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自大骄狂目空茫

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自大骄狂目空茫

    

    有李英琼在,李宁和醉道人以及李元化,自然不可能真的动手拼一把。

    尽管李宁有把握,这次让娥眉的两位长老好好长长记性,只是看在闺女的份,他没有做得太过非要动手。

    醉道人和鬓仙李元化怏怏离开,李宁收回单刀,回头冲着闺女摆了摆手说道:“走走走,咱父女好好说道说道!”

    “爹爹,你刚才干什么,那是我师门长辈!”

    李英琼很是不满叫道:“以后叫女儿如何在师门自处?”

    李宁摇了摇头,感觉很是无力,先带闺女回了驿站,又搬离驿站找了家大客栈租了一个院子,等忙完这些天色已黑。

    “先吃饭,吃完饭我再好好跟你说说!”

    召来小二,了一桌子美食,李宁笑着说道。

    “爹爹你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李英琼早已熄了恼火,乖乖听话拿碗盛饭,给父亲和自己各盛了一碗,着桌美食好好吃了一顿。

    等到吃得差不多了,叫来小二收拾了碗筷,打商了小块碎银作为小费,等一切收拾妥当又过去足足半个时辰。

    父女来端坐在桌子两边,李英琼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迫不及待开口。

    “呵呵,你要知道爹爹我从青藏边界一路追到这里,知晓事儿不简单了!”

    放下茶杯,李宁看向一脸英气勃勃,眉宇间煞气隐隐的闺女,头疼道:“你哪来那么大杀性?”

    “我辈修士,自然要对邪魔外道毫不留情了!”

    李英琼脸色自然,肯定道:“这有什么好怪的?”

    李宁郁闷得差点吐血,合着之前他跟醉道人火药十足的对话,闺女都没放在心啊。

    “还是那句话,你怎么知道对方是邪魔外道,被你杀死的修士又做了什么恶事?”

    强忍心头火气,语气平静道;“再有,你有什么资格杀人灭魂?”

    “爹爹!”

    李英琼猛然抬头,看向李宁的目光全是不可思议,不满道;“爹爹不是说过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乃我辈武人应有之义!”

    不等李宁开口说什么,她又继续说道;“至于那帮邪魔外道,他们的名声那么臭,怎么可能是好人?”

    “那也轮不到你胡乱出手啊!”

    李宁头疼道:“你这么肆无忌惮的杀人,想过后果没有?”

    “什么后果?”

    李英琼一脸不岔,反问道:“我谁都不怕!”

    啧!

    李宁都不知晓,自家闺女的性子怎么变得如此拧巴,没好气道;“你在这人烟稠密处随意杀人,还搞出若大动静,想过当地官府和百姓什么意见么?”

    李英琼神色不动,冷笑道;“我除魔卫道还错了不成?”

    见闺女态度如此强硬,李宁没好气道;“先不说你杀的修士是不是真的恶迹斑斑,地方官府绝对容不得你继续胡来!”

    “地方官府?”

    李英琼忍不住嗤笑道;“他们有这样的实力么?”

    “英琼!”

    李宁的脸色难看之极,他突然明白了,闺女这是进了修行界,不把人间王朝放在眼里了。

    不知为何,心突然一阵恐慌,好象闺女即将彻底离他而去吧。

    见李英琼一脸不解望了过来,他长松了口气无奈道:“朝廷和官府的实力,不是你想象那么简单!”

    李英琼没有开口,但眉宇间的不以为然相当明显。

    “英琼!”

    李宁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郑重道:“朝廷的实力,真不是你想象这那么简单,娥眉派的实力也没你想象那么强悍!”

    不等李英琼开口,他继续道;“你身在娥眉,应该听过慈云寺之战,朝廷没有下决心针对娥眉,不然那时跑去辟邪村的娥眉修士,一个都活不了!”

    “不可能!”

    李英琼直接开口反驳:“算打不过,师叔们总能遁剑而逃吧!”

    “你想得太简单了!”

    李宁冷笑,直接道:“你爹我那时负责外围,隐约听说负责内围的好手,早早布下大阵将辟邪村,还有慈云寺全部笼罩,一旦有需要直接发动阵法,哪个都跑不掉!”

    见闺女依旧不相信,李宁真有些急了,他直接问道;“英琼,你说爹爹此时的实力如何?”

    说完,毫无顾忌将一身实力全部展现出来,一道恐怖威势如巨浪滔天汹涌澎湃,一道接着一道直接将近在咫尺的李英琼彻底淹没。

    “这……”

    李英琼满脸震惊,只来得及发出一个这字,便被无边无际的恐怖威势淹没,整个心神都陷入一种莫名幻景不可自拔,好象在这一刻彻底迷失了心智。

    嗡嗡嗡……

    突然,一道紫色光华升腾而起,李英琼放在身边的紫郢神剑突然嗡嗡自鸣,散法一股凛然剑意迅速将无边威势驱除。

    紫郢神剑,果然非同凡响!

