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血妖姬 > 第1789章 先养着吧

第1789章 先养着吧

    方蓝和琴瑟色跟着绿衣少女走进巨石宫殿,而因为注意力不集中不小心又路痴了一下的琴瑟色,在被抓包后也认真了起来,紧紧盯着绿衣少女跟着她走了一路;

    直到绿衣少女停下时她才回过神下意识看向周围,顿时脸色就难看了;

    因为这似乎是宴会厅的地方满眼望去竟是各种风格的美人~!

    虽然穿着都是正常的,但是她们脸上那比之前方瓶儿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温柔情意,还有那在这满目的美人中唯一的一名中年男子,让她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了方瓶儿带她们来的真正意图~!

    “这次的可是小了些。(uc书盟最快更新)”而在琴瑟色打量一圈心里沉底的时候,那坐在美人堆的男人却是在肆意打量她和方蓝一番后,不甚满意的对身旁的方瓶儿说道;

    “主上可是走眼了,她们都十二了,大小只差着一个月。”方瓶儿浅笑说道,琴瑟色脸色愈发难看,而一旁的方蓝原本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方瓶儿和那男子一说话,她也反应过来,顿时小脸刷的白了;

    “哦?十二了?”而男子闻言不由诧异,目光又落回琴瑟色身上,不过那再次打量之后不满之色却是愈浓;

    “啧,即便如此,她这样也无法用。”男人不满说道,方瓶儿却是不急,反而突然凑近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而后就见男人神色立即亮了,看向琴瑟色的目光瞬间不同;

    “也好,那就先养着吧;绿伊,带她去你那儿。”男人朝绿衣少女说道,绿伊立即欠身应下,然后看向琴瑟色;

    “随我来吧。”琴瑟色看她,然后不由又看了一眼满脸惊恐看着自己的方蓝,敛眸走到绿伊身旁,跟着她出去了;

    方蓝接下来会遭遇什么已经基本确定,而若不是方青的身体异于常人在十二岁时还只是一副**岁女童的模样,恐怕今夜也躲不过;

    而若真躲不过,琴瑟色也不会接受,跑不出去那就只能死出去了。

    绿伊带着琴瑟色离开了宴会厅,在琴瑟色感觉迷糊不定的时候走到了目的地;

    “这是我的房间,以后你就住在我隔壁那间;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绿伊一把推开了面前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回头对琴瑟色说道;

    “我叫方青,”琴瑟色回道,然后转头看了看这个布置精美的房间,最后收回目光看向已经坐到圆桌前的绿伊,走过去坐到了她对面;

    “只是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大··她带我们来时什么都未提及。(uc书盟最快更新)”琴瑟色看着绿伊疑惑问道,绿伊闻言不由嗤笑,然后开口说道;

    “她怎会告诉你们这些?这几年被她骗来的人可不少,若是早早告诉你们了又怎弄得来人?”绿伊带着明显讥讽的语气说道,让琴瑟色心头一凛;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看主上的意思这几年都不会用到你,放宽心就是了。”绿伊说完,见琴瑟色脸色实在难看,只又开言宽慰道;

    “用··他到底是?”不过,绿伊的宽慰并没有让琴瑟色脸色好转,琴瑟色只愈发不善的问道;

    “这事儿可不是我这种侍女能得知的,”不想绿伊却是摇头说道,琴瑟色却是生出好奇;

    “咦,侍女和她们,不一样么?”

    “这怎能一样?能被主上看上才能去侍奉,如我这般蒲柳之姿,主上断然是看不上的。”绿伊轻笑道,琴瑟色却是诧异不已;

    绿伊是蒲柳之姿??若真比较起来,之前在那宴会厅中,可是还有好些个美人姿色不如绿伊呢~!那主上是瞎了吗?

