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血妖姬 > 第1863章 出府

第1863章 出府

    出乎意料的,在即将离开魔影狗活动区域的时候,大壁虎却是duang的一下撞到了无形的墙壁上,让琴瑟色被震的直接脱手,从它背上就滚了下来~!

    什么情况~!

    琴瑟色摔的昏头昏脑,好半天愣是没能站起身来;这具身体能坚挺这么多天已经很不错了,而这濒临报废的身体这么翻滚一下摔到地上,琴瑟色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疼,别说站起来,就是动一下都疼的几乎要厥过去~!

    这特喵的~!

    琴瑟色糟心的躺在地上没敢再动,而那托着她,被撞有点儿伤的大壁虎倒在地上也是老半天没缓过来,让那边本就时不时看他们一眼的公孙绿竹在看了好几次都没看到他们动弹后,也是吓了一跳,不会撞死了吧~?!

    公孙绿竹再一次看向琴瑟色,心头不由跳出一个糟糕的念头,而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就没法儿就这么看着了;

    公孙绿竹拍了拍身下大壁虎,然后一指琴瑟色,大壁虎立即就大步朝那边奔去~!

    在冲到了琴瑟色身前不远处,大壁虎就停了下来,公孙绿竹立即跳了下来,快步奔到琴瑟色身旁,然后就和琴瑟色看了个对眼;然后场面就有点尴尬了。

    “··你,你怎么样了?”看着原本心颤的以为死了的人正无辜的和自己对视,公孙绿竹特别想问一句,她躺地上一动不动的装死是闹哪样;不过,在看着琴瑟色苍老的面庞和其实并不舒服的姿势,公孙绿竹突然明白了一点儿什么,神色不由严肃了起来;

    “··疼,动不了。”而看着公孙绿竹变幻的脸色,琴瑟色懒得深究她又在想什么,只张口,脸皮因为痛楚而哆嗦着艰难说道;

    “啊~!你摔伤了~?!”琴瑟色的话一出口,公孙绿竹顿时一惊,立即就看向琴瑟色的身体;

    “··全身都,扶···”琴瑟色咬牙说道,然后只又闭上了嘴;公孙绿竹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她觉得如果就这么扶起来,若是琴瑟色有骨折的情况,那情况就不太妙了~!

    不过,她的担忧,在琴瑟色的坚定注目下,犹疑一下还是蹲下了身,然后试探着触了触琴瑟色的肩膀;

    “我得先检查一下你有没有骨折之类的,”琴瑟色紧绷着脸狐疑看了过来,公孙绿竹开口解释,然后见琴瑟色疑色散去,这才上手检查;

    当然,公孙绿竹并不是大夫,而对于检查有没有骨折这回事,她也只能凭感觉了;

    于是,在琴瑟色强忍着火上浇油的痛苦,公孙绿竹摸索检查好一阵后,终于确定;

    嗯,特喵的不是大夫在人家没法儿动弹的时候,骨不骨折什么的不懂医的压根看不明白~!

    而经过这么一番无妄之灾的折腾后,琴瑟色现在只想拍死公孙绿竹~!

    特么的有这么折腾人的么~!

    不过,目前她连动弹的能力都没有,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公孙绿竹小心翼翼的把琴瑟色扶了坐起,本想问一下她感觉怎么样,但是在看到琴瑟色那疼的扭曲的脸庞后,只又默默的闭上了嘴。

    在尝试过琴瑟色无力支撑站起后,公孙绿竹只把琴瑟色挪到了大壁虎的背上,把她弄了躺好后,只拿布条小心的把她固定住。

    “你先忍耐一下,我会想办法解决掉这里的问题。”公孙绿竹说道,然后下一刻,她就骑着大壁虎走了回去,那驮着琴瑟色的大壁虎也跟了上去。

    直到公孙绿竹回到大壁虎们中间后,这才发现身后跟着回来带着琴瑟色的大壁虎,不由无奈,不过也没有把它驱赶回去;

    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在外围还是在中间,区别并不大。

    魔影狗们依旧疯狂攻击着,不过在血淋淋的死亡教训一幕幕的发生好几次后,大壁虎们也摸到了一丝边;

    魔影狗没有实体,物理攻击对它们完全没有作用,但是特别的是,那些行踪诡异的魔影狗,大概是因为‘狗’的原因,所以对于一些特殊的指令还是有着反应的;

    比如正在攻击的时候,一颗球状物从眼前划过,魔影狗们就会立即丢弃目标,然后疯狂的追赶过去,试图把球叼回来还给‘主人’~!

