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实业帝国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狭路相逢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狭路相逢

    

    何勇对林枫道:“我去看看。 !”

    林枫摆摆手:“一起。”

    何勇的家人,已经和对方起了争执。

    按老规矩来说,死者为大,如果在路相遇,不管对方是什么队伍,哪怕是迎亲的,也只能靠边站,让送葬队伍先过。

    可是,对方的车队,却硬是不肯让路,而且语气十分嚣张。

    林枫走过去,看了对方说话的人一眼。

    那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手里夹着个公包,穿着得体干净的西装皮鞋,脸满是骄横:“你们马让开,耽误了时间,你们赔罪不起。”

    林枫看了那些车队的车型和车牌一眼,猜测应该是当地县委县政府的公务用车。

    对方的车队,一共有十几辆,如果只是县里领导出行,不会有这么大的阵仗,看来,后面车,还有更大的领导。

    林枫对何勇道:“对面是当官的。”

    何勇是个傲骨,冷笑道:“当官的怎么了?便是省领导来,我也不让!他们要是等得起,那这么干耗着,我倒要看看,他们是让路呢,还是不让!”

    林枫道:“这个出面的,应该是某个领导的秘书,跟他说不着,你得找车的领导去谈。”

    何勇大手一挥:“不谈,他们要谈,来找我!我反正无官一身轻,轻闲得很,在这里停棺三天也行的!”

    林枫点点头,也不便多说什么,这不是一般的事情,很难处理好。

    何勇也不前,由得家里堂客们去理论。

    这时,那个秘书很不耐烦了,推了何勇妻子一下。

    何勇家的婆娘们,顿时疯起来,伸出十只手指,往秘书身抓挠。

    秘书虽然凶,但打起架来,哪里是这些女人的对手?

    不一时,脸便现出几十道抓痕,火辣辣的痛。

    秘书仓皇而逃,一边跑,一边喊道:“疯子!你们等着,有你们好看!”

    何勇也不说话,沉着脸等着事态的发展。

    那边秘书走到一辆小车前,弯着腰,跟车里的人说了几句话。

    也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指示,立马得意起来。

    只见他掏出电话,一边看着这边,一边打起电话。

    “他们在召唤警力。”林枫道,“何先生,你得做好准备。”

    “哈!”何勇本来不气愤的,狭路相逢,不过是一桩小事,他只是依照民间规约,人死为大,所以没有让路。对方却如此相逼?

    “好啊,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怎么锁人!”何勇道,“说到官里去,我也有理。”

    林枫道:“有些事情,怕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何勇道:“那也不怕,现在是法治社会。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们必须给官员让路吧?”

    林枫笑道:“那倒是。”

    何勇道:“所以,我还不让了。”

    何家人都是这般想法,送葬的乡村们,也都很气愤,连旁边看热闹的也看不下去了,开始指责对方的行为。

    何家人本来是成一条直线送葬,现在都往前靠,把整条马路给挤满了。

    何勇在职场混迹几十年,之前还混了人生巅峰,朋友故旧还是很多的,这些人大都是在商界混,虽然有头有脸,但拿到政界,一不值了。

    送葬的队伍,绵延两三里,人数众多,这么一堵,两头的车子,都通不过了。马路的交充沛,立马陷入瘫痪。

    对方是官,召警的速度十分之快。

    不到一刻钟,听到警笛声大作,好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可惜,警车也被两个队伍给拦住进不来,警察们下了车,一路小跑过来。

    刚才挨打的秘书,捧着脸,跟警察交涉。

    然后,只见他趾高气扬,带着警察走了过来。

    “是她们打我!”秘书指着前面的几个妇女,“全部抓起来!”

    何勇沉喝一声:“谁敢抓人?”

    他一边说,一边走前,大声道:“警察同志,怎么了?”

    “有人报警,你们这里,有人行凶!”警察说道。

    “谁行凶了?”何勇问。

    “她们!”秘书指着妇女大喝一声,“抓了我的脸!”

    “咦,你有证据吗?”何勇大声道,“还是大家都看见了?警察同志,你不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啊,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问大家伙,是不是看见了?”

    不等警察动问,周边的人一起大喊道:“没有看见!我们听看到这个男的打女人!”

    何勇道:“警察同志,你听到了吧?是他打人,然后把脸给摔破了,这怎么可以抓我们呢?你该抓他啊!”

    警察们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好。

    秘书低声对警察们说了几句话。

    警察点点头,对何勇道:“打人的事情,我们会调查,你们先跟我回局里去吧。还有,你们不能停留在马路,这会阻碍交通!马让到一边去!让堵住的车队通过。”

    何勇道:“警察同志,那你让他们靠边,我们先过去,这路不通畅了吗?”

    “他们是车,你们是人,人机动一些,都靠边边吧!不要再说了!”警察不耐烦的挥手道,“马!”

    何勇道:“那不好意思了,我爸在棺材里,它在哪里,我们在哪里,现在棺材过不去,我们只能在这里陪着他。”

    “你这是耍无赖,我有权力拘捕你!”警察道,“你妨碍了公务执行!”

    “妨碍公务执行的,是那口棺材,你们应该抓他!”何勇强忍下愤怒,冷笑道,“你们把它抓进局里去吧!”

    警察脸色一滞,沉着脸道:“你想做什么?实话跟你们讲,那边车队,有市里来检查工作的领导,他们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告诉你们,你们谁也别想脱责!”

    何勇道:“我爸在棺材里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警察瞪他一眼,却又无可奈何,低声跟秘书商量。

    这时,后面车,又走下来几个人。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领导,背着双手走了过来,摆着官腔问道:“怎么回事啊?交通还没有疏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