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侠行天下 > 第六章:为英雄励志,为懦夫张胆

第六章:为英雄励志,为懦夫张胆

    青子看着坐在他前方的霸王,此刻的霸王正借着火光看着一本书,不知道为什么,青子看着这样的霸王忽然觉得很是安心。

    在这些天里,青子也问过霸王他为什么会这么强,因为按道理来说,霸王的强大是不合常理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合逻辑的,那怕同为黄海造人,虞姬和世无双都还合乎常理,但是霸王的强大却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甚至都有传言,霸王当初可能得到过什么巨大的秘密。

    但是霸王的回答却是如此的简单,他的原话是“因为我是王啊。”

    这算什么回答?至少青子从不知道有任何功法是因为其地位而提升实力,所以他一直觉得霸王是在敷衍他,但是渐渐的,他似乎有些懂了……

    第二日,霸王和青子来到了澄海反升腾所造成的大缺口处,这个大缺口一望无边,其大小有几乎大半个海洋的大小,正是当初澄海反升腾所造成的大缺口,直通往了地底三层,从上空向下遥望就是一片漆黑,而且还不是纯粹的漆黑,而是那种充满了不详的黑暗,从上向下看去,就如同有无数漆黑的触手在舞动一样。

    “深渊,噩梦,终结,漆黑……这些都是形容它的……”霸王看着这巨坑下的黑暗,他叹息着道。

    青子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他好歹也是青家人,对于历史的秘辛真是有说不出的兴趣,关于地底三层的形成,那怕是青家都没有对其进行详细记录,这里面肯定涉及到非常不得了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不想知道?

    霸王摇了摇头道“这是当初的错误,从你们这个时代的历史称呼中,远古时代初年,那时候的人类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这个错误的决定差点葬送了整个世界,以及我们人类的未来,不过还好有英雄力挽狂澜,付出无数牺牲之后终于解决了那次大浩劫,但也因此留下了祸根,而这地底三层就是祸根,亏得有绝世天罡一直守护压制,但是现在却出现了缺口,你们不懂这缺口意味着什么,若是不解决,人类世界将彻底化为乌有,所以在重新成为人类的王之前,我必须要先履行人类王的义务,而这缺口就是了。”

    青子顿时悚然一惊,若是旁人说这话,那青子一定会认为那人夸大其词,但是说这话的人却是霸王,那么无论如何青子都不会如此认为,人的名树的影,若是霸王说这事很严重,那这事情的严重程度一定不会亚于大破灭,至少青子就是如此去想的。

    霸王忽然对青子说道“你知道我们人类一共经历过多少次大破灭吗?”

    青子愣住了,下意识的就回答道“两次?至少上古时代结束时的那次不算大破灭。”

    “不,一共是五次才对。”霸王摇头说道“有一次你们青家还进行过记录,只是被解决掉了,所以不被称之为大破灭而已。”

    青子努力回想了一下,立刻就说道“王,您所说的……是您和武王军团打入外的深处那一次吗?”

    在青史的记录中,霸王在立下了七杀碑之后,本来打算立刻解决十大门派的事情,毕竟虽然十大门派没有制作傀儡了,但是当初所做的那些恶行可不会就此消失,但是就在这时,外的生物入侵了七海世界,青家的史书记录上就这么一句,所以一直以来青子都没有将那次入侵当一回事,但是现在听霸王说来,那一次入侵的规模估计和太古时代大破灭,远古时代大破灭没什么差距,若是那个时代没有霸王存在,光以十大门派的傀儡军团,估计整个人类文明又会来一次大洗牌。

    霸王就继续说道“太古时代末年一次,远古时代初年一次,远古时代末年一次,上古时代初年还有一次,然后就是我所经历的那一次,一共有五次大破灭曾经发生在七海世界,而没有被世人所知道的三次,我的那一次暂且抛开,另外两次都有两位英雄出现,而最后就是他们的牺牲解决了那两次大破灭,我的那次就不说了,毕竟以我的立场,没有被记录下来也是情理之中,至于另外两次大破灭为什么没有被记录,原因很简单,这两次大破灭其实都是由我们人类自己的贪婪,自己的软弱,自己的愚蠢而招揽而来的,想一想吧,诸君的愚蠢导致了灾难,因此而死伤惨重,唯独你英雄浩劫力挽狂澜,那置我等诸君于何处?没将你在历史中写为招来灾难的人奸,恶魔都算是给你面子了,还想要我们自己承认错误,然后将你塑造成英雄吗?呸!”

    青子顿时沉默了,没错,历史本身不管如何,但是记录历史的总是人类,唯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记录历史,而英雄豪杰往往不一定是胜利者,从霸王的过往就可以看得出来,最强者往往并没有活到最后,而在霸王陨落之后,关于霸王的一切,关于等级人类的一切,除了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就只有类似青家这样的记录势力才会知晓,别的一切都被抹去了。

    “而这两次不为外人所知的大破灭,这两名英雄豪杰,一名是绝世天罡,一名是回天圣手……若无他们,我们人类早已灭绝!”

    说到这里,霸王忽然一笑道“知道为什么带上你吗?”

