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血妖姬 > 第1824章 阿红

第1824章 阿红

    街上突然大乱了起来,琴瑟色虽然因为道路的问题并不能看的清楚,不过立体地图上那些乱糟糟到处跑的大量光点,却是非常清晰的说明了情况的不对~!

    琴瑟色皱眉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立体地图上到处乱跑的灰色光点,以及一些移动的很快,但明显并非普通人的光点,犹豫一下,只跟着那些乱跑的人群小跑起来,然后跟着人群进了街边一处建筑;

    “快快快,要关门了~!”而在琴瑟色跟着跑进去没多会儿,早已人满为患的楼里,那一直挤在门口的几个青年探头看了看外面,立即就脸色大变的惊叫起来,然后那些本来距离门口还有段距离的路人闻言立即加快速度,在大门关上的时候挤了进来。(uc书盟最快更新)

    砰——

    下一刻,大门被用力合上了,里面的人都松了口气,就好像关上那扇有一半都是镂空的门,就能保障住安全了一般;让被挤在人堆里的琴瑟色看的莫名不已;

    不过,楼里挤得满当当的嘈杂说话声,在琴瑟色疑惑之余还想问问身旁的人现在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不想周围却是突然一静,整个楼里瞬间寂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

    琴瑟色这回真惊凝起来了,凝眸看了看周围,只欲问身旁挤着的女子,不想那女子发现她的意图,竟是脸色一变,然后直接就伸手捂着了她的嘴~!

    若不是那女子依旧是代表陌生人的灰名,琴瑟色差点就忍不住还手了~!

    不过,那女子的意思她也明白,在申明自己不会说话后,那女子也就收回了手,然后再次紧张的探头看向外面;

    因为个头原因,目所能及都是人头,琴瑟色虽然好奇外面是怎么了,却是无法知晓,只看着立体地图上,周围的建筑里都塞满了人,密密匝匝全是光点,而在外面的街道上,一列列的光点正迅速朝这边而来,基本都没有停过脚步;

    嗯?

    琴瑟色突然一顿,因为立体地图上行动的光点却是突然停了,然后下一刻就看见那些光点迅速包围了不远处的一处建筑,只是一会儿,那建筑里的光点就涌了出来,在外面的街道上汇聚起来;

    再然后,她就听到了周围人们集体吸气的声音,而立体地图上,大片的光点正被一些零散的光点包围着,沿着街道前行~!

    这是被抓了?!

    琴瑟色惊疑,不过看不到实际情况,也没法从旁人口中得知,她只能看着立体地图上的那一大波的光点越走越远,然后走入了下一条街;

    “··走了,没了。(最快更新)”

    而差不多在那些光点走到下一条街的时候,寂静的建筑里突然有了一声低语,随后人们都轻声说起话来;

    “刚刚外面那是怎么了??”而琴瑟色见状,明白危机应该解除了,只好奇拉着刚才捂她嘴的那女子开口问道;

    “咦,婆婆你不知道??”那那女子闻言却是一呆,诧异反问,让琴瑟色只无辜苦笑,然后那女子也没有多问她怎么不知道,只飞快给她说明了一下情况;

    原来昨夜皇宫出了大事,整个上京都闭城了,普通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但是他们只知道,那些分属各个公主皇子的私兵们,从半夜起就在乱抓人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抓人干什么,但是谁也不愿意就这么被抓走~!

    然而,躲在家中根本不安全,因为之前已经有好多户人家被一家子一家子的抓走了~!

    于是,在试探了几次后,那些聪明人发现了规律;

    在家中会被砸门进去抓走,但是在外面这个酒楼茶馆却不会~!

    原因很简单,抓人的侍卫都不会去砸自家主人的产业~!

    于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人们就都离开了家门,一边探看那些私兵的动向,一边汇聚到那些皇族的产业门口,然后一窝蜂的进去避难~!

    而听那女子说,刚才被抓走的那些人,明明是四公主的私兵来了,他们竟然躲进了大公主的鲜花馆中,被抓走也是给笨的~!

    对此,周围人都是一样的念头,琴瑟色却是忍不住皱起眉来;

    明明,那些私兵们都是在做坏事,大家都是被逼逃的,怎么这才多久,原本是应该怨怪皇族搞事情的人们,却是并没有了那种意识,反而觉得被抓走的其他人是笨的~!

