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血妖姬 > 第1811章 方姑娘

第1811章 方姑娘

    “不过,你得先帮我们把伤治好;”见白大夫激动兴奋的模样,琴瑟色只麻利的让他冷静了一下。()

    “对对对··我立马去配药;不对,我先去看看··不知那位姑娘是你的?”琴瑟色这么一说,白大夫立即连连点头称是,忙不迭就往外走去,然而才走出去几步就又想起一茬,脚步一顿,回头看向琴瑟色问道;

    “哦,她叫绿竹,和我没啥关系,就是我路上捡来用的。”

    琴瑟色见状耸耸肩说道,白大夫闻言明显一呆;

    “··捡来··用的?!这要怎么用?!”

    “··说了你也不懂,好了好了,你快去看看她的情况吧;”看着白大夫的震惊脸,琴瑟色也不由头疼,白大夫可是个大夫,误会到这种程度也是··特喵的不能忍~!

    “··啊,好;我先去看看她,你先休息吧···”白大夫看着琴瑟色的恼怒,心中愈惊,面上也不由露出,僵了僵后才喃喃说道,然后转身飞快的离开了房间。

    而明白白大夫是受的什么惊吓,琴瑟色只无奈摇头,然后起身过去把房门关上,而后渡步回了那在大床旁的美人榻上躺下,看向立体地图;

    立体地图上,白大夫已经到了公孙绿竹身旁,而看两个绿色光点距离很近,好一会儿后没有动过后;想必公孙绿竹没有再装昏迷了。

    不过,她想好了么?

    琴瑟色盯着两个绿色光点神色微沉,好一会儿后才移开了目光;

    不管她想好没有,对于她来说不管继续还是不继续,都要在养好伤的前提下;那么现在对于琴瑟色来说,她其实比较期待白大夫会给她会给她带来什么药,能否改善她现在的情况。

    琴瑟色没有再管隔壁的事儿,白大夫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没注意到;

    直到她昏昏欲睡的听到了门被敲响,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进来后,这才回过神来,而那名侍女正端着托盘推门而入;

    “婆婆,用晚饭了。”那侍女见琴瑟色还躺在美人榻上,只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把托盘放到了桌上,快步过来把琴瑟色搀了起来;

    “晚饭,已经这么晚了啊··白大夫呢?”琴瑟色被扶了起来,下意识扭头看向窗外,天光微暗正是傍晚,而后她收回目光问道;

    “老爷还是药房忙碌未曾出来,婆婆可是找老爷有事?”那侍女眼眸晶亮回道,琴瑟色顿时明了;

    敢情是一直待在药房没出来啊,她就说怎么这消息灵通的侍女对她态度还是殷勤未变,称呼也是婆婆··

    “没事儿,我就是想问一下我··她情况怎么样了?”琴瑟色摇摇头然后说道,不过在说到‘我孙女’的时候不由顿了顿,而后直接略过,伸手指了指墙壁;

    “听看护您孙女的药童说,她已经苏醒了,白大夫下午看过,说是还需要一日才能换药,饮食这方面也只能食用流食,药童已经给她带去羊奶,婆婆不用担心。(uc书盟最快更新)”

    那侍女会意,飞快的说明了一下,琴瑟色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婆婆用饭了,凉了就不好吃了;”而见琴瑟色没有问题了,那侍女只立即把一碗白米饭和筷子挪到了琴瑟色面前,然后退后两步说道;

    琴瑟色没言语,拿起筷子开吃;晚饭的菜色比早饭的清淡了许多,量也少了一些,不过味道依旧很好,虽然琴瑟色觉得自己就吃了个七分饱,但总体来说还不错。

    “婆婆可出去散步消消食?”而琴瑟色放下碗擦了擦嘴后,那侍女飞快的把碗碟收拾到托盘里,然后并没有端着直接离开,而是看向琴瑟色问道;

    “··也好。”而琴瑟色下意识的看她,然后就反应过来,应该是那侍女之前提过,她可以自己出去溜达散步,她并没有去,所以她这才打算直接陪她去;

    这殷勤程度,也不知若是这侍女知晓她已经答应白大夫,知晓她并不是什么方婆婆,而是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琴瑟色咂吧了下嘴,突然有点期待了起来。