    李宁吃了一惊,生怕伤害到了自家闺女,急忙收回了汹涌而出的威势。

    呼……

    也在同时,李英琼长长呼了口气,从迷茫状态清醒过来,看向李宁的目光满是震惊还有不可思议,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问道;“爹爹,你的实力好强啊!”

    李宁轻笑,自得道:“你爹我的实力,硬战金丹修士不在话下,当然他们手里不能有紫郢这样的神兵和厉害法宝才成!”

    李英琼自是不信,武者实力再强,又怎么可能强得多修士?

    李宁也不废话,直接将当初慈云寺还有青螺峪的事情说了一通,最后总结道:“朝廷的实力,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

    “可也不怎么样吧?”

    李英琼虽然心头震动,但嘴却是不服气反驳道:“朝廷得高端实力,得娥眉么?”

    接着话锋一转,劝道;“爹爹,实在不行你辞官不做了,投奔娥眉也是不错的选择!”

    李宁气乐了,没好气道:“投奔娥眉做个外门弟子?”

    李英琼顿时说不出话,但眼的神色却是一点都没服软的意思。

    好吧,你赢了!

    李宁对自家闺女实在没有办法,自家闺女已经彻底被娥眉洗脑,或者说被娥眉强大的外表给迷得不行,总以为天下之大,没有娥眉摆不平的事情。

    幼稚!

    虽然还不算朝廷顶层武将,可有些消息李宁还是知道的。

    娥眉虽说乃是天下第一大派,又是正道魁首,可不服气的修士也大有人在。

    旁门修士,但凡有些心气的,不会对娥眉俯首帖耳。

    魔道修士自然更不用说,跟娥眉直接是对手,不死不休的那种。

    娥眉的手段很是果断,一边大肆拉拢盟友壮大声势,一边以除魔卫道之名,疯狂灭杀敌对修士。

    尽管被娥眉挑出的敌对修士,身或多或少都有些劣迹,娥眉行灭杀之举也不算太过冤枉,可他们的手段太过霸道无情。

    李宁对这些修行界发生的破事自然没多少兴趣,可是自家闺女现在成了娥眉灭杀敌对修士的急先锋,这让他很不满了。

    尼马,真以为他没见过世面么?

    以李英琼此时的修为,出来搅风搅雨简直是自寻死路。

    她寻的所谓邪魔修士,基本都是颇有名头的存在,修为起码都有金丹之境,自家闺女对相当危险。

    也是自家闺女手里有重宝神器,这才能保住性命不失,可其绝对没少吃苦,也没少受伤遭罪。

    李宁自然不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可惜自家闺女像是被洗脑了般,根本听不进劝,反而还游说他辞官加入娥眉。

    也是李英琼是他闺女,否则要是换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胡说八道,早大耳刮子侍侯了。

    这是提建议呢,还是打算把他父女全给坑了?

    朝廷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李宁级别不够不能得知全部,可他知晓的冰山一角,已经足够惊心动魄。

    他要是辞官不做,等到自家闺女行事莽撞引来官府围剿,到时候连个转圜余地都无。

    眼下李英琼在各地除魔卫道,有时还在人烟稠密处大打出手,造成了不小的损伤和破坏,地方官府之所以没有计较,还不是看在李宁高级将领的份手下留情?

    不然,算符大炮来不及摆放,可雷电戟和无影刀等等符法器,总能叫李英琼吃大亏,甚至直接被灭杀吧!

    以李英琼此时入道颠峰的修为,还真抗不住这些符法器的连番攻击,到时候哭都没地儿哭,这真不是开玩笑。

    可惜,这些事情算跟闺女说了,闺女李英琼也是不会相信的,说不得还会嗤笑他胆小怕事。

    左右都说不通,李宁有些急了,最后甚至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英琼,算爹求你了,不要再那么冲动莽撞,听风是雨胡乱冒险,可好?”

    “爹爹你这是什么话?”

    李英琼很是不满,看向李宁的眼神甚是伤心:“爹爹难道女儿做错了什么,除魔卫道本是……”

    “好了好了,你不用跟我说这些!”

    李宁真有些不耐,很是粗暴打断了李英琼的反驳,眼神变得深沉,语气郑重说道;“如果英琼你想着哪天跟爹爹直接对,不分出胜负不会止休的话,那你随意好了!”

    说到最后,声音之甚至带着哭腔,他是真的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