    这都什么脑子,不是在皇族搞事情的时候,就应该集体联合起来,虽不至于搀和造反逼宫什么的,但起码,这么多,一城的普通人,完全可以逼迫上京重新打开城门,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现在这样,分明就成了人家皇族的瓮中之鳖~!

    就这么一**的抓人,迟早会被抓住的~!

    琴瑟色想不明白,而转头看着那女子,犹豫了一下只随意与她提及了几句,那女子闻言不由一呆,一脸震惊的看着琴瑟色,好一会儿才张口说话,不想却是被琴瑟色的好主意给震惊到了,竟然还能这样?!

    对于面前女子那惊为天人的崇拜模样,还有周围听到的人们同样震惊的注目,琴瑟色却是神色严峻;

    一个人没想到还可以说是那个人的原因,那两个人,三个人呢?

    不,不是他们的问题,是她的问题~!

    琴瑟色突然明白了什么,神色微滞的看着周围的人们,然后在那女子好奇的注视下扯了扯嘴角;

    “咱们就这么留在这里么?万一下一波来的是别的皇族的私兵,那不就被逮了吗?”琴瑟色张口说道,那女子一愣,其他人也是一呆,然后下一刻,大门砰的被打开,所有人迅速的往外涌去~!

    这迅捷的反应和速度,让琴瑟色差点就被人流给带倒了;不过,在她被人流穿过带到的时候,那女子却没有跟着跑出去,而是迅速的拉住她,然后在琴瑟色神色古怪的注视中,她竟是一直拉着她,带着她顺着人群离开了这栋建筑;

    到了外面后,周围突然模糊,不过身旁那依旧死死拽着她的女子琴瑟色却是看的清晰;

    因为那在一片灰名中,白名其实挺扎眼的。()

    那女子拉着琴瑟色出来后,就欲跟着人群继续往前走,然而琴瑟色却是反手拉住了她,然后在她诧异回头中,只指了指那建筑的一侧,然后那女子只任由琴瑟色拉着,两人回到了那建筑的外面,人群并不会波及到的墙边;

    “婆婆你要回来作甚?还不快跑啊~!”才一站定,那女子就急忙说道,琴瑟色摆摆手,然后看了看她,又看向依旧不停涌出人的大门,收回了目光;

    “你是谁?”

    “啊?婆婆你在说什么啊?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得,你要是不走,那我就不奉陪了,被抓了可就完了~!”

    看着琴瑟色一脸正色的问询,那女子只觉无语,然后直接挣开琴瑟色的手,然后脸色不大好的说道,说完就要往前走,而琴瑟色就这么看着她,并没有阻止,也没有跟上去;

    然后下一刻,那女子就退了回来,一脸莫名的看着琴瑟色;

    “婆婆你还真不走啊?你就算想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儿啊~!”那女子语重心长的说道,琴瑟色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的那女子一阵发毛,张嘴又劝说几次后,只摇了摇头,准备不再管她抬脚就走;

    “阿红,你真当我老眼昏花啊?”不过,那女子才抬脚,琴瑟色只幽幽出声说道,然后就看到那女子瞬间僵硬了;

    “我挺好奇,怎么在这儿都能遇到你?”见阿红那僵硬无言的尴尬模样,琴瑟色一把把她拖了回来,然后看向人群;

    “怎么,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见阿红依旧沉默不语,琴瑟色只凉凉说道,让阿红脸皮微抽;

    “··您,您···”

    “得了,你不会是想说我认错人了?我说你易容好歹也用点儿心好不好~!把脸都变成另一副模样,怎的还非要带着这个小药箱呢?”琴瑟色抬手敲了敲阿红背上那原本包着一层包袱皮,但是在刚才人们往外挤得时候挤散了,露出里面熟悉的外表的小木箱咂吧着嘴说道;

    “得,既然都被婆婆你认出来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阿红懊恼的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药箱,然后摇摇头,正色看向琴瑟色;

    琴瑟色没吭声,只伸手示意她要说啥麻溜的说;

    “··其实是这样的,龙先生说不放心您,所以才让我跟着护着您点儿,而且他说为了防止您不习惯不接受,所以让我易容跟过来。”

    阿红说道,琴瑟色却是眯了眯眼;

    “龙先生,你是他的人?”

