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王的韩娱 > 第1132章 一个“光环”

第1132章 一个“光环”

    小÷说◎网】,♂小÷说◎网】,

    最佳男主角之后颁发的最佳女主角奖,很可惜,获奖者不是韩孝周,而是颁给了一部无论是在大钟奖、还是在青龙奖的大奖候选名单上都找不到什么影子的电影,饰演《诚实国度的爱丽丝》的李贞贤。(uc书盟最快更新)

    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影、视、歌多栖女艺人,把李贞贤的名字放到中国去,可能没多少人会有印象,但如果提起那位横起小拇指放在嘴边充当麦克风的韩国女歌手,不少人应该就会立马恍然大悟。

    对于这位出道多年、歌手光环大过演员光环的女艺人来说,或许就是在她自己的祖国韩国,也没有几个人还记得她本人当年是以演员身份出道的,并且,和韩宇一样,一举凭借出道作获得了大钟奖与青龙奖的双料新人。

    总的来说,韩孝周今晚没能获奖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就算是撇开低调多年的李贞贤不论,后面还有三尊大神在排队。号称“青龙的女人”的金惠秀、全度妍、全智贤,每一位的资历都不是身为后辈的韩孝周可以媲美的。

    所以,除了韩宇这个大变数之外,第36届的青龙奖也不是那么出人意料,最后的一个大奖,即青龙奖的“最佳影片奖”,不出意外地被颁给了《暗杀》。

    韩宇没有成为青龙奖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四冠王”,不过,“三冠王”也不差。

    在颁奖典礼结束后的第一时间,那一群在场的媒体记者们就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马上拎着摄像机和话筒站起身来,揣着一大堆或怀着恶意或急于解疑的问题,准备去找韩宇这位韩国影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影帝。

    然而,等他们兴冲冲地带好器材冲到会场前排座位的附近时,就只见到了刚好在助理簇拥下提着裙子准备离开的韩孝周。(uc书盟最快更新)

    在韩孝周对他们耸耸肩,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漂亮微笑后,所有人只好站在原地拍着额头,徒呼奈何。

    韩宇当然不会傻到留下来被这群家伙当作珍奇动物一样围观,也就在台上的两名主持人宣布典礼正式结束的下一刻,他就和身边的韩孝周两人简单地道了别,然后低着头,在从后台方向激动跑过来的郑梦兰等人的掩护中,步履匆匆地离开了和平殿堂。

    盛宴结束了。

    不过韩宇没有泪流满面。

    老实说,在大致猜到自己今晚能够得奖的理由后,韩宇的心情还有一种微妙的不高兴。

    准确地说,应该说是“不爽”才对。

    对,只要是心存一丝傲气的人,都不会把今晚的这个情况真的当成是什么惊喜。

    sunny那边,韩宇在走出和平殿堂后就嘱咐了人去进行接送,估计在大约十分钟之后,他们两个人会在庆熙大学山下的某家咖啡厅里偷偷见个面,又或者就在韩宇的保姆车上谈。

    只是现在,在去见sunny之前,韩宇觉得还得临时处理另外一件事情。

    不管他怎么想,都对今晚的这件突发事件有种放不下的感觉,于是,在安全坐上自己的保姆车后,韩宇就让郑梦兰他们暂时回避,自己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他原本都不太想留在通讯录里的号码。

    “……少爷,恭喜您。”

    电话拨过去后,没多久就被接起了,朴不花那道苍老又略显阴柔的熟悉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清晰地传入了韩宇的耳中,带着点与之前无异的恭敬,又带着点让韩宇有些默然的慈爱与柔和。

    通过前段时间的了解,再加上韩琴瑟后来仗着“亲生妹妹”的身份,开始厚起脸皮,天天跟韩宇找着话题闲聊地敲边鼓,韩宇当然也就知道了此时电话另一边的这位老人,他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当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早就说过,在韩宇看来,养育之恩大过生育之恩,朴不花既然曾经一手将韩怛带大,那么他在韩宇眼中,就是一位自己不能轻易放肆的长辈。

    比起李载,韩宇更不愿意面对朴不花和韩伶花他们。

    不过他要说的事毕竟还达不到他需要亲自找李载讨说法的程度,所以到底还是绕不过朴不花这道坎。

    “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知道我打电话来,是想要问什么吧?”

