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 白眼行径叫人耻

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 白眼行径叫人耻

    

    黄山附近的某座大城,当满心苦闷的司徒平遇见娥眉来使,听到了梦昧以求多时的召唤时,不由大喜过望兴奋得差点昏厥过去。!

    多年梦想一朝实现,尤其能脱离眼下的苦海,对他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五云步他一刻都不愿多待。

    殊不知,他如此表现,却是叫前来暗联络的娥眉使者相当不屑,不明白高层师长怎么看了这么一位无情无义的白眼狼?

    可不是白眼狼么,怎么说都是万妙仙姑许飞娘收下的头一个弟子,自然没少花费精力教导培养,不然司徒平一身先天颠峰的修为哪来的?

    算后来许飞娘因为这厮心慕娥眉之故,逐渐冷淡了他,可五云步大弟子的名头摆在那里,算时常受了后来者薛蟒的打压羞辱,也不该是他将怨气发泄到师傅许飞娘身的借口。

    任谁培养看重多年的心腹弟子,竟然心向外派都受不了。

    也万妙仙姑许飞娘要装样子,这才没有对司徒平动杀心,或许也是有那么点子感情在的,只是直接将司徒平打入冷宫而已。

    要是换了其它门派,说娥眉吧,司徒平此时不是已经身死道消,是被废去全身修为逐出门墙,又或者直接关押在门派监狱永无出头之日。

    修行界对待二五仔的手段残酷之极,不管正邪都是绝对不容许云二五仔的存在,否则影响到了其它弟子门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司徒平能好好的活到现在,还能修炼太乙混元祖师的《混元真经》基础,不得不说许飞娘已经相当宽容大度了。

    可司徒平不这么看,好象别人对他好是应该的,一旦对他不好是天大的过错,这厮在五云步不敢将心想法道出,可在跟吴琪和朱一起时,没少口出怨恨之言。

    说老实话,站在公正的立场,吴琪和朱自然对司徒平的观感不佳,尼玛合着许飞娘把你丫一孤儿拉扯大,又是教授本事又是传授飞剑之术,全都是理所当然的不成?

    所以,别看黄山餐霞师太两位弟子表面跟司徒平关系很好,可私下里的评价一点都不高。

    要不是师长有令,门派特别关照过,吴琪和朱一点跟司徒平相交的心思都没有。在她们眼司徒平还不如薛蟒呢,起码薛蟒性情残暴表露在脸,喜怒形于色,尽管一点都不讨人喜欢,起码起背地里的阴人要强。

    本来在五云步时,司徒平跟师傅许飞娘,还有一干同门师兄弟间的关系很不和睦,等五云步被朝廷派来的入道武者掌控,关系则更加恶劣。

    司徒平一心想学无神功,对于朝廷派员传授的符之道十分不屑,根本没有花费心思在头。

    这本没什么,朝廷派来的入道武者又不是他爹,司徒平不学不学,五云步一干弟子门人愿意学习的还是不少。

    结果等其他弟子门人全部晋升初级符士时,司徒平依旧还在艰难的学习认识简易神的阶段。

    加平日里的消息态度,朝廷派来的入道武者早把他放弃,对于这位五云步大弟子实在无语得很,这都什么人啊。

    结果,等到符器具大行天下,促使新明王朝气运大盛,而跟之有关的人等气数纷纷壮大提升,五云步一干弟子门人借此纷纷成入道之阶,真正踏修行之门时,司徒平却是毫无动静。

    这样的状况多尴尬啊,司徒平羞得几乎抬不起头,特别是一干外门弟子门人也都超越了他的修为,心没有自责自省之类的想法,却是涌起巨大的不满和怨气。

    牛啊,许飞娘收了这么一位葩弟子,也算是眼光独到了。

    可惜,这小子身牵涉到天狐宝相夫人这样的地仙颠峰强者,娥眉算心再不情愿,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还得提供这小子跟秦氏姐妹接触的机会。

    许飞娘也许知晓这些,也许不知晓,但她对司徒平真心没话说,没有在发觉他的白眼狼属性后直接驱逐出五云步,这在修行界已经相当和善了。

    只是可惜,司徒平的表现实在不得台面,学习符之道的机会有多难得,旁人不知许飞娘还不知么,不然的话她又怎么会把手下弟子门人全部让给朝廷派来的入道武者管理教导?