    “好了好了,虽然你现在是被主上算成侍女,与我等一起,但等你长大后自然就会知晓为何会被选上;这时辰也不早了,你也回去早些歇着吧,明日我再带你认识一下我的其他姐妹。”

    琴瑟色本还想追问被选中的奇怪情况,但是绿伊明显看出她的意图,却是立即就下起了逐客令,让她不由无奈之余,也只能离开;

    不过,当看到琴瑟色一出门就走向相反方向,原本都打算过来关门的绿伊神色也不由古怪起来,只立即喊住了她,亲自把她送到胳膊的房门口,帮她推开了门;

    “也不知你是怎的,就在这隔壁都能记错了路,可真是··”而对于琴瑟色第二次莫名走错路,绿伊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琴瑟色却也是无奈;

    “绿伊姐姐你这可就误会了,我并不是记错了路,而是分不清路,也就是他人说的路痴。”琴瑟色解释道,绿伊却是大为惊奇;

    “路痴?我只道那是在复杂些的地方才会辨不清方向,你这是怎的··”

    “··我是完全分不清路,一看到路就迷糊。”琴瑟色郁闷解释,绿伊惊愕之余却是不由笑跌;

    “竟是这种程度,这可真真是,欸,你在家时可怎么办哟?”

    “··在家时一直居于院子从未出门,倒也不会辨不清。(最快更新)”琴瑟色道,绿伊却是一怔,然后看着琴瑟色的目光也变了,更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难怪都十二了还是这般模样,原来你在家中也是个不受宠的;唉··”绿伊突然感叹说道,看着琴瑟色的目光中有了怜意,倒是让琴瑟色不自在了起来;

    “唉,罢了,明日再与你说,早些休息吧。”而在琴瑟色还琢磨与面带怜意的绿伊该怎么说的时候,绿伊却是摆摆手说着,直接就离开了房间,倒是让琴瑟色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绿伊应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所以才善解人意离开的;

    对此,琴瑟色除了感叹一下后,也没有再继续多想,只关好房门走了进来;

    这个房间和绿伊的房间一般无二,不管是各种家具还是摆设,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过,打量一下房间后琴瑟色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特喵的她晚饭还没吃睡毛睡啊~!

    漂亮的房间里啥啥都有,就是没有食物,水也没有~!

    这什么情况??

    琴瑟色不信邪的转悠了一圈,然后确定真没有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房门,然后一脸纠结的左右看了看,愣是没想起来绿伊的房间的哪一间,不过,肚子饿是真受不了;

    不管了~!

    琴瑟色在门口顿了顿,然后一步跨了出来,然后在迷糊之前立即冲到左边的房门口啪啪拍响了房门。

    “谁啊??”然而,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却不是绿伊,这让琴瑟色立即明白选错门了,但是··

    回头,路已经模糊,虽然她知道绿伊应该是住在她右边房间了,但是她貌似已经没法儿过去了··

    “嗯?你是谁??”而在琴瑟色蛋疼不已愣是选不出正确方向抬不起脚的时候,面前房门刷的打开,一名穿着一身白衣的少女正站在门后,看到琴瑟色不由讶异,只狐疑问道;

    “额,那个,我是今日新来的,我想找绿伊··”琴瑟色看着一脸诧异的白衣少女开口解释道,那白衣少女闻言不由一怔,然后立即皱起眉来;

    “我怎不曾今日会有新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找绿伊作何?!”白衣少女不善说道,琴瑟色也是郁闷;又不是她想来这儿的~!

    “我叫方青,是——”

    “你是方瓶儿的人?!”不想,琴瑟色才开口,白衣少女立即竖起了眉毛,让琴瑟色立即感觉不妙;

    “··是吧。”

    “原来是她的人~!这里是侍女的住所区,可不适合你,还请这位方小姐赶紧回去吧~!”见琴瑟色弱弱的承认,白衣少女只嘲讽冷笑,然后冷声说道,说完就砰的关上了房门,让琴瑟色一阵无语;

    怎么知道是方瓶儿带来的人就是这反应?真是~!但是,特么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别说她想找绿伊,就是她自己的房间她都找不回去了~!

    不过,留在那白衣少女的门口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于是琴瑟色在仔细确认过右边是哪边后就迅速转身冲了过去;

    但是在即将到达她的房门口的时候,她却奇葩的转了身,竟又绕回去了~!

