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九百二十七章 分割

第两千九百二十七章 分割

    转眼便是百年时光过去了。

    经过百年时光的努力,现如今罗帆身边的队伍却又是壮大了百倍。

    圆满天地开辟者,已经是足足有过万之多,而那些一般的天地开辟者,却更是足足有上百万以上了。

    这一日,在当初那些天地开辟者真正试探出自己面对天地意志的优势与劣势的百年之后的某一日,罗帆已经是带着这些天地开辟者,重新回到了他的出发点。

    也即是,那则之天地所在之处。

    “这便是道友发源的天地?”一名圆满天地开辟者按着前方那一座广阔的岛屿,这样问罗帆道。

    这一座岛屿相比于他们自身发源的那一座岛屿却有着某种难言的共同点,那是一种圆满的特质。这种圆满特质之中,更有着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那是属于那则之天地开辟者,罗帆的感觉!

    显然,这应当也是一方圆满天地所化,而且应当是与罗帆有着极为紧密联系的一方天地。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做出这样的判断。

    与他做出同样判断的,还有着其他类似的天地开辟者。

    其他上万名圆满天地开辟者都陆陆续续的发现了这一点,产生类似的猜测。

    相比于他们,那上百万一般天地开辟者的表现便要差上许多了。

    他们却是依然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那些圆满天地开辟者为何会做出这一处岛屿乃是罗帆的发源天地的判断。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唯有圆满天地开辟者方才对那种圆满特质足够敏锐,进而在看到这一方天地的时候便发现其中蕴藏着圆满特质。

    而一般的天地开辟者,因为本身的天地并不算圆满,所以对于这样的圆满特质并不了解,也并不敏感,没有真切的证据表明其乃是圆满天地之前,他们却都是难以真正确认其乃是圆满天地的。

    像是现在这般遥遥看到那一方天地便确定其性质的事情,显然是超过他们的实力范畴了。

    “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我开辟的。”罗帆在这时候淡淡的道。

    “一部分?”那些天地开辟者都若有所思,心中隐隐间都明白过来,或许眼前这一方天地和他们自身所开辟出来的天地会有着一些不小的区别。

    “轰轰轰……”天空之上忽然有着雷霆轰鸣爆发出来。

    这隔了百年再度降临的轰鸣,让其中一部分天地开辟者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样的情况,似乎是那天地意志感觉到什么。

    或者说,罗帆将要进行的行动,或许将动摇那天地意志的某种计划!

    明白这一点,哪怕是他们尚且不知道罗帆到底想要做什么,也变得凝重起来。

    相比于那一小部分在百年前经历过那一次试探的大概百分之一的天地开辟者,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天地开辟者却都没有经历过百年之前的那一场与天地意志的面对面。

    所以,他们在这时候都暗自骇然,不知道为何会忽然凭空有着这样的雷霆轰鸣响起。

    “上天示警?”有天地开辟者喃喃着。

    “是天地意志。”一名经历过百年之前与天地意志面对面的天地开辟者叹息一声,道。

    听到这话,那些后来的天地开辟者的面色都变得愈发的凝重了。

    天地意志是他们的敌人,这一点他们在加入这个队伍之时就已经知道了。但,一直以来,他们都只是感觉到那天地意志的种种动静的余波而已。真正面对天地意志,他们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现在,似乎,他们已经即将真正直接面对那天地意志了……

    在这时候,一道光华从前方的岛屿之中爆发出来,化作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在达到极高天空之上的时候猛然扩大,转眼间便铺展开来,转眼就已经是将天空给铺满了。

    随着这光华铺满天空,这整片天空看起来就像是化作一幅画一般,那种原本存在着的运动尽皆停息下来。

    在这变化之后,那种隐隐传来的雷霆轰鸣自然消失无踪。

    “镇压……”那些见识过罗帆手段的天地开辟者都心中暗自闪过这个词语。

    这种镇压力量哪怕是曾经见识过,他们也感到震撼无比。

    这等连天地意志都能够镇压的时力量,超越了他们对镇压力量的理解,颠覆了他们对镇压力量的观念!

    “诸位道友,开始吧。”这时候,罗帆对那众多天地开辟者这样开口了。

    那众多天地开辟者听到这话,面色都是微微一凝。

    罗帆要他们做什么,这一点早在一开始便已经是说清楚了。现在看着模样,似乎就已经是那个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具体该怎么做,众多天地开辟者在一开始其实就已经是商议好了。

    这时候自然并不需要浪费什么时间来继续商议阵势该怎么布置,众多天地开辟者心中一动,身形便各自化作一道道光华,先是冲天而起,向着四面八方射出去。看起来便像是一个灯泡忽然间放射出无数光芒一般。

    再接着,在射出去一段距离之后,所有光芒陆陆续续的一拐,向着某个落点砸落。

    转眼间,便已经是凝聚在虚空之中,化出他们的身形出来。

    随着所有光芒消失,这上百万的天地开辟者已经是构筑出了一个巨大的阵势出来了。

    一个,将罗帆的那则之天地所化的岛屿给完全包裹在其中的,立体的,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阵势!