    青子愣了一下,顿时冷汗就从他额头上流了下来,霸王就说道“我曾经见过这两位英雄,对于他们牺牲的未来,他们给予我的回答是,心诚意至,荣辱什么的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中,这也是我当初的想法,吾等的所作所为,何须为汝等言明?但是这一次复生,我有了新的想法。”

    “纵然吾等品性高洁,不争这虚名,但是历史却是延续的,在历史的记录中若无吾等的壮行,只剩下满目的宵小卑鄙,那何以让未来的英雄励志?何以让未来的懦夫张胆?吾等愿为灯塔火炬旗帜,在这历史上闪耀挥舞,让未来的人们看到我们的所作所为,那样,英雄必然会层出不穷,我们人类的未来也绝对可以改变!”

    说到这里,霸王忽然笑了起来道“我有好酒,愿为正行而歌,而你的任务就是看着,记着,将吾等吾辈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行所果都传递下去。”

    话音落时,霸王单手一招,拉着青子直落而下,向着那地底三层而去……

    “为何你们就这样敢怒不敢言呢!?为什么!?”

    珞瑜嘶哑着声音怒吼着,而在他周围的数十人都低垂着头,其中许多人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他。

    这里是奴隶营,属于暗精灵的奴隶营,整个营地足有一座小城那么大,作为地底三层五大种族之一的暗精灵一族,其本身就是地底的霸者种族,奴役着数十个地底种族,除了被关押在此的数万人类以外,更还有其余种族十多万数量,可以说这个奴隶营本身就是一个城市了。

    既然是城市,那么就一定有管理者,或者说有阶层存在,那怕是奴隶的城市也是如此,那怕彼此都是奴隶,但是我比你强壮少许,我是武者,我阿谀技能点满了的,总而言之,奴隶中也是有阶层存在的,那些活得好的奴隶可以吃得更饱一些,活得更久一些,如此而已……

    珞瑜是奴隶中的底层,但他其实是可以活得更好的,作为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同时还习得过一套三流武功,虽然算不得是武者,但是等闲两三个壮汉也不是他对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加入任何一个帮派……没错,奴隶中的帮派。

    但这不是珞瑜想要的,他想要的东西很简单……自由!

    自澄海反升腾的天崩地裂后,他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他所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了,亲人,朋友,爱人,全都葬生在了那一场灾难中,而他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成为了一名奴隶,一个失去一切自由,乃至是失去一切人格尊严的奴隶。

    事实上,人类奴隶在地底三层可是稀有物,绝不是简单的吃掉就了事……没错,地底三层的奴隶,普遍作用是用来吃的,是能用,能打,能练武,能劳动,能吃的行走食物而已,人类一开始也是如此,甚至人类比普通奴隶还要不如许多,因为普通人类相比于地底三层的生物来说太过脆弱,肉的味道虽然很好,但也仅限于吃,这种情况一直在持续,甚至人类奴隶已经被地底智慧生物当成了价格极高的珍惜食材。

    直到大约一年多以前,这种情况才忽然消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那些地底智慧生物似乎开发出了人类的特别用法,他们并没有再大规模的吃人类,而是不定时的将人类拉出来抽血,而且这些残暴的异族也开始注意人类的安危了,虽然环境没有变好,但是至少不必担心随时会被吃,或者生生饿死冷死什么的,但也仅限于此,这地底三层的物资极其贫乏,作为奴隶的人类那怕是有价值,也不可能让这些异族将他们供起来,所以也最多保证他们可以勉强熬活而已。

    但这前提是可以吃到东西……

    在奴隶营中的人类各自结帮结派,青壮年男子,有武功的人,或者是会奉承阿谀的人,总之,那怕大家都是奴隶,为了多吃一口食物,为了多喝一点饮用水,奴隶们的彼此内斗一直都存在着,不过好歹彼此都是人类,这里又是地底三层,那怕只是为了多一些人来分担恐惧,这些帮派们并没有赶尽杀绝,虽然搜刮得厉害,但是好歹留下了最后一口食物与淡水,这一切直到最近……

    最近一个月以来,那些异族抽取血液的速度正在增加,甚至许多时候已经破了尽可能不让人类死亡的定律,每一次都是疯狂的抽血,甚至有好几次还特意挑选出了人类奴隶里的瘦弱年老者,直接将他们抽取骨髓活活弄死,这种情况的发生顿时让所有人类奴隶们都恐惧了起来,那些帮派们更是疯狂起来,开始拼了命的压榨别的奴隶,真是往死了里压榨,一丁点食物都不留的那种……

    珞瑜就是在这种情况站出来的极少数人,因为虽说是帮派,但其实不过是一群稍微强壮些的人拉帮结伙罢了,而且为了压榨到的食物分配,这些帮派的人数都不多,多的最多几十人,少的其实也只有十来人,而珞瑜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他觉得大家之所以麻木忍受,最关键是没有第一个站出来的人,他要第一个站出来,好歹为大家挣一条活路,因为他知道所有人其实都是愤怒在心,但是结局他却没有想到……

    他站出来了,可是周围人都是麻木的看着这一切,所以他被打倒了,而且他所对抗的帮派怕有更多人学他,所以将他双腿双手都给打断,而且言明了要让他活活痛死。

    他不敢,他怒吼,他咆哮……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就只会敢怒不敢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