    而跑了一截发现自己好像又弄错路后,琴瑟色也是心塞不已,看着身旁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房门,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敲响,只绷着脸左右看了看,好一会儿后才不确定的决定了方向,然后没有再跑,而是摸着墙壁一路走了过去。

    而结果毫无意外,在走了一点儿路后琴瑟色又莫名的转身,直到她自己把自己绕迷糊完全分辨不清方向后,只能颓然的靠到墙上;

    砰——

    “你有完没完~!!在我房门口跑来跑去到底想做什么?!”然而下一刻,身旁的房门猛然被打开,之前那个白衣少女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站到琴瑟色面前吼道;

    “我,我迷路了··”看着白衣少女的怒容,琴瑟色愈觉郁闷,走了这么久竟然还是在原地~!

    “哈?迷路?!你以为这么愚蠢的借口我会相信?!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衣少女愈发恼怒,气的声音都变形;

    “我是路痴,一看到路就完全迷糊,之前是绿伊带我来的,你若不信大可去问绿伊,不过能不能顺便把我也带过去,我只是想出来找点儿吃的而已··”

    而琴瑟色看着白衣少女即使快气炸了还在问她想怎么样,虽然很可能是气话,但指不定告诉她也能行呢?

    于是,在琴瑟色诚恳说明后,虽然白衣少女依旧不相信她,但是她再三提到了绿伊,白衣少女也觉得应该找绿伊问问;

    于是她立即转身就走,琴瑟色见状飞快跟了上去;

    在往右边走了一小截路后,白衣少女看到了自己房间隔壁大开着的房门,琴瑟色见状立即补充了一句;

    “绿伊说我住这儿,我刚才出来时就找不到回去了;”

    白衣少女闻言没吭声,不过神色却是缓和了一些,琴瑟色说的似乎并不完全是骗人的;

    然后继续往右走,走到了绿伊的房门口,敲响了房门;

    “谁啊?”

    “绿伊,我是白裳,刚才有个白痴一直在我房门口不停转悠,她说是你带她来这儿的。”白裳说道,然后房门打开,绿伊正系着衣带子看了过来;

    “嗯,她是方青,主上嫌她身子小,先跟着我们,过几年长大了再说。”绿伊说道,白裳闻言不由诧异看向琴瑟色;

    “还真是啊,我方才还疑惑方瓶儿这次怎么带了个孩子回来。”

    “她可不是孩子,已经十二了;”绿伊摇摇头道,“对了,方青你刚才出门是要干嘛?”

    “我晚饭还没吃,饿。”琴瑟色无奈说道,绿伊却是一呆;

    “这时候你还没吃晚饭?”

    “嗯··”

    “但是晚饭点早已过了啊,这大半夜的根本没东西了。”绿伊无奈说道,一旁白裳也是惊诧;

    “方瓶儿连晚饭都不给你吃??”

    “··晚饭的时候我们就下马车,然后就走了一路,大概是忘了吧··”琴瑟色无奈摊手道,白裳却是嗤之以鼻;

    “得了,也就你被忘了吧?她怕是要去宴会厅和主上一起吃,若你被留下,今夜怕是——”

    “白裳!”不过,白裳那明显越说越刻薄的话被绿伊青着脸喝断了,白裳只讪讪闭上了嘴,绿伊却是依旧严肃的瞪着她;

    “怎的这么大人了说话还这般没数~!”

    “呵呵··”

    “行了,”看着白裳讪讪的笑脸,绿伊摇了摇头,然后看向琴瑟色;

    “这里只有饭点时才会有食物供应给我们侍女,其他时间除了宴会厅和主上以及那些位,都不会得到食物供应;所以··”绿伊遗憾说道,琴瑟色心塞不已;

    这是得饿到明天早饭飞时候啊~!要不要这么坑~!

    “回去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等明日我早些带你过去,到时你多吃一些。”看着琴瑟色那模样,绿伊只能用言语安慰一下。

    “··算了,我去睡觉了;对了,能把我送回去么?我自己怕是又要迷路··”琴瑟色萎靡说道,绿伊不由看向白裳;

    “··那我送你吧。”而这么一会儿,白裳也知道了琴瑟色是真没法儿认路,虽然她个人感觉路痴这毛病也忒奇特了些,但在知道琴瑟色实际已经十二岁,但看上去还是这幅可怜模样后,就大致知道她之前是什么生活了,对于她是方瓶儿带来的人这点也没那么针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