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三十二章 不可思议的体量!

第两千九百三十二章 不可思议的体量!

    当天地重新变得一片清明的时候,众多天地开辟者依然是反应不过来。

    他们悬浮在虚空之上,用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周围的一切,完全不知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这一切的发展过程,着实是让他们感到无法想象。

    那可是天地意志!

    是这一方天地之中可以称得上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甚至他们即便是集合起来,相对于其来说,都可以算是微不足道的……

    但,就是这样的存在,却在罗帆的那么一招他们所完全无法理解的招式面前忽然间完全崩溃。而且,这种崩溃还无比彻底,完全就像是被瞬间抹消的那种崩溃,连正常的崩溃过程都无法保持下来!

    这种情况,让他们怎么可能理解得过来?!

    “诸位道友自去吧。”罗帆这时候向着这众多天地开辟者淡淡的道。

    他的面上没有任何笑容,也没有什么愤怒,就仿佛这些天地开辟者在这之前并没有做任何事情一般。

    当然,同样的,也像是这些天地开辟者在着之前和他没有任何交情一般。

    这些天地开辟者与他为敌,连同那天地意志一般来对付他,他自然是极为理解的。

    毕竟,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存在本质就决定了他们天然的就要站在罗帆的敌对阵营。现如今他们在知道真相之后直接与自己翻脸,这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不过,显然的,虽然理解他们的选择,但他也不至于依然掏心掏肺的对待他们。既然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么,他们之前无论有什么交情,自然都是烟消云散了。

    “离开?离开这里,我们又能去哪里?”一名圆满天地开辟者长叹一声,道。

    “这是诸位自己的事情。”罗帆只是这样道。

    若是依然有着交情的话,他自然是不会吝啬一些口水来开解一下他们,让他们打消这种消极的态度。但,显然的,之前他们所积累的一小部分交情,在这时候显然已经是完全按不存在了。

    在没有矫情的情况下,罗帆怎么可能会浪费自己的口水来开解他们?

    他没有在这时候顺手将这些天地开辟者顺手抹去,这已经可以算是他宅心仁厚,依然记挂着之前的那些情分了。

    经历了之前那一番颠覆他们三观的变化之后,现如今众多天地开辟者的理智已经是重新回来了。

    终究都是天地开辟者,不是一般的修士,那是一时间被情绪掩盖了理智,那也只是一时的而已,不可能是永远的。

    在重新找回理智之后,之前那种自暴自弃的情绪,自然也就不可能再影响他们了。

    有着一些天地开辟者张张嘴想要和罗帆说什么,但最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叹息着,一个个的陆续转身离去了。

    不过是短短的时间而已,这一片区域就已经是变得空荡荡的,再无任何除了罗帆的之外的天地开辟者存在了。

    至于那些天地开辟者到底到了何处,之后有什么际遇,罗帆却已经是懒得去理会了。

    这时候的他,将自己的目光转向虚空之上。

    这一方天地的原身乃是劫数层,若是原来的结构,以罗帆的能力,想要找到那天地意志的居所,那自然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劫数层的结构实在是太过深邃,太过复杂了。以罗帆的层次,根本不足以将其一切细节探测出来,自然也就难以找到可能在其中任何一处位置,甚至以任何一种形式存在于其中的那天地意志了。

    但,既然现如今这劫数层化作了这一方天地,那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

    作为天地,其自然是需要符合天地的基本规律,其结构,也自然需要符合一般天地的基本结构。

    而对于天地,罗帆的熟悉程度可想而知。

    哪怕是这一方天地无比伟大,相比于他以前所见过的任何一方天地,哪怕是大天地都有所不同,但他依然是能够抓住一些属于这一方天地的基本结构。

    若不然的话,之前他也就无法通过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四处行走而发现这一方天地在吞噬那众多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天地之后所衍生出来的变化,进而发现自己的则之天地所发生的类似变化了。

    所以,在这时候,虽然有着重重阻滞,但他最终终究还是直接发现了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存在着的一片奇异的时空。

    一片,隐藏在无穷时空深处的,属于天地意志居所的时空!

    哪怕是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相比于则之天地乃至其他无数天地的天地意志更要强大无数倍,但因为这模拟混沌状态的限制,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在本质上依然无法真的达到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的完美天地的天地意志那个层次。

    这样的层次限制,使得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终究不可能真的做到无迹可寻,更不可能真的达到无所不能的层次。

    其居所,自然的,也就依然比不得真正的天地意志的居所。

    依然是,有着种种痕迹,显露出来。

    这,也是这时候罗帆轻松发现那天地意志居所的根本原因所在。

    当然,若是原来,这种发现其实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天地意志的居所便是摆在他面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那天地意志虽然层次不算太高,但本身的体量却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这种体量,甚至已经是足以替代极大的质量的差距了。

    面对着这样的体量,哪怕是罗帆,直接面对着样的天地意志,最终所能够做到的,怕也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其肆虐而已,根本就无法施展任何有效的手段来阻挡他。

    即便是,他借助那与真圣相关的那一股力量所凝聚出来的化身,也不可能对那天地意志有效……

    或许,之前罗帆借助那化身凝聚出一件三足圆鼎,激发出足以让那天地意志无计可施的镇压力量,守护住了他的则之天地好一阵子,这会让人误以为这镇压力量能够轻松的战胜那天地意志。

    但,事实上,若是天地意志只是如同其之前所展现出来的那种化身的体量的话,这镇压力量确确实实能够轻松的将其制服。

    可惜的是,真正的天地意志的体量,根本就比起其所展现出来的化身要庞大不知多少亿万倍!

