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2006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各方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各方

    是的,在陆恒看来,这一次是危机,但也绝对会是一次机会!

    一次正名的机会,以及一次快速发展的契机!

    在最早的时候,也就是滴滴打车项目尚未落实,人员都还没到位的情况下。

    陆恒就曾和赵京等人聊过网约车的前景,以及发展路途上,会遇到的各种各样问题。

    其中资金问题最大,初期有恒成集团扶持,但后面就得自力更生,追求强力股东入场!

    然后是市场竞争,这一点,大家倒没过分担心。

    做生意,不管是什么生意,就不能有一颗惧怕竞争的心。

    只要是相对公平的竞争,无非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台,看谁手腕更硬。

    滴滴打车也有这个信心和实力,去和其他竞争者扳手腕。

    除开这两点外,陆恒深知,剩下的两个问题,才是重中之重,不能说多大,但绝对是最凶险的难关。

    一者是滴滴打车引起的社会治安问题,这方面会引发政府部门关注,从而介入,只要应对不好,那就会导致整个网约车行业的毁灭。

    二者便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反扑!

    打车这一块儿的市场,一直以来都被传统出租车行业所垄断,滴滴打车进入,那就是虎口夺食,任谁也不会甘心。

    而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实力,看似不显山不漏水,甚至可以说是一盘散沙。

    但实际上,其蕴含的能量,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一旦反扑,连锁反应之下,甚至有可能让滴滴打车寸步难行。

    很明显,这一次公司遇到的危机,就是后面两个问题叠加在一起,从而导致的巨大危机。

    要不然,李华冰也不会凝重至极的说,“这一次,是真正遇到困难了。”

    他感到了棘手!

    就之前事故发生的情况来看,无非就是寻常的车主斗殴,这在各种路怒视频合集里,太过寻常。

    但是后续发展,上千辆出租车合围,这就不寻常了。

    而且陆恒敢确定,这上千辆出租车,绝对不是来自于一家出租车公司。

    司机们甘愿放弃拉客跑生意的机会,去做那种费力不讨好的围堵,难道就只是单纯的同仇敌忾吗?

    陆恒摇摇头,没那么简单!

    背后定然有本地几家大型出租车公司的推动,要不然怎么聚得起这么多车。

    要知道,晚上十点钟这个时间段,可也是出租车业务不错的时候,那些跑夜班的司机,冒着收入减少的风险浪费四个小时在桥上

    陆恒坐在椅子上,不断思考。

    经过初期的震惊后,他变得越发冷静,即便是危机,他也相信,任何危机下,都蕴含着机遇。

    就好比他做了无数次的投资,任何一次投资,蕴含着风险,反过来讲,其实也能说得通!

    毕竟连金融危机的时候,都有人靠着做空金融市场,赚得满嘴流油。

    而这一次,只要把这场危机处理好,结果或许真的就像他对李华冰说的那样。

    “这一次,何尝不是我们正名的机会?”

    不仅要正名,而且要确定在未来网约车这一行里的龙头地位!

    从李华冰回来后的上午,一直到下午,陆恒就和不肯去休息的李华冰在不断交谈。

    借着小水滴公司之前收集的各种资料,更是制定了几个方案,用以度过这次危机。

    陆恒已经分析明白了,与其说政府的介入是在重视滴滴打车引发的社会治安问题,不如说是因为出租车行业的利益诉求,让他们不得不出面维稳。

    只要解决好这一点,其他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所谓社会治安问题,这一块儿,滴滴打车自身就可以不断改进产品审核制度,尽量避免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

    “华冰,既然我们找出了问题所在,那你应该就可以放心了。”

    李华冰瘫软在椅子上,满脸疲惫。

    “但愿如此吧!”

