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抗联1939 > 第六零七章 真假日本骑兵

第六零七章 真假日本骑兵

    第六零七章 真假日本骑兵

    作为蒙古人民军总司令的乔巴山内心十分的苦闷,德苏交战后,苏军为了抵挡德军的攻势,不得不从贝加尔军区抽调数批部队,让本来严密的边境线出现很多的漏洞,这使的整个外蒙古境内动荡不安,尤其是这几个月接连发生有数支满洲部队越境而来袭击集中营地,关押在集中营准备要处决的近三万僧侣、贵族、中国方面的敌人被人解救出去,为此乔巴山多次派出蒙古人民军去追击,结果部队追是追上了,然后就了无音讯了,先先后后蒙古人民军消失近三分之一的兵力,这让乔巴山十分担心,为此他不得不向他的大靠山求救。

    苏联远东军总司令部,肩扛少将军衔的情报处长,一脸神秘的敲开了远东军最高司令官的办公室大门。

    “处长同志,这么着急,有什么事情吗。”看着面前远东军情报处处长,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的司令员,紧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是的,司令员同志。这是驻扎外蒙的步兵第132师师长刚刚发来的一封密电是针对日本人挑衅,他请求出兵消灭这支胆肥的日军,等待您的审阅。”情报处长一脸恭敬的开口道。

    “什么,这群该死的东洋矮子又在搞事情,难道前年诺门坎战役没有把他们打疼吗,居然又一次的越境挑衅我们,如果不是我军和德国法西斯交战,我都要上报总书记攻打那群不安分的日本人,不过这群日本人解救那些被关押的人是在搞什么,难道他们认为依靠那些人就能像民国东北那样变成满洲国吗?真是可笑,立即回电132师师长,让他立即出击去给把那群被日本人救走的***分子统统解决掉,不能让他们回到满洲国,还有让大使馆的人去向日本人抗议,我到要看看他们要如何给我们答复。”远东军司令愤怒的说道。

    “兄弟们赶紧上山,后面的追兵就要追上来了。”骑兵第一师步兵团团长鲁熊大喊道。

    鲁熊他们所上的这座山名叫阿尔泰山脉中的一个!中亚大山系阿尔泰山跨越斜跨中国、蒙古、俄罗斯和哈萨克部分领土,从戈壁(沙漠)向西西伯利亚,绵亘约2000公里,呈西北—东南走向。外蒙古境内的阿尔泰山是属于中段南坡,山体长达500余公里,海拔1000—3000米。主要山脊高度在3000米以上,北部的最高峰为友谊峰,海拔4374米。树林灌木丛,山上各种动物多的很,也很适合躲藏。

    就在鲁熊他们上山后,外蒙古的骑兵师二旅先头部队赶到,地上除了一群脚印和车轱辘印记以外在什么也没有发现!带队的营长道:“那日本人以及那群劳改犯肯定是跑上山里了,封锁山下的每一条山道,别让那群人跑了。

    “可是营长,这可是阿尔泰山脉啊!就咱们这点人全分散出去也不够啊!”

    “费什么话!我说去看守住主要的出口啊,这大冬天的,我不信他们能一直猫在大山里,给我盯紧了,要是放跑了一个,中午统统不许吃饭。”

    随后,外蒙古的骑兵师二旅的主力,在旅长纳巴尔的带领下全部赶到,曼达尔戈壁驻军的一个步兵团也赶了过来。当晚外蒙古骑兵对各处下山道路进行了封锁!

    苏联教官维克多·哈特对着纳巴尔道:“这次千万不要让这群日本人跑了,尤其是那个带头的日本军官一定要抓住他。这个该死的东洋矮子居然敢杀害红军战士,我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教官放心吧,虽然这座山很大,但是附近可以下山的道路已经全部被我们给封锁了,日本人要是想从别的地方下山,除非穿越原始森林,不过不久前我们总司令已经把这里的情况通知了那边的红军军队,这些人不穿还好,穿过去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纳巴尔得意的笑道。

    山上战士们正在修筑工事,鲁熊在走到前沿,对其中重机枪手道:“小五子!你小子机枪的冷却水搞好了没有?别他娘的到时打的枪管发红,又用尿浇!“报告团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好几个大冰块,再说了,要是不够了,咱可以就地取材,身边啥也不多,就是雪管够。”那名士兵士兵回答道。

    “好,那你可看好喽!出现问题你小子就给我脱裤子降温,到时候把你的小鸟冻坏了我可不管。”

    “老鲁,咱们真的要和外蒙古作战啊!外蒙古可是咱们的盟友啊!”

    “啥子盟友!他们就是反动军阀,你看看把那些被他们残害的同胞,不教训教训他们,真以为天下第一了。再说了,咱们今天演的的可是日本人,你得叫我鲁熊大爷大佐。”

    “大佐你个头,也不知道师长那边怎么样了。”

    “把心放肚子里吧,师长那边好得很呐!蒙古境内的军队总共才多少,一边要驻守在各个城市,一边要追击咱们,而老毛子那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小鬼子的一个联队的兵力就在他们面前,师长那边肯定安全。”

    天色渐渐露出鱼肚白,经过连夜的修筑,战士们已经将工事早早的修筑好了,简单的吃了些干粮,战士们纷纷各就各位进入各自的防御阵地。鲁熊就地抓了一把雪放到嘴里嚼了嚼,大声道:“同志们!山下敌人兵力数倍于咱们,你们怕不怕?”

    “怕他个球啊!在大兴安岭时的鬼子可比这多,咱们不还是照样打的他们落花流水,对不对兄弟们?”一营营长阿尔根第一个抢着说道。

    “对啊!只要有团长在,咱们打他们还不是跟玩似的!”战士们纷纷说道。

    鲁熊看在眼里,非常的高兴,在大兴安岭和小鬼子的战斗中使这些刚刚入伍不久的战士经过血和火的洗礼,已经能算得上真正的精锐士兵或者说是战士,正所谓悍卒者,知胜而不骄,遇败而不乱,闻鼓即忘死,遇强则愈强,陷绝地而不惊,知必死而不辱!

    “兄弟们说得好!老子给你们说过狭路相逢!”

    “勇者胜!”战士们接道。

    “好了这也就现在喊喊,一会儿可别他娘的出声啊!各连、排长把你们身边那些没事大喊大叫的人都给我盯住了,要是露馅了,我拿你们是问,那些会说日语的都给我用吃奶的力气喊,喊得越大功越大。鲁熊大声说道。

    “老鲁,老鲁……”

    “哎呀!我的书生大老爷啊!又干啥!”鲁熊看着自己的政委拽着自己的衣服无奈道。

    “你说咱们这样会不会被师长批评?”

    “你没听说过兵者诡道也吗?再说这是师长让咱们做的,你瞎抄什么心,真是服了你了,来喝口酒压压惊。”

    “鲁团长,军中有纪律,战时不许喝酒,你身为团长怎能带头违反军纪。”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给你开玩笑呢嘛!”

    “开玩笑?把你的水壶给我看一下。”

    “啊呀!你不说外还忘记了呢!你赶紧去赵旭日那检查检查,那小子总是喝酒,千万不能这个时候出现差错。”鲁熊一边说一边推着政委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