    这种巨大的体量,哪怕是那三足圆鼎,所能够镇压的,依然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而镇压了那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对于那天地意志的整体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说不定,那天地意志还能够反过来借助这镇压力量牵扯住这化身,反过来的绕过这化身的防御手段,直接针对他的本体,针对他的真身!

    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个,所以,在之前,罗帆方才没有使用这样的手段去直接针对那天地意志的本体,自然也就没有去寻找那天地意志的居所了。

    这时候,他看向那天地意志的居所,就知道自己之前的选择是正确的。

    那一片天地意志居所的时空的庞大程度,甚至还超越了他的想象!

    哪怕是以他的感知能力,以他的目力,都根本无法看清楚那时空的大小!

    则之天地在那一片时空面前,更是简直如同一颗星球上面的一只蚂蚁一般……

    甚至,说不定比这还要悬殊……

    这样的存在,即便是他将自己化身所能够激发的,所有的镇压力量都激发出来,所能够覆盖的范围,也不过是其中的亿万分之一而已。任何东西的亿万分之一,相对于整体来说,显然都是微不足道的。

    对于整体情况的影响,更不可能有多少。

    他之前若是真的以那镇压力量作为底气来直接对付这天地意志的居所,那最终结果,必然是失败告终。

    “如此庞大,如此恐怖,也不知道我新悟出来的手段有没有效果。”甚至,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都浮现出了这样的迟疑了。

    眼前这一片时空实在是太过广阔,而且也太过坚韧了。

    哪怕是他自我感觉在领悟出那种将构筑次元之法与其他层面结合的神通,这时候居然也没有多少把握这种神通能够对这样的时空起作用。

    当然,这种怀疑,并不会让罗帆就此停下动作。

    既然有着希望,既然有着手段,怎么可能不试一试就放弃?!

    在这时候,他抬手向着那一片时空一指。瞬间,在那一片时空之下,有着一只足足有着数千亿光年直径的手指悍然生成,向着那时空慢慢的戳过去。

    在这过程之中,那一片时空之上,似乎有着某种虚影渐渐的从其中分离出来,慢慢的被那超乎任何生灵想象的手指接近。

    噗……

    一声无形的轻响在两者接触的瞬间传出来。

    这种声响虽然无形,但却有着超乎想象的穿透力。只是一瞬间而已,这整方天地之中所有有着感知能力的生灵,都瞬间听到了这样的声响,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天空,那声响传来的方向。

    在这瞬间,那横截面足足有数千亿光年直径的手指已经是将那时空之中分离出来的虚影给完全戳爆,让那虚影完全崩溃,化作无尽的碎片,渐渐的湮灭于无形之间。

    而随着那虚影被戳爆,那时空大片大片的崩溃,便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转眼,就已经是扩散到了比起那手指本身的直径要广阔亿万倍的恐怖面积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崩溃,却开始渐渐放缓。

    等到其扩散到了那手指之境的将近亿兆倍面积的时候,这种崩溃,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显然,那崩溃,只能够达到这么广阔的面积而已了。

    这种面积,相对于任何天地来说,都绝对是致命的。

    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圆满天地,哪怕是成千上万的堆积在那里,都绝对不可能将其填满!但,这样的面积,相对于那一片作为天地意志居所的广阔时空来说,却依然是微不足道的一小点而已!

    甚至,都称不上是那时空的伤势,更别说是要将这时空彻底的崩溃了……

    “果然还是不行……”看着这一幕,罗帆只能够心中暗自叹息了。

    要知道,他的这种攻势,已经可以说是他现如今所能够激发出来的最强的攻势了。而且,其作用面积,也足以让任何圆满天地开辟者绝望,甚至便是拿出去放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这样的攻击,也绝对是极为可观的了。

    但,面对着这单纯就是以体量来压迫一切的那时空,那天地意志来说,终究还是力有不逮。

    就在他暗自感慨的时候,那时空微微蠕动着,那被巨大虚幻手指戳爆的时空区域开始渐渐的收拢,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压缩了一小半了。

    显然,这种破坏因为没有彻底的毁灭这时空,所以却是依然在那时空的自我恢复能力范畴之下,只要没有破坏持续进行,那时空便能够很快的将其恢复过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眉头微微一皱。

    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时空重新恢复原来?这样的话,他之前的一切行为岂不就只是笑话而已?!

    当下,他心中微动,抬手成印,向着虚空之上,那一片时空所在的方向印了下去。

    随着他的动作,一个同样有着数千亿光年直径的圆形虚幻印玺直接便出现在那一片已经崩溃的时空的中央之处,向着那一片崩溃的区域狠狠的印下去!

    随着这么一印,有着不知多少线条凭空从那印玺的位置冒出来,在那一片空隙之中不断的蔓延,不断的勾连,不断的构筑,转眼间,就已经是化作一个巨大的奇异封印,彻底的挡住了那一片时空的自我恢复能力,让那外界完好时空对于这一片空隙的压迫收拢开始渐渐的停了下来,让这一片空隙终于不在缩小!

    “至少要留一个印记吧。”看着这一幕,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