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箭魔 > 第两千四百三十一章 起哄架秧子

第两千四百三十一章 起哄架秧子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拍卖第一份拍品,那就是……滚龙诀!”

    全场:“???”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大写的黑人问号!特别是黑水,黑水脸上的问号都快要成型了!

    什么鬼?滚龙诀刚才不是被捏爆了么?怎么下一秒又出现了滚龙诀?说好的失传呢?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咳咳!不好意思,刚才拿错了,刚才我还以为拿的是滚龙诀,结果不小心拿到了一个低级传承……”

    全场:“……”

    七万多人这一刻全都无语了,他们见过无耻的,但是台上这一位直接刷新了他们对无耻的定义!你不该叫传承者,你应该叫坑爹者啊!

    拿错了!我拿错你妹了!这特么明显就是在玩儿我们好不好!

    我们还以为你真的捏爆了滚龙诀呢!结果你捏爆了低级传承,然后吓唬我们?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白里展示了天级的力量,估计就这一下白里光是被口水都淹死了!

    巫蛮此时穿着裤衩子搞得跟luo男超人一样看着全场心中暗道:“看到了么?这家伙就是这么无耻,大家联合起来一拥而上干掉他啊!”

    当然这话只是巫蛮心中想的,他并不敢喊出来,因为只要他开口,先不说其他人能不能干掉一个天级,反正自己是分分钟被秒杀的。

    本来白里捏碎“滚龙诀”让全场都紧张了起来,可是这一刻全场再次恢复了一种不正经的状态!特别是众多的绝世天才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绝望。

    跟这样一个无耻的家伙做生意,真的可以保证公平公正公开么?为啥我们都那么不信呢……

    白里一脸鄙视的看着这七万人!

    捏碎传承石的造型的确很帅,但是你们当老子是傻子啊!那可是秘法级传承,滚龙诀既然可以当第一件拍品,肯定有它非凡的地方,滚龙诀里面有三成的传承保留,绝对算是最高档次的那种了。

    本来白里也有考虑过要不要捏碎滚龙诀震撼全场,但是最终在内心的争斗之下白里觉得“拿错”一下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反正效果都出来了不是……

    效果的确出来了,此时尽管全场都被白里的不要脸给惊呆了,但是大家不敢赌啊!特别是那些对滚龙诀有需求的就更不敢赌了!鬼知道这个传承者是不是个傻子,万一他真的捏爆咋整?

    “十五件法宝……”

    “二十件……”

    “二十五件……”

    终于,拍卖进入了正常的节奏,很快滚龙诀的价格就飙升到了七十件法宝,而这个数量显然还不是滚龙诀真正的价格,可是此时此刻那第一个开价明显对滚龙诀特别渴求的男子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

    因为他的身上只有六十五件法宝,再多他是真的拿不出来了,而他此时只能看着别人拿到滚龙诀!

    他的传讯令之中是宗门大佬无奈的叹气之声。

    看到这一幕,男子绝望的摇了摇头准备坐下,而一旁的胜利者则是露出了胜利的眼神。

    等待着宣布自己得到滚龙诀!

    可是他等了很久却发现台上没有任何声音,甚至……连传承者都不见了?

    什么鬼?传承者呢?我的滚龙诀呢?

    很快男子找到了传承者,很显然传承者并没有跑,而是……跑到了那个刚才跟自己争滚龙诀的家伙面前?

    什么鬼?你是拍卖师啊!为什么你会从拍卖台下来跟客户私下交流?就问你们传承拍卖行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你现在跟对方窃窃私语是什么鬼?我靠!我们说好的公平公正公开呢!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呢?

    而就在他近乎无语的眼神之中,那原本已经放弃的家伙忽然好像燃烧了小宇宙一样呼啦一下子站了起来!

    “八十!”

    啥?八十?大哥……你真的有八十么?我特么打听的你好像只有六十多啊!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赵括!这里是拍卖行,你如果拿不出那么多的宝物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男子柳河此时开始威胁了!

    “谁说我拿不出来,拍卖会规定可以延后一日,你怎么知道我一日之后拿不出八十件呢!”赵括一脸自信的样子。

    “就是……你怎么知道人家拿不出来呢?”

    全场:“???”

    因为这个说就是的家伙是白里……你特么身为一个拍卖师你这样真的有公平公正公开的样子么?

    柳河也无语了……你身为拍卖师这么拉偏架帮助我的对手真的好吗?我吃你家大米了?你这么针对我!台上那公平公正公……公……字呢?为什么那几个字消失了?

    柳河本来想指上面的公平公正公开的……结果发现那几个字消失了?

    尼玛这是什么鬼?

    “我……我……”柳河此时都快哭了……而就在柳河觉得自己受到了针对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发现传承者跑到了自己的身边!

    “兄弟!正所谓输人不输阵!对方这么挑衅,反正要是我肯定不能忍,我肯定是九十钢他!”

    全场:“???”

    这特么还有一点点的节操么?为了卖的价格更高,这个传承者还有一点节操性可讲么?

    可是白里的话还是成功的刺激了身为局中人的柳河!

    “九十!”

    “朋友……他九十了!他什么意思?他是认为你一天弄不够三十件法宝啊!”

    “一百!”

    “一百了兄弟……他敢出一百……你要认输了?这里可是有七万多双眼睛看着,你要认输我就问你以后怎么做人?”

    “一百一!”

    “一百一了哥们,他是什么意思,他在嘲笑你,认为你一天搞不到四十件法宝啊哥们!”

    赵括:“大哥……我真的搞不过……”

    所以最终成交价是一百一……赵括在白里鄙视的眼神之中选择了坐下,至于柳河……恩……柳河的脸色看起来好像快哭了呢……

    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拍卖会忽然变成了这个鬼样子?拍卖会虽然经常出现双方斗气拍出天价的情况,可是这主要是看双方啊,你现在拍卖师下来同时嘲讽两面是什么鬼?这到底是什么圣地,难道就不能有一点点稍微正经的东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