‘门’,凭什代替你们掌‘门’拒绝本尊的拜访?”熊猫人拓跋没有生气,依旧是那么憨厚的样子,“既然你们不愿意引见,本尊在这里等你们掌‘门’出来。”

    “什么?”罗尹权等人脸‘色’难看,没想到熊猫人没有恼羞成怒,杀入苍溟派,居然不顾圣兽的身份,直接坐在山‘门’前不走了。

    一缕传音蓦地浮现罗尹权耳旁。

    “什么?”罗尹权得到刘显思的传音,脸变得更加难看。

    闭目感知了下刘显思的所在,嘴‘唇’微动,也传音给刘显思,乃至是刘显思身边的白苍冥。

    “刘师弟,立刻带着掌‘门’躲入后山葬剑‘洞’,未得警报,不许出来。”

    “掌‘门’,你要听话,圣兽来访,非是儿戏,是我苍溟派的大劫,只要掌‘门’还在,苍溟派算死伤无数,还有重建之日,但掌‘门’若是有什么意外,苍溟派真的要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