    这个阵势成型之后,远处的天空都变得一片昏暗起来。

    隐隐间似乎有着种种微妙的震颤在海底深处出现,整方天地似乎都在剧烈的摇晃起来。

    只是,这一切,都无法影响到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区域,无法动摇他们所构筑而成的这一座阵势。

    在这阵势所在的这一片区域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一种莫名的镇压力量给完全镇压住了。

    在这种镇压之下,哪怕是那天地意志,都无法以自身的力量侵入这个范围。

    更别说那种种远处因为天地意志所诞生的种种变动了。

    那种种变动,种种动静,只能够在那镇压力量之外起作用,而根本无法在这时候,在这里,真正震动到这范围里面的任何事物!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不见什么动作,他的身上便有着一股难言的光华透出来。

    “终于可以开始了,让我来看看,你究竟还有什么手段吧。”他这样想着,那光芒开始渐渐的汇入周围那阵势之中去了。

    随着这光芒汇入周围,那阵势便如同被插入钥匙的汽车一般,开始瞬间运转起来。

    无尽的力量,无尽的威能,无限的玄妙本质在这时候开始在众多天地开辟者之间传递涌动起来,无穷无尽的力量涌动之间,整个阵势开始释放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开始将其所在的这一片区域与外界区分了开来。

    在这瞬间,这一个阵势周围的时空,就已经是多了一层灰蒙蒙,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似乎什么都不存在,又似乎包罗万有,蕴藏了天地宇宙之中一切的一切的奇异存在!

    这一层奇妙存在出现之后,那种种原本依然隐隐传过来的,那种天地意志的力量,或者说那一方伟大天地的力量,都瞬间消失无踪,再没有半点能够侵入进来了。

    而原本在那伟大天地之中所无法感觉到,其他次元,其他维度,其他平行存在,甚至是其他层面,都在时候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断的在这阵势所包裹的范围之中浮现出来。

    这种情况,让罗帆瞬间明白过来,这一片区域,已经是渐渐的从那伟大天地之中分割出来了!

    那一方伟大的天地本身的庞大还是其次,哪怕是其庞大程度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极致,哪怕是亿亿兆天地被吞噬吸纳,其自身都只是像是增加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而已也是一样。

    真正让这一方天地变得无比难缠的却是,这一方天地,无比的纯粹!

    正常天地有着诸多平行所在,甚至有着众多次元,有着种种维度,那天地的主体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天地的全部,但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那天地的主体却只是这一方天地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隐藏在天地主体背后的,还有着体量更比天地主体大上不知多少万倍的诸多玄之又玄的存在!

    但,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却并不是如此。

    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天地的主体,就已经是天地的全部了。

    正常天地所拥有的其他种种次元,种种平行所在,种种维度,乃至那无限的层面,相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其中,相对来说,其他层面会稍微好一点,只是所有层面的情况都是与这天地主体一般无二而已,并非绝对的不存在,但,其他种种维度啊,平行所在啊,次元啊,一切的一切,却就是真真正正的不存在了。

    当然,其他层面与这天地主体的情况一般无二,那么,其实其他层面也就相当于不存在了……没有自己特质,失去了各个层面本身玄妙的诸多层面,对于罗帆来说显然已经是咩有了任何意义。

    而这时候,随着那阵势成型,随着这一片区域被从那伟大天地之中分割出来,这一片区域之中的情况显然就已经是与那一方伟大天地区分开来了。

    在这里,正常天地所能够拥有的种种,已经是开始渐渐的在这里衍生出来。

    平行所在,诸多维度,种种次元,乃至其他层面的种种特质,都开始渐渐的重新恢复过来。

    “终于打破了……”在这时候,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

    失去了其他层面,对于他来说,变相当于他本身的不死性受到了极度的削弱。

    毕竟,若是有着其他层面存在的话,他哪怕是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一切都被彻底的抹去,都能够靠着其他层面自己所对应的存在轻轻松松的回复过来,整个过程不单单不必消耗任何时光,甚至都不必消耗任何一丝丝的精力!

    现如今,其他诸多层面的特质回复过来,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自己的不死性终于回复过来了。

    那种感觉自然是相当的美妙了。

    当然,这显然只是第一步而已。

    这一片区域虽然已经是从那伟大天地之中分割出来了,但显然也只是稍稍分割而已。其本身依然是处于那一方伟大天地内部,依然是承受着那一方伟大天地的碾压,依然是被其虎视眈眈。

    若是不能将那天地击退,扛不住那一方天地的手段的话,现在得到的这一切,很快的就会重新消失的。

    在这个时候,众多天地开辟者都能够感觉到周身一轻,只感觉自身好似是忽然脱下了某种难言的枷锁一般。

    这种感觉,自然同样是因为那种种原本在那一方天地之中并不存在的其他种种次元、维度、平行所在,以及与消失差不多的诸多层面重新恢复过来所带来的。

    一般的天地开辟者虽然都无法如同罗帆这般,借助这种种完善自身的不死性,让自身的生存能力大幅度的增强。但,这种不死的根基,却依然是对他们有着作用的。就像是一座冰山,哪怕是这冰山自己只能够发现自己在水面上的那一部分而已,但,其自身的体量,其想要移动,甚至与其他存在对碰的时候,那一部分在水面之下的体量也依然是在起着作用的。

    这时候也是如此,哪怕是他们无法做到借用那种种来加强自身的不死性,但,那种不死性能够被加强的基础却依然是存在于那里!

    而拥有着这样的不死性加强的基础,他们的心底自然而然的便会有所感应。在这种感应之下,他们自然便会生出一种自身的某种枷锁被脱掉的感觉了。

    对于这一切,众多天地开辟者心中并十分清楚,但却都知道,这时候周围的环境已经是发生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