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血妖姬 > 第1805章 白大夫

第1805章 白大夫

    尤其是她还没法儿解释她并不是,更不好得反驳她俩的关系~!

    当然,这些细节虽然让琴瑟色非常不爽,不过公孙绿竹的伤势她也不是漠不关心的;虽然她自己挺惊异自己怎么会生出对她的担忧~!

    白大夫处理的很快,不过伤口被清理之后,公孙绿竹的脸看上去比之前还要凄惨,若非在清理伤口的时候她会发出痛哼,身体会抽搐,琴瑟色都以为她死了~!

    因为她在这般被折腾一番后竟然一直就没醒过来~!

    而在伤口清理干净,应该上药包扎的时候,之前骑着快马回城拿药的男人并没有回来,这让白大夫也不由担心起来,而围着琴瑟色的女人们也再次安抚起了琴瑟色;

    即使琴瑟色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着急悲伤的模样,她们却好像脑补出来了一般,让她不由无奈;

    因为她虽然不知为何自己会担心公孙绿竹的情况,但实际说起来,她担心的并不是公孙绿竹会不会毁容,而是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止是带路问题,也不是她冷血的问题,因为究其根本,即使她对公孙绿竹已经不同于这个游戏里的任何人,但是说到底她始终明白这是哪儿,在内心不管只是因为带路问题还是其他而对公孙绿竹的担忧;

    在这是游戏的前提下,就算她漠不关心,丝毫不管这个,那也是正常的,并不会,也根本升级不到冷血的程度;

    当然,琴瑟色也并不冷血,虽然担忧大部分是因为带路的问题,但那并不完全是是部分却是真实的。(uc书盟最快更新)

    是以,虽然她很烦那些好像瞎了一眼围着她不停大娘长,老人家短的安抚安慰她的女人们,但她也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因为烦而把她们赶走什么的;

    而那个出手救治公孙绿竹的白大夫,琴瑟色除了感叹一句给他发了张好人卡外,并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毕竟不管是感激之心还是感谢的付出,她都没有,也拿不出来。

    “不行~!不能再等了~!老人家,您孙女的脸若再不止血包扎,恐怕不仅会毁容,还可能失血过多丧命~!”在焦急的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等来生机膏后,白大夫也不得不做出决断;

    虽然没有生机膏毁容是铁定的事实,但公孙绿竹昏迷,能征询,或者说能告知的也就只有被认作是公孙绿竹奶奶的琴瑟色。uctxt.com

    “··包扎吧。”琴瑟色看了看公孙绿竹那早已看不出模样的脸庞,虽然知晓她苏醒后必定接受不了,但现在已经挽回不了,只能先保住她的命再说了。

    “··好。”而白大夫在琴瑟色出声后只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叹息一声,收回目光迅速开始止血包扎。

    而在包扎好后,仅仅留出鼻孔位置让公孙绿竹能呼吸,她的整个脑袋都被裹的严严实实,血止住了,但是那些止血药草也会让她的脸无法恢复原样,白大夫在确定公孙绿竹的脸没有再渗血后,这才松了口气直起身来;

    顿时,周围围观一直屏息认真看着的路人们都明白公孙绿竹的伤势是暂时稳定住了,顿时啪啪啪的鼓起掌来,让白大夫急忙挥手表示不用这样,同时不放心的看了看公孙绿竹,这才看向琴瑟色,严肃开口;

    “我带的药物不足,她需要静养,老人家不如带着孙女跟我回我的药堂去吧。”

    “怎么能继续麻烦白大夫,我等身无分文,已经欠白大夫良多了;”白大夫严肃而诚恳的邀请,琴瑟色看得出来他是说真的,是真的好人,但是这不代表她能接受;

    不止是身无分文,更重要的是,公孙绿竹这样,若真跟着那白大夫回去,那这里这么多围观的路人,必定会把这事儿大肆宣扬;

    若她只是接受白大夫对公孙绿竹的救治而没有跟他回去,这事儿即使别人知道了也仅仅是听个事儿而已;

    但如果她带着公孙绿竹跟着白大夫回去了,这些路人一宣传,得知她和公孙绿竹在白大夫的药堂,必定会有人去药堂看她们,不管那是好奇还是如何,到时她们必然出名,若是引出一些不能见的人,那就真坑了~!

