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贞观帝师 > 第1222章 绝地反击

第1222章 绝地反击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敌兵滚滚而来,犹如黑云翻卷,想要摧倒城墙,这与诗里是一样的。将士们严阵以待,阳光照耀着铠甲,也是诗歌中描绘的场面。

    可铠甲早已经不能明光闪烁了。或是碎裂,或被熏黑,长时间的苦战在那上面留满了痕迹。

    夏鸿升眉头微皱,心中却已经开始做出最坏的打算了。

    城虽未破,但城中已然弹尽粮绝。

    塔布克城被围已经四个月,大食倾尽全力围攻于此,莫说是突围出去一队人马了,就算是一只虫蝇,恐怕都飞不过去。

    地下的暗道尚未暴露,那是作为最后撤军之用的,过早用了,便不成底牌了。

    夏鸿升已经开始盘算着,将城中的军队分作几批进入暗道,出去之后又向几个方向突围。

    城外,大食人的尸体已经堆积成了几座山,如今这几座尸山仍旧还在增高。

    夏鸿升有意不让唐军将火箭射到那些堆积的尸体上,并恶意的揣测,腐坏的尸体带来疫病,在大食军中传播。

    可惜这是不成的。大食人也不傻,已经开始烧那些尸体了。只不过尸体太多,一时烧不过来。

    席君买和薛仁贵仍旧在城外游击扰袭,但是大食铁了心的围城,竟然对席君买和薛仁贵两部人马不管不问,任凭他们袭扰。

    “奥马尔知道我在此城,这是对我恨之入骨啊!”夏鸿升摇摇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对苏定方说道。

    “毫不顾惜将士性命,此人绝非良帅。”苏定方摇了摇头,说道:“大食军队虽然人多,可席君买与薛仁贵多番滋扰之下,也要死伤不少人,他竟全都不管,实非统帅所为。”

    “不知道他们二人眼下境况若何。”夏鸿升说道。

    苏定方想了想,道:“他们二人俱都有勇有谋,身边又有特战队员,想来应当无事。八千人马不是小数目,就算是化整为零,也能不断蚕食大食兵力。再加上大食攻城当中死伤不少,又算上大军四个月来的消耗,若我所料不差,大食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眼见咱们形势更差,故而咬牙憋着一口气要先耗死咱们。”

    “那他们倒是快成功了呀!”夏鸿升笑了笑,道:“咱们撑了四个多月,如今弹尽粮绝,用不着大食人再攻城,再包围些时日,咱们就要饿死城中了我看大食人攻城的间隔已然长了许久,这都四五日没有动静了。”

    “城中百姓家中,或还有些余粮。”苏定方顿了顿,轻声说道。

    “大唐军队乃是纪律之师,有军纪在,无论如何都要遵守。”夏鸿升说道:“绝不可抢夺粮食!不过,可在城中张贴公告,并设下献粮地点。有愿借粮给大唐军队的,把粮食拿过去,咱们大唐军队会给他写下欠条,日后十倍归还之。不愿意借给咱们的,也绝不勉强。如若有谁抢夺粮食,一律照军法处置!”

    “好!”苏定方对夏鸿升举了举拇指:“升哥儿不愧是我大唐良帅!”

    夏鸿升冲他摇头笑笑:“定方兄怎的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担心?”

    “担心个鸟!”苏定方咧嘴一笑:“从军者,走上战场,早晚都是这回事,最终不过马革裹尸而已。当年咱们灭了突厥,回来之后在升哥儿府上庆祝,升哥儿作了首诗,老苏一直记得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老苏杀敌无数,早就回本儿,即便今日战死了,也是为大唐,为陛下而死。日后入英魂祠中,受万世香火。从军者,死国死君,非死一己之私,当无憾矣!倒是升哥儿你,若是留在了这里,于咱大唐而言,便太可惜了。大唐可以没有我老苏,却不能没了升哥儿你。老苏没了,军校当中照样有良将无数,可若是升哥儿你有了闪失,大唐没人能替代你。故而升哥儿放心,万一城破,老苏定然能护你周全。”

    夏鸿升看着苏定方那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心中一阵抽动,暗自咬牙:不论是苏定方他们也好,还是城中的这些将士们也好,是自己带出来的,便绝要将他们带回去!

    “本公子乃是天上谪仙人,用得着你护?”夏鸿升冲苏定方阴冷一笑,道:“大食人这是要逼本公子发狠啊!他们却不知道,本公子发起狠来,连自己都怕!来人!”

    外面立刻有人进来,夏鸿升下令道:”传令,城中不拘是军队还是百姓,立刻储水五日。五日之内,将所有能储藏水的东西全都储存上水,想方设法存住尽可能多的净水。五日之后,严禁再去河中取水!“”遵命!”传令兵领命而去。

    苏定方一惊:“你要……”

    “大食围城,我观他们用水,乃是从河中取水。城中这节为上游,大食军中所取水为下有。”夏鸿升说道:“五日之后,将所有人畜之死尸用钢索系住,泡入河中!派人从密道出城,寻找席君买、薛仁贵二部,告诉他们,河水不可再引。”

    “还有,收集的死尸,剥去皮肉泡到河中之后,将骨骸留住。”夏鸿升又令到。

    苏定方愣愣的看着夏鸿升下令,听他口中的话,忽觉后背一凉,一股冷意直窜后脑。

    却见夏鸿升又继续令道:“派人垒砌火窑,挖来沙子!还有,腾出些木桶来,收集人尿!”

    苏定方更加震惊,嘴张了张:“升哥儿,你这是……”

    “这些人都是我带过来的,我想尽可能多的带回去些。”夏鸿升说道:“这些东西……我也与你解释不清,你且权当它们是邪法儿罢!”

    “邪法儿?!”苏定方心头一颤:“要人命的邪术?!”

    夏鸿升沉默一下,点了点头:“算是罢。”

    苏定方咽了口唾沫,看向夏鸿升的眼神都变了。

    援兵迟迟不止,只能想尽一切办法。

    不论是用死尸污染水源,制造瘟疫,还是效仿西方的炼金术师,试着用人尿和沙子去做出白磷,这些都是有失人道的手段。

    可即便是有失人道,如今为了这些大唐将士,也只能一试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