    而亲眼看到一群魔影狗因为一个泥球一窝蜂冲了出去,逃过一劫的倒霉蛋大壁虎屁滚尿流的爬起身就迅速离开了原地;

    然后下一刻,魔影狗们跟着叼着泥球回来的那只魔影狗冲回来后,甩着小尾巴把泥球送还到丢泥球的公孙绿竹后,这才想起它们原本的任务,只有一窝蜂的冲回了之前袭击大壁虎的位置,然后看着空无一物的地方瞬间懵逼,好一阵后才呆呆愣愣的消失不见。

    用这种方法虽然大壁虎们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同样,对魔影狗们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谁也伤害不了,谁也解决不了谁,局面也就这么僵持住了;

    而对于这种僵持的局面,总是比之前不停损失要强上一些,不过,也仅仅这样而已,事态依旧是糟糕的。

    琴瑟色看了两次遛狗后就没兴趣了,公孙绿竹若是想不出破局方法,被困在这里,迟早会被弄死;

    魔影狗,也只是有狗性,并非真正的狗;一旦这种狗性被消磨殆尽,本性凶残的魔影狗再袭击,没有其他手段的大壁虎们,依旧是砧板上的肉~!

    “咦~!!快~!上~!!”而在琴瑟色没兴致看遛狗,思绪有点飘的时候,公孙绿竹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她不由一愣,只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却见公孙绿竹前面不远处,几只大壁虎正挤在一起,而在它们面前,一只魔影狗四脚朝天的在地上挣扎,而它的身上沾染到几丝鲜血,让它的原本虚幻的身体有了实质,在土地上打滚,没几下就沾了一身的土,看上去脏兮兮的;

    而让琴瑟色在意的是,那只魔影狗这般挣扎折腾,只是一小会儿动静就小了,然后不动了,砰的一声,地上只剩下一颗透明的宝石。

    ‘地魔结晶’

    琴瑟色惊异的盯着那颗宝石,直到那颗宝石被大壁虎们送到了公孙绿竹的手里;

    “继续。”公孙绿竹接过宝石,然后开口说道;

    而琴瑟色这才发现,公孙绿竹的指尖还挂着血珠,那么,刚刚让魔影狗身体实质化,然后没多久就死了的鲜血,应该就是她的血了~!

    那么,她到底··地魔,到底是什么??

    琴瑟色忍不住皱眉,然而公孙绿竹已经有了新的目标,直接一滴血就甩了过去,瞬间让那几只挨的近的魔影狗实体化,然后栽倒,疯狂挣扎闹腾了起来。

    公孙绿竹终于能对付魔影狗,然而琴瑟色却是森森的好奇起了‘地魔’是什么;

    知道魔影狗都被解决掉之后,公孙绿竹明显状态不好的下了大壁虎,然后抓着那些地魔结晶开始吸收的时候,琴瑟色才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公孙绿竹的举动,神色微顿;

    专供地魔吸收使用的地魔结晶么?

    那么地魔碎晶是什么东西?要至少十个才能融合,那融合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和地魔结晶有什么关系?

    公孙绿竹安静的吸收着地魔结晶,琴瑟色安静的胡思乱想,之前一番战斗,早已疲惫不堪的大壁虎们都趴下歇息;

    一时间,周围很是安静,直到琴瑟色迷迷瞪瞪睡醒了一觉,一睁眼就看到了公孙绿竹的注目。

    “??”琴瑟色张嘴,但是话还没出口就疼的嘴角抽搐,只能用眼神表达了一下她的惊疑不解;

    “我明白了一些事,但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现在时间并不够。”公孙绿竹说道,琴瑟色闻言一怔,先不说那话的意思,就是公孙绿竹开口说这个的时候语气中露出的郑重,琴瑟色虽然还没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但已经明白了这话的重要的程度。

    “我先送你出府吧。”公孙绿竹说道,琴瑟色一怔,神色漠然;琴瑟色并没有开口回应,公孙绿竹也不在意,只直接示意驮着琴瑟色的大壁虎跟上,然后又指挥着自己身下的大壁虎,带着身后一票的大壁虎,只朝着府门方向奔去。