    而那侍女见琴瑟色点头应下,只立即就过来搀她;

    被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侍女搀着,还一副要搀着她散步的架势,琴瑟色顿时不自在了;

    “我自己能走。”被搀着走了两步后,琴瑟色麻利的挣脱了那侍女的搀扶,在那侍女诧异看过来的时候只绷着脸说道;

    “那您小心门槛儿~~”那侍女闻言只立即笑着退后一步,然后拉着半扇门,在琴瑟色抬腿跨出去的瞬间温言细语道;琴瑟色动作一顿,然后走了出去。

    走廊依旧模糊一片,不过立体地图悬浮在一旁,对琴瑟色影响倒是不大;

    而在公孙绿竹想好之前,琴瑟色是不想再去见她的,她恐怕也不想,或者说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所以,琴瑟色果断的走过了隔壁而没有进去,让她身后的那个侍女神色微诧,不过并没有多言;

    琴瑟色沿着走廊穿过,路过好几间客房,然后走到了外面;

    走廊尽头是三层石阶,下面是条状的院子,以及占据四分之三,养着花花草草,碧绿中有着彩色星点的花圃,而在走廊前面,正对着那排客房的,则是一个面积不小,适合散步的小花园。(最快更新)

    琴瑟色看着立体地图上,没有多少光点的客房区域周围,转身走向小花园;

    在小花园中散步,因为有着特意开出来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对于琴瑟色依旧模糊;是以,跟在她身后的侍女没一会儿就惊奇的发现,前面这老太太在小花园里散步竟然是真的‘散步’;看都不看周围景色,只目不斜视的不停往前走~!

    这特喵是出来走路的吧~!

    侍女脸色怪异,不过也没有多言,不然要是惹恼了琴瑟色就不好了;

    于是,在白大夫终于配好药并且带着两个背着大药箱的药童过来的时候,三人只惊奇的看到了小花园里健步如飞的老太太,和跟在她身后,拎着裙子汗如雨下的小侍女···

    “额,方··方姑娘~!”白大夫呆滞一下后就走到了小花园边上,扬声喊道;

    “··方,姑娘?!”而他的话语,让原本就一脸惊奇的两个药童都是傻眼,就是那累的不行的侍女也惊愕的看了过来,一边喘气一边惊愕开口;

    “先回来吧,我配好药了。”白大夫看见药童和侍女他们的反应,并没有多解释,只朝走路速度已经放慢的琴瑟色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往走廊入口走去,两名药童只连忙跟了上去。

    而琴瑟色见状也改变方向,盯着立体地图走出了小花园,回到了客房里。

    客房里,两只大药箱已经放在了圆桌上,见琴瑟色走进来,白大夫只示意两名药童打开药箱;

    而后琴瑟色就惊愕的看到了展开后足足大了三倍的立体药柜,以及里面满当当的各种药材;这让她下意识的看向那两名和她差不多高,明显还不满十岁的药童,神色微异。

    这童子体质可以啊,背这么重的东西还能到处跑~!

    不过,琴瑟色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白大夫吸引了;

    “我调配出几种,不过还不确定哪种更合适你;你看··”白大夫飞快的从小药柜中拿出几份已经配好的补药放到圆桌上;

    然后一一指给琴瑟色,告诉她那是哪种药材,作用是什么,和其他药材搭配在一起又会产生什么作用,总体又会产生什么作用,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林林总总说了半天。

    而琴瑟色从最初的懵逼到后面的认真,第一次觉得这个游戏有意思,虽然这些药材很多都是她未曾见过听过的,但是那些药理那些搭配,对于她都是新奇的~!

    而因为琴瑟色的认真听讲,还有时不时没听明白的追问深究,白大夫也来了兴致,仿佛在教导药童一般,兴致勃勃的给琴瑟色讲解着,让一旁的侍女看的目瞪口呆,而那两名药童则是认真无比的听着,时不时还会跟着问上两句。

    原本的配药,生生的变成了草药讲堂,四个人越说越来劲儿,越说越深入,直到有家仆急匆匆的跑来,说医馆有急症病人;

    白大夫这才依依不舍的结束了讲课,然后也来不及去收拾因为讲课而全部拿出来,堆得到处都是,混杂在一起的药材,只跟着那家仆快步离开了;

    而剩下的俩小药童,在白大夫走时本就想跟着走,但是直接被琴瑟色给挡下来了;

    开玩笑~!

