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重生之我要做女神 > 1241 加了料的酒

1241 加了料的酒

    头发被揪住,阿芙疼的眼泪直流,可是她硬是没有哼一声,到了这个时候,她不想自己成为风影的负累,风影越是重视她,就会越处于被动……

    舒莱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才对阿芙下手,看见手里的美人明明是一副娇弱如花的模样,却又能够强忍着不出声,他渐渐的加大了手里的力道……

    看见阿芙强忍着疼痛,牙齿把唇瓣都咬出一个血印来也不出声,风影的心马上就乱了,“你给我住手,你不是要东西吗?东西我已经带过来了,又没有说不给你……”

    风影立马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窃听器和一个盘,递给了身边拿枪的保镖,“窃听器的里的内容我已经复制在盘里,我保证没有备份。”

    舒莱这才松了手,拿起窃听器就往地上一摔,然后用脚用力的一踩,那精巧的窃听器很快就碎了,接着,他看了盘一眼,冷冷的说道:“我既然敢叫你过来,就不怕你耍花招,你要是敢耍花招的话,我保证你没有好果子吃……”

    他把盘交给身边的阿健,阿健把它插到笔记本里,不用多久,里面就传来舒莱与姚玲玲的对话……

    “现在可以放人了吧?”胡陆说道:“既然都是倒是混饭吃的,就得讲江湖规矩,可得守信用……”

    “你们黑狱的人也配跟我说江湖规矩吗?我呸!”舒莱一脸的邪笑,阴冷的目光里泛着愤怒的冷光,“江湖规矩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们黑狱就是和我过不去,最先的时候,风影你就潜到我的实验基地高破坏,后来,我的东西每一次在市面上出现,你们就每一次都出面捣鬼,还和条子一个鼻孔出气,如果一开始你们就识时务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发大财的,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圣城本来就是我黑狱的地盘,你硬要在这里卖毒、、品害人,现在反而倒打一耙?只要有我们黑狱在,就不能让圣城变成毒窝。”胡陆冷漠的回应道。

    舒莱不以为意的冷冷一笑,“是吗?你们黑狱不是和条子的关系很好吗?可是现在条子却认为敖珏才是所有事情的幕后首脑,你觉得黑狱以后还有可能在圣城生存下去吗?以后圣城就是我舒莱的天下……”

    “你不要太得意了,你以为警察都是笨蛋吗?敖珏被抓,黑狱被瓦解,市面上还有你的那些东西,警察很快就会明白他们搞错了。”南妮厉声的说道,“做坏事的人以为别人永远都发现不了吗?除非你自己不做,做了就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你说的我真的好怕啊,就算是警方觉得自己错了又如何?黑狱本来就是黑帮,他们打击黑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有黑狱这些分不清敌我关系的笨蛋才会暗中帮助条子,不要忘了,在圣城不只有你黑狱一个黑帮,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再组建一个黑狱起来,我会用尽财力把圣城所有的娱乐场所收入囊中,到时候条子有的忙了,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

    “继续做你的清秋美梦吧,现在请你依承诺快点放人。”风影不耐烦的说道,盯着枪管往阿芙那边走了两步。

    “放人?你倒是想的轻巧,我还没有玩够呢。”舒莱冷冷的一笑,使了一个眼色,很快就有一个人端着两杯酒走过来,“这里两杯酒我都加了料的,说来还真的是便宜你们了,里面的东西是我刚刚研制出来的,只要喝一口,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种**蚀骨的感觉,以后就算是我不找你们,你们也会求着我给你们这种东西,只要你们喝了下去,我保证马上就放人……”

    “风影,你不要管我,千万不能喝……”阿芙激动的大叫,因为有些用力手腕脚腕处很快就出现红印子,“就算是我今天死在这里,也不愿意你为了我去碰这种东西……”

    “风影,胡陆,你不要听他瞎说,酒里放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毒、、品而是毒药,他们就是想你妹喝了毒药以后没有抵抗能力,千万不能喝,如果喝了,才是中了舒莱的奸计”南妮也大声的说道,因为她十分明白,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一次就使人上瘾的毒、、品,舒莱的话夸大其词,就是为了掩饰他的另一个目的。

    “南经理果然是一个聪明人,一个人有时候太聪明未必是一件好事情,特别是女人,聪明的女人一点都不可爱,你说的不错,这酒里放的不是新型毒、、品,而是毒药,不过,我让他们喝下去,并不是害怕他们还有抵抗能力,你觉得我这里有多少支枪对着你们呢?今天你们谁还能够逃出我的五指山?我给他们喝毒药,目的很简单,我也会给他们喝解药的,这种毒是我从国外带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的手里有解药,今天我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放了,而且还会毫发无损的放出去,以后,风影,胡陆就得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定时给你们解药的,对了,还有你南经理,你要是敢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向外透露一个字的话,我保证敖珏马上也会在拘留所里喝到这种加了料的酒……”

    “舒莱,你太卑鄙了。”南妮瞪了他一眼。

    如果敖珏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支持敖珏一枪打爆他的头,虽然她一向都不赞成使用武力去解决问题。

    “卑鄙吗?我觉得卑鄙也是一种求生的技能。”

    “别说废话了,我喝。”胡陆倒是先端起一杯酒,就在端起酒杯的时候,趁着大家不注意,用手臂轻轻的碰了碰身边的阿忠。

    “我也喝,不过,你一定要遵守承诺放人。”风影也端起了酒杯,目光盯着那杯泛着嫣红色泽的酒,色泽厚重而冷艳。

    他没有去看阿芙,因为他害怕看见阿芙绝望的眼神……

    “风影,胡陆,你们疯了吗?”南妮大惊失色,如果真的喝了下去的话,所有人就算是留住了性命,以后也只是舒莱身边一具傀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