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箭魔 > 第两千三百零三章 星际传送

第两千三百零三章 星际传送

    当白里提出要魔昂精血的时候,别说魔昂了,连炎天都是一脸古怪的模样!那表情就好像在说你们……你们竟然……

    精血……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其他的东西,因为这东西本身就有两个含义,其中一个含义当然是大家都懂的,而另一个含义则是体内最精纯的血脉。()

    很显然,这两个龌龊的家伙直接就想到了前者,完全没有考虑后者的存在!

    “你们能不能不这么猥琐!我说的是你体内最精纯的血脉!”白里无奈拍着脑袋开口。

    而听到这里,魔昂和炎天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两人恍然大悟的表情里面还带着一丝丝的疑惑。

    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就见魔昂用手指在自己的眉心刺破了一个小孔,随之一滴金色的血液从魔昂的眉心飞出,魔昂手指甩动,这一滴金色的血液就飞到了白里的面前,这就是信任,从始至终魔昂甚至都没有选择问一句白里要自己的精血到底有什么用处。

    要知道,精血是每一个人体内最精纯的血脉,而精血的存在有很多的用途,比如制作傀儡,用精血所制作出来的傀儡除非是用极为特殊的手段,否则几乎跟真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且精血还能够使用一些歹毒的诅咒之术,用来咒杀敌人,比如白里手里这一滴精血,如果用来对付魔昂的话,即便不能把魔昂干掉,也绝对让魔昂生不如死很长一段时间。(uc书盟最快更新)

    但是魔昂却完全没有考虑这些,因为他绝对相信白里,他知道白里肯定不可能拿自己的精血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所以他从始至终甚至都没有去问一句。

    炎天在一旁看到魔昂的表现,让他对白里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过去的白里在炎天的心中评价已经极高,但是今日看到魔昂的表现,炎天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白里,一个能够让别人连问都不问就直接交出精血的人,必然是让人绝对信任的。

    将魔昂的精血收起来之后,白里再次开口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魔昂并不知道关于炎魔神泉的事情,这种事情白里也不会告诉魔昂,不是不信任魔昂,而是因为这涉及到炎天自己的秘密,除非炎天自己开口,否则白里没有理由暴露别人的秘密。

    自己跟魔昂生死之交,但炎天跟魔昂并不是,所以除非炎天开口,否则白里不会说的。

    “去一趟炎魔界,炎天有个漂亮的表妹非要介绍给我,你知道我,我这人……”白里开始胡说八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炎天黑着脸给打断了……

    “那你那位朋友……”魔昂所说的朋友自然是指的斋休,斋休如今还在魔昂星系待着。uctxt.com

    但对于斋休白里却并不担心,因为斋休绝大多数的力量都封印在自己的箭魔戒指当中,如今的斋休自保有余,至于伤人是不太能够的,当然了,白里也特意提醒了一句魔昂,他在那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甭管是作奸犯科还是为非作歹都千万不要阻拦他,白里还特意提醒了一句魔昂,那位祖宗他们龙族惹不起,当今整个星空能惹得起那位祖宗的屈指可数。

    魔昂不是傻子,虽然从始至终白里都没有真正说过斋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魔昂却大概可以猜测到,这位祖宗一定非同小可,当然了,斋休真正的身份魔昂还是不可能想到的,毕竟斋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禁忌。

    白里原本也有想过是不是带着斋休一同前去炎魔界,毕竟有了祖龙之地吃亏之后,白里觉得多一道护身符也是好的。

    如果在祖龙之地,斋休能够进去的话,以斋休的力量,那些禁灵魔纹他一巴掌就能够全部拍碎,什么蜘蛛母皇,当天晚上就做成蜘蛛刺身了,因为大家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当然了,他的存在也会让整个祖龙之地都变成时间乱流,而魔昂也肯定不可能得到传承了。

    所以思前想后安全起见白里还是打算暂时不带斋休,此次炎魔界之行,白里是秘密行事,对外只说是炎天的朋友去炎魔界玩儿的而已,所以根本不需要斋休出现。

    跟魔昂再次告别,白里也提醒魔昂要万事小心,虽然他的几位叔伯好像暂时都偃旗息鼓,但是那不过是假象,西龙星域没落太多年了,白里建议他最好先从自己身边的人下手,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这些东西白里也没有多说,魔昂的老弟西龙王能够在这个位子上苦苦支撑这么多年肯定不是浪得虚名的,此次更是因为魔昂得到传承让整个西龙星域士气大振,一时间甚至有不少的强者前来投奔,对于西龙星域而言,只要稳扎稳打的一步步等到魔昂成长起来,一统四龙星域重新建立真龙界也是指日可待的。

    四龙星域距离炎魔界已经没有办法用多少多少里来形容了,用炎天的话说,除非白里达到天级拥有穿梭时空的能力,否则从四龙星域就算是地级巅峰的强者用飞的飞过去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所以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选择传送阵来传送前往炎魔界。

    如此长距离的传送白里还是第一次经历,要用炎天的话说就是这种传送并不好受。

    而事实也跟炎天所说的差不多,在传送阵之中,白里就感觉自己好像被撕碎了一样,而且还不是被撕碎一次,那感觉完全就是被撕碎,然后再重新缝合起来,再撕碎,如此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当白里怀疑自己会不会死在传送阵之中的时候,周围一阵光亮,下一刻白里发现自己跟同样面色苍白的炎天一起站在了一片雪山之上。

    “呕……”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吐了起来,这样的传送白里发誓,自己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我发誓……我一定要赶紧踏入天级……老子这辈子都不想这样传送了……呕……”

    “你这话我说了一百次了……呕……可是天级哪有那么好达到……呕……我都算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了,可是如今连地级也不过是刚刚摸到门槛……呕……”

    俩人一边说一边吐,将原本唯美的雪山吐了个乱七八糟的。

    整整半个小时之后,白里才终于缓了过来,尼玛这还是自己真实实力达到玄级五阶,如果是普通人,白里觉得早就在传送阵里面死了一千八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