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一剑飞仙 > 七百八十三、接引

七百八十三、接引

    混魔老祖修炼预定一门的心法,只觉得此法十分契合自身,不数日就练习纯熟,被自己“孙儿”大大夸奖,并传授了一门玉鼎变化两界幡!

    两界幡乃是玉鼎门下,人人皆修的法术,因为逃命最为擅长,天地间再无第二门法术,挪移虚空之妙,能胜过两界幡变化。(最快更新)

    混魔老祖不数日,又把两界幡变化修成,又被“孙儿”传授了一门斩龙刀的变化,他再把这一门变化修成,这个“孙儿”却忽然不知了去向,把他一个人抛下,自己不知哪里去玩耍了。

    混魔老祖等候了数十日,仍旧不见自家的“孙儿”归来,心头懊恼,虽然想不明白,为何如此,但也庆幸自己得脱囚禁,重获自由,再次溜去了人道诸国。这一次人道诸国已经撤去了护持的血海,这头老魔容容易易的溜了进去。

    混魔老祖并不知道,此时许了,玉虚和清虚所居的问道峰上,已经来了一名客人,正是他的“孙儿”。

    此人上了问道峰,就一礼参拜,口称师叔。

    许了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毕竟玉鼎一脉的道法吗,瞒不了人,如今洪荒大地,绝对没有妖魔能够精修此法,尤其是这名师侄儿,乃是谷阳神门下,他跟谷阳神本来关系就不俗,自然就把这名师侄儿收了下来。()

    至于对玉虚和清虚,这人自然另外有一套说辞,什么感悟天道,忽然觉得自己道法有所缺陷,必然要投入许了门下,才能得成大道。

    玉虚和清虚也是这么修炼来的道法,故而也不会怀疑此人,本来他们跟许了一起,守护人道诸国,倒也不介意再有其他人加入,但毕竟三人已经成为人道尊者,花费了无数心力,若是后来者跟他们平起平坐,未免就有些不大舒服。

    故而这人自愿成为许了的“师侄儿”,玉虚和清虚还能接受的来。

    尤其是此人道法通达,居然已经是道人巅峰,比三人修为还高,玉虚和清虚也不好意思做此人师父,至于许了……他当然不会从谷阳神师兄门下挖角。

    这人自称接引,玉虚和清虚都不以为意,毕竟在太古洪荒,这只是一个寻常名号,还有人用过这个名号,谁也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意思。

    许了心底却大大的吐槽,在接引在问道峰居住下之后,他才施展法力,遮蔽了自己的修炼之地,把接引叫过来问话。uctxt.com

    许了不解的问道:“你怎会离开玉鼎天?难道诸天六界即将回归?”

    接引笑了一声,说道:“非也!我在诸天六界飞升百年之后,就脱离玉鼎天,一路飞遁回洪荒大地。”

    许了大吃一惊,叫道:“你是自行飞遁回来?却是为何?”

    接引笑了一笑,说道:“自然是为了成就道果!若是再有千年,诸天六界必然回归,天地之位厘定,哪里还有我的机会?”他深深望了许了一眼,若有深意的说道:“师侄儿却没有想到师叔居然顶替的太古三虚的名头,如今那位太虚,不知还在什么地方苦苦参悟道法哩!”

    许了微微吃惊,他还真不知道太古三虚是什么一个光景,急忙问道:“我确实不知道太古三虚是何等人物,不知道师侄儿直到什么,可否告知师叔。”

    接引微微叹息,说道:“太古时期,天道垂青人道,故而把三头上古生灵引入,化为太古三虚。这三虚开创了人道,教化洪荒生灵,修炼灵机,演化人身,可称的上人族之师,也可以称作人道之祖!只不过三虚的参悟的道法虽然高明,但毕竟出身太低,还要自己参悟道法,没有天生的血脉传承,所以当他们突破仙人之境的时候,被已经崛起的五大妖部高手暗算,致使道行有缺,后来都死在了昊天帝的手下。”

    许了微微吃惊,他还不知道,三虚和昊天帝居然还有这等因果,随口问道:“三虚就这般灭了不成?”

    接引叹息一声,说道:“三虚当然就此灭了。只是三虚传下的修习灵机之法,却在洪荒渐渐传开,先后有一十二家道尊秉承三虚真法,先后突破了仙人之境,其中几位就是后来开创三十三天之主。”

    许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老师姜尚,玉鼎……也都是三虚的传人了?”

    接引微微点头,说道:“自然!我算起来,也是三虚老师的传人,只可惜后来不甘心……以至于沦落魔道!”

    许了有心想要问一问,接引究竟为何会沦落魔道,但见这个师侄儿并不想细说,就不再问询。他心底也晓得,这位师侄儿,只怕原来也是洪荒的大人物,说不定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十二道尊之一,至于后来为什么沦落魔道,也不必细说了,反正他后来在魔狱被玉鼎收了,成了谷阳神的徒弟,以至于现在算作自己的徒孙。

    不过现在若是按照正经的辈分,他也要算作自己的徒儿了,毕竟自己如今是太古三虚之一。

    许了暗暗推算了一会儿辈分,只能感叹一声:世界真奇妙,不算不知道!

    许了跟接引闲聊一阵,心头好奇,又复问道:“你可知道,杨书华师侄儿是什么身份?”

    杨书华离开玉鼎天之后,宛如开了挂一般,不但突破了真人之境,而且竟而靠着吞噬魔星天其余突破了妖神境界的妖帅们的修为,还臻至了真人境大圆满,炼开了八十一条真脉。

    许了事后推算了数十次,也不得要领,无法推算出来这种道法的真正面目。

    接引摇了摇头,说道:“师侄儿也只是觉醒了自己的记忆,得知了一些跟我自身有关的来龙去脉,杨书华师兄若是显化原身,我或者知道,他现在已经重修道法,我哪里能知道他原来是谁人?”

    许了听说接引也不知道杨书华的来历,虽然微微遗憾,但却也没得什么,毕竟他跟杨书华关系尚可,两人又不敌对,不知道他的来历也算不得什么。

    许了又问道:“师侄儿提前回来洪荒,可是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