    对于公孙绿竹突然笃定的可以送琴瑟色离开的自信,让琴瑟色只多看了一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公孙绿竹明显变了,似乎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公孙绿竹;

    不管是她说话的语气,冷漠的明显的态度,还是琴瑟色自己本身的感觉,都非常的明显;

    而不知是不是和公孙绿竹的改变有关,这一路虽然依旧能看到时不时飘过的红云,但是无一例外,再没有红云朝他们靠近,这让琴瑟色相当满意之余,对于红云改变是因为公孙绿竹这般明显的情况,琴瑟色不想继续搀和下去。

    一路畅通无阻,大壁虎们跑的很顺溜也很快,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到达了府门前,让琴瑟色看着那熟悉无比的大门神色不由有些复杂起来;

    特喵的她这是面对三次,就等着看公孙绿之能不能打开了。

    大壁虎们放慢了速度,然后驮着两人的两只大壁虎走上前去;

    琴瑟色是本身没办法,公孙绿竹则跳了下去,然后走到府门面前,看了看那两个钥匙孔,然后只抬手摸了摸钥匙孔,并没有拿出府门钥匙,只直接把手抓到门上,然后猛然用力~!

    下一刻,看上去相当厚实的府门竟是就这么的被打开了~!露出了外面光秃秃的地面,以及迅速站过来往里看,一直等候在府门外的阿红和谢甲的注目;

    “啊~!这是什么~~!!”下一刻,跟在公孙绿竹身后好奇探头往外看的大壁虎被阿红看了个正着,让阿红惊叫一声迅速后退,而慢了半拍的谢甲只脸色微变的盯着大壁虎,并没有如同阿红那般受惊退散。

    “这是小魔,我的宠物,它们都是小魔。”公孙绿竹解释道,同时侧身指了指还在她身后的大批大壁虎,看的谢甲眼都直了,特喵的这宠物数量是不是忒多了点啊~!

    “额,她这是怎么了??”而不想再深究宠物小魔们的问题,谢甲和阿红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了还趴在大壁虎背上,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的琴瑟色身上。

    “摔了一跤,身体··”公孙绿竹没把话说完,不过谢甲和阿红都明白她的意思;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琴瑟色的年纪那是真的太大了~!

    一般年纪大平日里正常的,一旦真不小心摔一跤什么的,那就好像是轰然倒塌的山峰,东山再起什么的不用提。

    当然,琴瑟色的问题并非是年龄大,不过这一点谢甲他们并不清楚,是以,在听公孙绿竹说明之后,他们只立即就行动了起来;

    比如原本还对大壁虎发憷的阿红,抖抖索索脸皮僵硬的走到了琴瑟色身旁,在把谢甲叫过来后,只在谢甲的帮助下,把因为被移动而又疼的死去活来一回的琴瑟色从大壁虎背上弄了下来,放到了石板地面上。

    又疼又硬的疼,让琴瑟色的脸几乎青了,阿红见状只以为她的伤势严重怕是动到伤口之类的了,于是神色也是微变,面上严肃无比的把谢甲撵了出去,然后只迅速开始给琴瑟色全身检查。

    而这一检查,对比那是相当的强烈;

    虽然还是疼,但是和公孙绿竹弄的程度,那还是有着相当大的距离,起码全身检查完毕,疼的程度还可以忍耐,不会让她连自己的面部都控制不了爆出表情包来~!

    “唔,肋骨有些骨裂了,还有左手明显骨折了,其他的应该都是皮肉伤,不怎么严重。”阿红认真说道,琴瑟色神色惊讶;

    “骨折?!我怎么没感觉到··”

    “你现在全身都痛的没法儿动弹了,这要是还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骨折了,那恐怕骨折程度就相当严重了~!”阿红无语说道,琴瑟色闻言没有再问,阿红见状只脱下自己的小药箱,然后翻找出还能用的药膏后,看向谢甲;

    “需要包扎用的布条,还有夹板。”

    “··我去找找。”下一刻,谢甲看了阿红一眼说了一声转身就走出府门,然后快步离开,看的琴瑟色眼眸微眯;

    谢甲什么时候这么听阿红话了?这似乎是有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