    事实证明,那些以前没机会的外门弟子,此番通过符之道的学习,不仅实力突飞猛进,而且也得到了许飞娘的认可和赏识,以后少不得要进入内门,传授真正的五台功法的。

    而且许飞娘有了新明皇帝林沙这么一位神秘强悍的盟友,突然间对外出拉帮结派没了心思,回来后也不理会外界一干纷纷扰扰,竟是难得的选择了闭关潜修,实力在王朝气运的突然提升,也顺利突破到了一劫地仙之境。

    到了这时,许飞娘对五云步弟子,还有以前的诸多算计没了心思,司徒平自然也在放弃之列。

    很显然,一直被朝廷派来武道高手带着黄山各地大城游荡的司徒平,并不知晓这件事情,不然他估计又得对许飞娘多几分怨恨。

    这次娥眉使者过来寻司徒平,是为了天狐宝相夫人之事,可见到司徒平的表现之后,同样忍不住心生不喜。

    这家伙的反骨,表现得太过明显。

    怎么说都是五云步大弟子,一听可以转投娥眉,竟是半分犹豫都无,简直叫娥眉来使大开眼界。

    “你如何向万妙仙姑交代?”

    娥眉使者一句话,便叫司徒平从兴奋状态惊醒。

    “无妨,师傅待我如仇寇,我也用不着对师傅忠心以待!”

    这话说得,好象许飞年有多对不起他似的,让娥眉来使都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

    “如此,那留一封书信直接走吧!”

    娥眉使者直接叮嘱道:“不要把你即将拜入娥眉之事道明即可!”

    “这是为何?”

    司徒平有些不满意,反问道:“难道许飞娘还敢找娥眉的麻烦不成?”

    啧啧,真是个不肖徒弟,攀了高枝立刻翻脸不认人,这位也算是厉害了。

    “到时候你知道了,不用问那么多!”

    娥眉使者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摆了摆手笑道:“去吧,记得不要闹出太大动静,要是出了纰漏可不好了!”

    司徒平尽管心不怎么满意,不过最后还是老实听话,当天晚没有表露出丝毫异常,等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一干师弟师妹们全部睡过去后,悄然离开驻地消失在朦胧的路灯灯光。

    大师兄不见了!

    第二日,一干五云步弟子惊讶发现,大师兄司徒平已然不见,顿时好似热锅的蚂蚁炸了。

    “早知这家伙不是什么好鸟,现在终于露出原形了吧!”

    薛蟒得到消息,刚开始也是相当震惊,不过很快回过神,连连冷笑一脸不屑道:“慌什么慌,等我回复了师父后再做计较不迟!”

    说完身化遁光冲天而起,眨眼间消失在天边。

    “什么,司徒平消失不见了?”

    许飞娘突闻这个消息,也难免吃了一惊,皱眉道:“没留下什么西所么?”

    “有,大师兄的房间留下书信一封!”

    薛蟒这几年长进不少,尽管脾气依旧不怎么样,时不时打骂师弟师妹,不过起以往在五云步时的作威作福要强得多了。

    “拿来!”

    许飞娘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接过薛蟒递来的书信,打开一看饶是以她的心性定力,都忍不住眼神喷火心恼恨万分。

    白眼狼,真真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她怎么也没想到,司徒平竟然不辞而别,而且信字里行间都带着怨气,显然对她和五云步心怀不满已久。

    这叫许飞娘格外受不了,尼玛真是见鬼了,当初收下司徒平时,这小子不过一地主家的小羊倌,要不是她将其收入门下,估计这小子连识字都难。

    之后这厮又作为五云步大弟子,享受了她手的许多资源,这些可都是当初五台派遗留下来的好东西,放在修行界都是叫那帮散修抢破头皮的宝贝,许多让这小子给浪费了,她都没说什么,这小子竟然心还有怨气?

    哪来这么大脸?

    至于信所言不愿继续留在五云步这才不辞而别,她一万个不相信。

    相处多年,她哪能不了解司徒平的性子,说白了是自私自利,一切以自身利益为先,至于其它的根本没有在他心留下丝毫痕迹。

    也正是看穿了司徒平的本性,再加这厮表现出来对娥眉的倾慕,这才导致许飞娘彻底将他放弃。

    以这小子的性子,还是没有更大的好处,他是不会轻易离开五云步的。

    之前朝廷派员还没来时,他这个大师兄被薛蟒打压欺辱得厉害,也没见他有丝毫想要离开的迹象,眼下这么突然消失了,显然他是寻到了更好的下家啊。

    不用说,肯定是娥眉出手了,把这小子给钓了去,是不知娥眉这次到底打的什么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