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白袍总管 > 第2839章 发觉(一更)

第2839章 发觉(一更)

    “住手!”胡天横断喝。

    楚离皱眉冷冷瞪着他,双眼迸射出寒光,如见仇人。

    胡天横道:“宋轩,你不要自误!”

    楚离冷笑一声道:“多谢宗主关心,依照宗内的规矩,但凡天魔宗弟子,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前来拜会天魔像,有能者也能触碰天魔宗,任何人都无权阻拦,这是没错的吧?”

    “你……”胡天横皱眉沉声道:“难道你非要把自己害死才甘心?”

    楚离冷笑道:“我看宗主你是怕我抢了梁师兄的宗主之位吧,也是私心作祟!”

    “闭嘴!”胡天横收起悲悯之色,冷冷道:“本座一片苦心,你却执迷不悟,罢了,你想碰便碰吧,死了也莫怪别人!”

    楚离冷哼一声道:“绝不会怨宗主你的,放心便是!”

    他说着话,手指慢慢碰上了天魔像的膝盖处。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天空蓦然落下一道霹雳,径直落到了天魔像上。

    天魔像顿时迸射出耀眼光华。

    众人不由自主的闭上眼挡住这刺眼的光,待睁开眼睛时,天魔像仍在闪动着蓝光,熠熠生辉,而楚离身体出散发出蓝光,熠熠生辉。

    楚离与天魔像仿佛连成了一体,蓝光在两人之间蹿动。

    胡天横脸色阴沉欲滴水,死死瞪着楚离。

    他知道,这是天魔传承。

    当初自己得到传承便是如此异相,此时的宋轩已然得到了传承,自动成为下一任宗主的最有力人选。

    除非他犯了什么大错,被宗规所罚,或者半途夭折,否则便有机会成为天魔宗宗主。

    原本这第一次传承是应该由梁放歌获得,可惜现在梁放歌的机会被夺走,他只能屈居第二,原则上来说,每一个弟子都有机会获得完整传承,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每一个弟子都能走到天魔像前,历代以来,每一辈弟子没有超过三个的。

    而第一位获得传承的,往往最有可能成为宗主。

    他有些担忧的瞪着楚离,摇摇头。

    资质不够,修炼天魔经便是自杀,现在还看不出来,很快就能看到预兆,眼睛泛红,疯狂的杀意时时充盈,整个人失去控制,开始走火入魔。

    这样的结果必然是疯狂而亡,宋轩原本也是奇才,但离宗主人选还差一段距离,这一辈弟子中只有梁放歌有足够资质。

    众人惊异的盯着楚离看。

    楚离也沉浸在天魔传承之中,感慨万千,没想到自己所得到的天魔经确实是完整的天魔经,但仅仅是天魔经而已,层次却差得远。

    同样一部天魔经,有了天魔传承,他才知道如何修炼,如何积累气势,如何培养自己的心境,如何发挥出天魔功的真正威力。

    他当初得到天魔经之后,只有两个用途,一是锤炼身体,再是变化容貌,虽说都有大用,却并非天魔经的正道,天魔经也是直指长生之术。

    它追求的是肉身不腐,长生久视。

    而且它对力量的运用也有独特之法,并非单纯的用天魔珠及天魔身来硬拼,还有一套修炼内力之术,精微奥妙,仅仅通过天魔经是无法参悟的。

    他若真能将天魔经练到圆满层次,可以突破万年寿元的极限,达到两万年。

    可惜天魔经的提升神乎其神,提升的是心境,而提升心境远比提升修为难得多,无形无质,需要对天地与人生的感悟,类似于佛家的顿悟。

    佛家一次开悟之后直接成佛,而天魔经却是要一层一开悟,一悟升一层,想到圆满境界,无异于要成就佛陀之境,遥望数千万年来,举世也唯有一人而已。

    随着一幅幅景像与一道道心法涌至脑海虚空,楚离如饥似渴的吸纳,天魔直接化为一道黑雾,将这些一一吞噬其中,慢慢消失。

    待完全吞噬了这些传承,天魔再次发生变化,仍旧是他原本相貌,但周身气势已然宛如一座山峰屹立在脑海虚空,庞然巨大,宛如要撑裂脑海虚空一般。

    楚离慢慢睁开眼睛。

    睁中蓝光一闪而逝,却让众人一惊。

    胡天横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叹息道:“既然接受了传承,那便好好的巩固吧,千万不可心急,否则一个走火入魔便再也难挽回,本座也救你不得!”

    “是。”楚离冷淡的应一声,抱抱拳,又朝周围众人抱拳一礼,便化为一道飘忽的影子,轻风一般的掠过众人,消失不见。

    “唉……”众人感慨万千。

    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佩服者也有之,众生各相皆具。

    胡天横皱眉盯着楚离离开的方向,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想亲自指点,可知道根本不会被接受,只会被冷硬的拒绝而已。

    他暗自叹口气,已然准备好了两套宝物,要让人悄悄送过去助其一臂之力,镇压心神免得走火入魔。

    他坐在大殿内沉思。

    随着宋轩获得传承,天魔宗的形势发生了微妙变化,恐怕又是一阵人心浮动。

    梁放歌可惜没能及时回来,否则提前一步获得传承,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烦恼。

    “宗主!”脚步声匆匆响起,一个青年匆匆进来,脸色焦急,抱拳一礼道:“宗主,不好了!”

    胡天横摆摆手:“白渠,慢慢说,被他哄出来了?还是他走火入魔了?”

    “都不是!”青年周白渠忙摇头沉声道:“比这个更严重,弟子去了宋师兄的院子之后,发现宋师兄与先前获得传承的宋师兄根本不是一个人!”

    “嗯——?”胡天横皱眉。

    周白渠忙道:“绝不是一个人,宗主,咱们天魔宗的传承被外人得去了!”

    “不可能!”胡天横摇头:“没有修炼天魔经,而且不到足够的层次,无法获得传承!”

    “不如宗主亲自去看。”周白渠道:“一定不是宋师兄的!”

    “走吧!”胡天横一闪消失。

    周白渠也跟着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宋轩的小院,看到宋轩正在慢慢的练拳,锻炼着周身血气,黯淡无光,看其修为远远没恢复。

    胡天横脸色铁青的瞪着他,周白渠感觉到空气仿佛凝固。

    “砰!”胡天横猛的一掌拍碎了小院内的石桌。

    宋轩皱了皱眉,依旧打着自己的拳,好像没看到胡天横的出现。

    周白渠道:“宗主……”

    “你说得没错!”胡天横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