    客房都快成药房,他们不帮忙把这些药材重新分类收回去,她今晚怎么睡啊~!

    不过,两名药童还处于背医术的阶段,虽然书面儿上认识了很多的草药,但从未实践过,面对满屋各种混杂在一起,大体模样还类似的药材,两名童子也是抓瞎了~!

    对此,琴瑟色愈发糟心,围观了半个晚上的侍女对于这个局面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虽然没法儿分拣收拾起来,而他们也撑不住熬通宵等白大夫回来,指不定他回不回得来。

    于是,最后那个侍女麻利的把隔壁客房收拾了一下,让琴瑟色搬到隔壁住去了,至于原先那屋,就只有等白大夫回来再说了。

    而之前听白大夫教药草的知识时,因为感兴趣注意力高,琴瑟色也没什么感觉,而白大夫走后,又搬了一下被子这些,琴瑟色也觉累的不行,在重新铺好的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就到了天亮,醒时琴瑟色恢复了精神,不过窗外天光大亮,明显时候已经不早了;

    这让琴瑟色在完全苏醒坐起身后,第一时间就看向圆桌,然后又从空荡荡的圆桌上收回目光,看向立体地图;

    隔壁房间没人,再隔壁的房间公孙绿竹的绿色光点一动不动,另一道应该是看护着她的药童的白色光点在屋子的另一边,应该是坐那儿休息之类的;

    而昨天的那个侍女并没有看到,也没有走向客房区的光点,这让琴瑟色不由无语;

    那侍女也是睡过头了?还有那俩药童,说好今天过来帮忙收拾那一屋子的药材呢~??

    肚子已经饿了的琴瑟色起身下床,然后走过去打开房门;睡过头的侍女的指望不上了,而她虽然通过立体地图知道厨房在哪儿,但她根本没法儿过去;

    于是,琢磨了一下无果的琴瑟色只打开了游戏包裹,取出了一朵金珠花喝起了花蜜;

    虽然习惯了可口的饭菜,金珠花蜜的味道让琴瑟色有些不适口了,但总比饿肚子强··

    而在填饱肚子后,琴瑟色在空荡的客房呆了一会儿还是出了门,进了隔壁的房间;

    开门,依旧是满屋子乱七八糟堆着的药材,而且经过一夜的放置,各种药材的味道充斥着整间屋子,开门瞬间那股复杂的药味,让琴瑟色下一刻就啪的关上了门。

    这还能待?

    不过,药材处理不了,回去也是无聊闲着,那么,公孙绿竹她想好了没有?

    琴瑟色盯着立体地图上的绿色光点好一会儿,然后才走向隔壁房间,在门口站定,抬手敲门。

    “··来了~!”门响,而里面的药童却是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急忙应声,随后跑过来开门;

    “是方姑娘啊,绿竹姑娘还没睡。”那药童看清门外是琴瑟色后就松了口气,然后立即侧身让开,在琴瑟色抬腿走进来的时候开口说道;

    琴瑟色闻言不由一怔,不过一想白府下人们那一向所有消息都传播很快的情况,又淡定了;

    看来昨晚那仨精神不错啊,回去没立即休息,大半夜的还能把消息传的满府皆知~!

    “你先出去吧,我和她有话要说。”不过,虽然知道药童没有恶意,但是琴瑟色也不想自己说的话转头整个府里个个都知道了;

    而且,公孙绿竹的身世若真是那样,那现在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好。”而药童闻言立即应下,跑回墙边那椅子旁抱起厚实的医术,然后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关好了门。

    琴瑟色看着关好门就停在门口的白色光点,只又扬声让药童走远一些;

    药童不太愉快的应了一声,然后就跑到了小花园中去了,距离客房足够远。

    看着立体地图上跑远的白色光点和周围除了她们俩再没有其他光点后,琴瑟色才走向公孙绿竹,在床边站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