    “老人家不用担心,白某不收取分文,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令孙女伤势实在太重,您也不想她伤势恶化而没有大夫在旁,从而··”

    而面对琴瑟色的拒绝,白大夫并没有露出什么惊异,反而习以为常,反而愈发温和的劝说起来;就是周围围观的路人知晓白大夫为人的,也纷纷出言劝说起了琴瑟色,更有甚者还直接掏出银钱塞给琴瑟色,直言他们帮忙替公孙绿竹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出的医药费,把琴瑟色弄的有点懵,又有些心绪复杂;

    继续推辞已经没有了理由,但是琴瑟色担忧的问题依旧存在,是以,虽然最后她被硬塞了很多的银钱,但一直没有出言应下,让路人们,尤其是那些出钱的路人们都皱起眉来,看向琴瑟色的眼神明显不对了起来;

    “诸位还请稍等,我看这位老人家面露犹豫,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并非是不顾自己孙女的死活;老人家可否把事情说出,说不定我等能帮您解决呢?”

    而看出琴瑟色的复杂为难,白大夫只制止了路人们的不善欲指责,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对此,琴瑟色是有些惊奇这个白大夫的敏锐,不过这事儿她是无法说的,更何况这么多人,先不说会流传出去,单单若是被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那后果绝不是她想见到的~!

    于是琴瑟色神色愈发纠结起来,白大夫和那些敏锐些的路人都看出来了,原本的恼怒之意淡了许多,不过并没有人上前再说什么,反而是白大夫起身,去和围观的路人们低声说了一下;

    然后琴瑟色就注意到周围围观的路人迅速的散了,而留下的白大夫则走了回来;

    “老人家,若是可以能否说一说让您为难之事?您放心,我绝不会对任何人多言一字,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白大夫非常严肃的说道,琴瑟色看着他的眼睛,又低头看了看并没有苏醒迹象的公孙绿竹,琢磨了一下只开口说道;

    “虽然不认识你,不过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们是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势力逃出来的,那个势力的人若是察觉到我们的位置,那恐怕就··”

    琴瑟色说道,让白大夫神色一凝,原来是这个原因么~!

    “所以,不管是为了我们自己,还是白大夫你,我都不能接受带着她去你的药堂,那可能会让他们发现,也会连累到你,和你的家人~!”

    见白大夫竟然只是略微考虑了一下就坚定了神色,琴瑟色无语于这个白大夫的傻大胆,也有些感动于这种老好人;不过,即便如此,她只更加坚定的拒绝道;

    “不,我家也就我一人了,不用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不过,老人家你们也确实不能去我的药堂了;这样吧,就去我家中,我家中就我一人,若老人家不放心,我夜里可在药堂里休息;在我家中您尽可放心呆着,我的街坊邻居都是几十年的好友,都能相互关照,不会有事的;当然,若真有事,不止是我,他们也会帮您的~!”

    白大夫坚定无比的挡住了几次琴瑟色张嘴欲言,说了一大通的话,让琴瑟色根本没法儿再反驳,感觉若是再拒绝那就真是没有人情味儿,不懂事了。uctxt.com

    “··那就麻烦了,你也不用在药堂过夜,那是你家,是我们打扰了才是;我一个一只脚都入了土的老婆子带着我那可怜的孙女,能有什么需要忌讳的。”

    琴瑟色接受了白大夫的决定,不过住进人家家里哪有把主人赶出去住的,就白大夫这老好人的属性,一个是枯槁老妪,一个是毁容少女,根本没必要去担心和一个中年男人住一个屋檐下会怎么样;

    当然,白大夫的好人属性是确定了的,但是他的邻居就不确定了;

    虽然他说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可信,但这个还是要琴瑟色亲眼见到才能辨别确认,不是白大夫一句话就能盖棺定论的;

    毕竟,她继续游戏这么些时候,可不想在阴沟里翻了船~!