    “嗯,前几天我拜了龙先生为师;”阿红点点头说道,琴瑟色撇撇嘴;

    没听过医女不跟着女名医学,反而拜男名医为师的~!

    “他有什么不放心我的?我与他的事儿不是了了么?”琴瑟色随意说道,阿红却是咧嘴一笑;

    “婆婆,您不用试探,事儿我都知道,龙先生说了,虽然五公主他已经接回去了,但是您这边也得送佛送到西;现在局势虽然紧张,但若是您想出城,我可以给您安排。”

    阿红说着,琴瑟色顿觉讶异;

    先不说怎么才几天,龙先生就对阿红这么信任,单单是阿红说她能安排她出城这一点,看来那龙先生的身份不一般啊,并不是他名字后缀那仅仅的名医而已~!

    “不知婆婆您的意思是?”而见琴瑟色神色变化,但却半天没吭声,阿红不由问道;

    “我暂时还不想出城。”琴瑟色摇摇头说道,阿红见状不由一怔,忙开口问询;

    “怎么这是?”

    “我本来就没打算立即出城,龙先生未与你说?”琴瑟色似笑非笑的说道,阿红只神色惊疑的回想了一下,确定没有,然后神色不由有些凝重起来;

    “好了,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儿吧,对了,我可不信城里现在都没有一处安全地儿了。”琴瑟色盯着阿红说道,阿红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看着琴瑟色的眼睛,却又闭上了嘴;

    反正说了也是白说。

    “现在只有皇宫和公主府还是安全的。”阿红闷闷说道,琴瑟色闻言点了点头;

    “那就先走吧,去到了再说。”

    阿红带着琴瑟色走入人群,然后穿过几条街后,钻进了一条小巷子,推开了一道隐蔽的,应该是后门的大门;

    见阿红仔细锁好那道后门,琴瑟色这才转头打量了一圈这个明显已经荒废,地面堆着厚厚落叶和一些垃圾的小院子;

    “这是哪儿?”

    “五公主府。”

    “啥??”琴瑟色惊愕的看向阿红,又看向立体地图;

    立体地图上,这处建筑是独立的,只有前后两进,而这里正是后院,前院比这儿大了很多,但是整体来说依旧很小,就连三公主府的那个院子的一半面积都没有~!

    这竟然是五公主府?!

    不是说皇帝最疼爱的女儿吗?!

    琴瑟色的神色太过惊愕难看,阿红明白她的想法,不过她并没有立即解释,而是放下她的小药箱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卷绳子,咻的就甩到了后院的一颗大树树干上缠住;

    琴瑟色看着阿红用力扯了扯绳子,然后确定;牢固后,只立即抓紧绳子就往上爬~!

    那动作敏捷的完全不像个有些年纪的女人~!

    阿红很快的爬了上去,坐到了大树的树干上,然后她探头看了看院子外,只又抱着树干,徒手继续往上爬;

    这颗大树枝叶繁茂,琴瑟色很快就看不到阿红的身影,只等了一会儿后就见阿红爬了下来,然后拉着绳子咻的滑了下来;

    “钥匙。”阿红把手里的小盒子丢了过来,琴瑟色顺手借助,然后打开;

    里面是一串足有二十多枚的钥匙,这让琴瑟色不由讶异看向阿红;

    “这里确实是五公主府,不过这里只是后门的后门,里面早已被皇帝陛下全部封住,只有拿着陛下的信物和钥匙才能再次打开。”阿红解释道,而轻松却是神色惊异;

    “你先等会儿,怎么是你拿着信物和钥匙来打开,那龙先生和五公主呢??”

    “五公主的身体情况,龙先生先送她去安全的地方,等五公主府重新打开后才过来;”阿红说道,琴瑟色却是神色有些怪异;

    “所以,就你自己一个人来了。”

    “咦,不是还有婆婆你么?”阿红笑眯眯的说道,琴瑟色却是一怔,然后眯起了眼睛;

    “我记得你刚才说要送我出城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