    坐在车厢内,韩宇忽然有些心烦意乱地抬起手挠了挠额角,他一手拿着手机,转头望了一眼车窗外面。

    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繁华的街景,来来往往的路人,却总让人觉得透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冷清。

    韩宇知道,这是自己的心在作祟。

    在他发现他所要面对的麻烦,势力貌似已经触及到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以后,他的心里面就潜意识地生出了一种想要逃避似的厌烦,这令他感到自己和这个地方有了些格格不入。

    人喜欢一样东西不需要理由,讨厌一样东西有时候也不需要。爱屋及乌是一个道理,反之亦然。

    “青龙奖的主办方《体育朝鲜》,主要的控股方是我们家。大钟奖因为有三星那边插了一脚,大人觉得现在还不应该太过暴露您的存在,就没有让我们出手做什么。”

    果然,抛去真正的历史不说,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家族,祖祖辈辈身为李氏家仆的朴不花非常聪明,他知道这时候韩宇想要听到的是什么,甚至还贴心地解释了一下为什么韩宇没有顺便把大钟影帝给一起拿下的“原因”。

    韩宇闭着眼,用手揉着额头,深吸一口气后,往后靠在了车座上,拿着手机沉声问道:“你们觉得我这个年纪还会喜欢‘玩具’吗?”

    韩宇这句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但电话那头的朴不花却是听懂了。

    这位忠心耿耿的老人微微一笑,就依旧柔声细语地说道:“少爷,我知道您为何生气,请您相信我,如果真的是打算讨好您的话,家里面也会准备一个最大、最好的‘玩具’来送给您。严格来说,这次的事,与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韩宇听到这话,本来冷硬不已的脸庞就不由一愣,旋即皱起眉头道:“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您获得青龙影帝,其实是必然的事……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思悼》这部影片,被选为了今年的申奥片。”

    “所以呢?”韩宇紧锁的眉头没有放松下来,仍然问道。

    “既然是申奥片,如果在自己国内也得不了什么大奖,总说不过去吧?”

    朴不花一语就把关键所在给点了出来:“您知道,咱们国家的人爱脸面,哪怕明知道获得那些国际大奖的几率不大,也得做足样子。所以,作为今年韩国的申奥片,《思悼》这部影片,需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大奖傍身,也必须得有一个,这在上面早就达成共识了。”

    被朴不花这么一说,韩宇才顿时解开了心中的疑惑,他先前只不过是思维陷入了误区,一直从自身的层面来思考这件事,眼下经过朴不花把整件事掰开、揉碎了给自己看,他就立即想通了一切。

    只是,在恍然的同时,他又忍不住有些迟疑地问道:“为什么不把‘最佳影片’颁给《思悼》?还有,为什么是我?宋康昊前辈不行吗?”

    “大钟奖那边有三星在,不会把大奖颁给《思悼》。那些家伙,这些年被打压得厉害,谁的话都听不进去,觉得只要能给咱们家添堵就行,大人也懒得为这种事去找三星的麻烦。至于青龙这边,咱们不方便颁奖给《思悼》。”

    “为什么不方便?”韩宇更加不解起来。

    “因为您忘了,把《思悼》放到国际上去,咱们欠缺的不是给这部片附加的那些光环和荣誉,咱们缺的是那些外国人对影中演员的了解。”

    电话那头的朴不花很有耐心地解释了起来:“您想想,如果青龙奖今晚把影帝和最佳影片同时颁给了您和《思悼》,这么一做,的确是给《思悼》造势不少,但在国外看来,这就有点太过了,相当于捧杀,一个影帝刚刚好,不会显得太浮夸,也不会显得太寒碜。”

    朴不花的话,让韩宇沉默了下来。

    以他的头脑,当然能听明白朴不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事实上,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朴不花在这番话中还有另一番话故意隐藏着没有说出口。

    宋康昊作为韩国的国民影帝,哪怕是放到国际上去,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知名度,那么,作为《思悼》的主演,在《思悼》的演员里面,唯一的“短板”是谁?目前在国际上还没有任何知名度的那个人是谁?

    答案显而易见。

    朴不花没有对韩宇明说,是因为纵观《思悼》整部片,韩宇可以说是唯一那个拖了所有人后腿的存在,理由不在于他的演技,而在于他的名气,在于他此前在韩国还只能算是新人的低下地位。

    所以说,才需要颁一个影帝给《思悼》,《思悼》的影帝也必须是韩宇。

    因为这是韩国电影界,乃至是韩国那些主管文化方面的高层,共同决定下来,要给韩宇附加上去的一个“光环”。

    一个代表着名气与地位的“光环”。

    一个……他不接受也得接受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