    而在这时,马蹄声急急入耳,却是之前去取药的男人终于回来了;琴瑟色眨了眨眼,看着脱离官道后停下的马背上的两人不由诧异;

    这取药还附带一人回来?

    “白大夫~!您药堂掌柜不信我,非得自己来送~!呐~!看到了吧~!是你家白大夫吧~!真是~!!”

    那男人翻身下马,牵着马缰绳大步走了过来,一脸牢骚的说道,而还僵在马背上脸色发白的掌柜在看到白大夫后就放下心来,只立即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木匣子,在马匹被牵着走到白大夫近前后只抖着手把木匣子递了过去;

    “是,是我小人之心了,真是对不住,白大夫这是生机膏。”那掌柜的连连道歉,白大夫伸手接过木匣子,对于掌柜的道歉不在意的摆摆手后,只疑惑的看着他;

    “老陆你怎的还坐在这个小哥的马上不下来??”

    “白大夫,我,我腿··麻了~!”陆掌柜闻言白着一张脸哆嗦一下,差点没哭出来;

    “嗤~!”而他的话一出口,再看他双腿僵硬的模样,虽然他改了口,但是牵着马的男人和白大夫都明白了过来,不由笑出声来;

    琴瑟色在一旁疑惑的看了看陆掌柜的腿,只觉莫名,不就腿麻了,至于要哭么~!

    “噗,这真是··算了算了,这也是你自找的,又不会骑马还非要跟着人家小哥过来,这回受罪了吧~!”白大夫哭笑不得的说道,然后看向那个男人;

    “这个还要麻烦一下小哥,与我把他弄下来,不然他这腿是真不成了。”

    “好好好~!”那男人闻言愈发龇牙笑着,连连点头之后;白大夫转头把木匣子递给琴瑟色,客气的让她拿着,然后就与那男人上前,小心翼翼的把陆掌柜从马背上搬了下来;

    而落地后,陆掌柜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却站成了一个罗圈儿腿,看着愈发的搞笑;

    “这位小哥真是麻烦你了,”而陆掌柜叉着罗圈腿脸色不佳的杵在原地,白大夫只朝男人道谢道;

    “白大夫客气了,我娘生病还是您给看好的~!这点儿小事儿算什么~!”而男人只连连摆手说道,然后有看向陆掌柜,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木盒;

    “对了,这位掌柜看样子是被磨的不轻,估计都磨破皮儿了,这可不能碰冷水啊,用温水洗干净抹上药膏就成;”不过,说完那男人就反应了过来,本来都要递过去的小木盒立即收了回来,只一脸讪讪的看着白大夫;

    “哎哟,差点忘了,白大夫您就在这呢,我这是班门弄斧了~!”

    “没有没有,这说的什么话,这是你的心意,怎能与我的一样?什么班门弄斧,谁也不是天生就会这个的;好了好了,陆掌柜,你看这小哥这么有诚意的,你也别绷着张脸了,这药膏我看着不错,等回去就擦上~!”

    见男人一脸讪讪不自在,白大夫只伸手接过小木盒,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说完更是把小木盒塞进了陆掌柜的手里,看的那个男人也露出了笑容;

    “陆掌柜今儿真是抱歉了,您不嫌弃就成;白大夫我家里还有事儿,就先回了啊~!”那男人笑眯眯的说着,

    “这位小哥今日多谢你了。”而见那男人要走了,琴瑟色也出声道谢道,那男人闻言立即摆手表示这没什么;

    而后白大夫朝他笑着点点头,陆掌柜虽然脸色不太好没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同样朝那男人摆了摆手;然后男人骑上马就走了。

    而在男人走后,白大夫才转过身来,看向琴瑟色;

    “生机膏拿回来晚了一些,不过现在还能重新上药,不过之前已经止血,现在再打开恐怕会再次出血会更痛苦,您看··”白大夫看着琴瑟色征询说道;

    “那用了生机膏后,她的容貌?”而琴瑟色忍不住看了看昏迷的公孙绿竹,只张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