    “走,一起去吃个晚饭,然后我送你回家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等着我们。”

    这一夜,有人踏实睡去,有人不安失眠,有人志得意满的在等待,一切的缘由,无非就是利益二字。

    但利益的分配,终究不是擂台上的选手可以单独决定。

    当选手还没打出足够高的身价与名气,那裁判无疑才是决定胜负,分配利益的关键!

    有关滴滴打车与崇庆七大出租车公司,或者说与整个崇庆出租车行业的会谈,作为裁决的那一方,此时也聚在了一起。

    “老王,张沂,想必你们也清楚,我叫你们这么晚过来干嘛!对于明天的事情,虽然今天会议上我们碰了个头,但你们到底怎么想的,不妨现在透个底,也方便明天好去应付那些人。”

    “宁局,这有什么好透底的,我就白天那个态度,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滴滴打车这个公司惹出来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之前有巴水那边的区长给他擦屁股,这次闹到市中心来,那就别想蒙混过关。”一个长相坚毅的男子撇了撇嘴,大声说道。

    在他对面,则是陆恒十分熟悉的宁中振,也就是主管崇庆工商领域的大佬存在。

    撇开经济一把抓的市长,他就是这个领域的第一人,何况他也是下一任市长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此刻宁中振淡淡一笑,“老王我理解你的心情,公安部门这些年压力大,新搞的交巡警平台,更是让你们系统人手捉襟见肘。不过有一说一,我们也应该就事论事,这一次其实不过是两个司机的矛盾而已。”

    王局长冷哼一声,“那后续发展可就不是两个司机的矛盾了。为了处理这次事件,我抽调了整整一个区的交警警力,你知道这给我们增加了多少工作吗?”

    “还有,滴滴打车名声可好不到哪里去。就我所知,全国各地,骚扰争吵、抢劫打人,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这个公司还是出自我们崇庆,简直是耻辱!依我看,明天约谈会议上,也是要好好让他们整改整改,别丢了我们的脸!”

    宁中振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另外一个默默抽烟,不发一语的人。

    那是主管交通运输部门的张沂。

    “张沂,滴滴打车这个公司,性质划分是互联网科技兼营运车辆这一块儿,你们也有管理权力。这一次,你怎么看?”

    张沂怔了怔,随即洒然一笑。

    “滴滴打车这个公司从成立以来,我就在关注。总的说来,有好有坏,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当然,他造成的各种问题,以及社会影响,这个不能否认。尤其是触犯到出租车行业,引起集体抵制这件事,我们必须处理好。其实说起来,两边都是我身上的肉,我比你们还为难,明天约谈的时候,看他们各自态度再说吧!”

    论起打太极的功夫,官场中人可以说炉火纯青。

    简单几句话,张沂不偏不倚,没有倒向任何一方。

    宁中振虽然权力巨大,前途可期,但王局这边也不是好拿捏的,公安系统背靠市高官,比起市长这一系,更有能量。

    张沂两边都不好得罪,也就只有不偏不倚。

    当然,在官场,墙头草永远是混不走的,他所能做的,仅仅只是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中立。

    王局长盯着宁中振,“宁局,你莫非是倾向与滴滴打车那一方?”

    宁中振洒然一笑,“一个前途光明,而且是诞生于我们辖区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这可是对我们整个班子都有利的政绩。我自然会倾向他们!不过就像张沂说的那样,手心手背都是肉,传统出租车行业也不能忽略他们的利益诉求。”

    “所以,最终情况,还是看明天双方都拿出什么东西再说吧!”

    谈话结束后,三人各自离去。

    宁中振揉了揉眉头,脑海中下意识想到了陆恒。

    滴滴打车背后的老板是陆恒,他很清楚,这些年陆恒生意越做越大,相应的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正面的评价。

    他是有心保下滴滴打车的。

    不过就今晚的交谈来看,张沂不偏不倚,王局长深恶痛绝,自己反倒是不好硬顶对方了。

    他现在就只能期待,明天滴滴打车那一方,拿出点东西来,既要不落下风,又最好能平息出租车行业那一块儿的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