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死亡高校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不死鸟长袍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不死鸟长袍

    那为什么这间墓‘穴’如此的奇特?

    如果不是周围那些壁画中描述的死者生平,甚至很难让人确定这里是墓‘穴’,当然除非也有另外种解释,这间墓‘穴’的深处或许有着其他什么东西,这个东西足以保护这里,足以让任何轻易涉足其中的盗墓者知难而退。。: 。

    带着这样的疑‘惑’,萧林和宋俊朗的深入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一路都是畅通无阻,直到他们的脚步在一具尸体面前戛然而止。

    这是一具不知道被掩埋了多少年的干尸,身着红‘色’长袍,身体袖长,其他的都已经完全分辨不清楚,这具古老的尸体还有皮肤盖着骨头,有小束灰白的长长须发,他羸弱的躯体上裹着件深红‘色’宽肩长袍,长袍的袖口和领口边上印刻着金‘色’的神秘字母,这样的字母在尸体外衣上排成直线,更类似是某种具有特殊效果的魔法阵。

    而在干尸的左边,在骨节粗大、干枯嶙峋的双手上握着一根刻有神秘字母的法杖,法杖差不多有一个‘成’人那么高,法杖的顶端镶嵌着圆形水晶球,只是水晶球已经彻底失去了光辉。

    “这家伙是个法师。”萧林判断着,然后很果断地后退了几步,想了想又觉得还是不太安全,对于魔法师来说,这个距离并不是个安全距离,他又迅速退到了这间石室的边缘。

    宋俊朗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判断,这家伙可比萧林更加怕死,‘摸’了‘摸’下巴,一边说道:“你觉得这家伙死了多久?”

    “肯定不会是我们的人。”萧林只能如此说道,既然不是地球的殖民者,那么就是新世界的土著盗墓者,除非是将这具尸骸或者遗物拿回学院进行专‘门’的鉴定,否则就很难‘精’准地判断出具体年代了。

    “有点意思。”宋俊朗眯起眼睛观察半晌,嘀咕了句。

    萧林看向他,问道:“你觉得他是怎么死的?不可能是自然死的,死于陷阱?毒气?但很奇怪,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元素‘波’动,在这个墓**,除了死气外,根本很难感觉到其他两种能量,我甚至怀疑这里是否还能够释放出魔法。”

    宋俊朗点头:“这句话你倒是说对了。”

    “哈?哪句话?”

    “最后一句。”

    宋俊朗指了指前方,在这间石室的尽头,通往隔壁的地方,是彻底封闭的,这和他们过来时的其他所有石室都是截然不同的,这意味着这个通道,他们已经走到尽头了。

    萧林再次‘摸’索出那颗玻璃珠子:“所以说这东西其实是从他身上发现的了,这家伙当年进入墓‘穴’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了这个东西,但最终死在了这里。”

    “除了这些呢,这个倒霉鬼身上有啥古怪,你再好好看看呢。”宋俊朗已经看出了更多的东西,但似乎有意考究,并没有立刻点破。

    萧林皱眉凝神,从头到尾再次打量了下,和所有死人一样,尸骸本身看不出什么异常,不过他身上那件长袍却是有点不同,经历了这么多年,长袍上虽然落满灰尘,却依然保存相当完整。

    这足以说明这件长袍不是普通货,甚至大概率可能是黄金级别以上的东西,因为就算是黄金级别的物品,几百年的时间也足以损毁其本身携带的任何魔力,只有更高级别的东西,才可能保存更久甚至是永恒。

    不仅如此,萧林的眼光又落在长袍衣领上,那几个金‘色’的魔法符号相当刺眼,虽然晦涩难懂,但萧林在古语言方面是有些造诣的,他来回扫了几眼,又认真辨认着长袍上那些繁琐的‘花’纹,当然这些‘花’纹可不仅仅是装饰品,作为魔法物品,每一朵‘花’纹都可能是一个异常强大的魔法阵的组成部分。

    半晌后,萧林回过头,有些诧异也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不死鸟之袍?我在图书馆里见过这东西的资料。”当然,这部分资料依然属于图书馆的**行列。

    宋俊朗难得‘露’出一抹很认真的赞许之‘色’,点头道:“看来你平时的功课基础还是‘挺’扎实的,恩你说得没错,这件长袍名为不死鸟之袍,是传说级别的魔法物品,很多学院都很想得到这东西,可惜不死鸟长袍的制造方法早就失传,我们也只是在新世界的历史记载中找到过资料,真货还是第一次见啊。”

    能够被列为传说级别的物品,都是具备着极为强大的力量,而不死鸟长袍之所以让很多人追崇,便是因为这件长袍中一个很特殊的效果,穿戴者具备一次可以复活的机会!在使用者生命受到致命威胁时,不死鸟长袍会‘激’发出其内部的特殊能量,用来代替使用者的灵魂承受伤害。

    单是这样一个作用,就足以让不死鸟长袍被列为传说级魔法物品!毕竟就算是现在的殖民者们有复活塔,那也是在消耗寿命的前提下才能反复使用的,如果能够多一次复活机会,谁都不会介意的。

    这具尸骸看来并不仅仅是个普通法师,还是个实力极为强大、资金背景雄厚的盗墓者,身穿不死鸟长袍进来,说明他对这个墓‘穴’的难度已经有了预料,否则不会轻易动用如此珍贵和昂贵的物品,要知道不死鸟长袍虽然可以让人复活,但这种机会却只有一次,复活后,不死鸟长袍便会彻底粉碎。

    可是这家伙还是死了,而且身上的长袍竟还是完好无损,那意味着不死鸟长袍的复活根本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

    “难怪上次的盗墓者只敢深入到这里,再进去前进的话,危险还真是难以想象啊。”宋俊朗叹了口气。

    “为何上次进来的人没有取走不死鸟长袍?”萧林问道。

    “因为他已经取走了那颗玻璃珠,那是比不死鸟长袍更珍贵的东西,以我的了解,通常他们是不会做绝的,总会给死者留点东西,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宋俊朗耸肩说道。

    “那我们需要继续前进吗?”萧林问。

    宋俊朗看向他,反问:“你觉得呢?”

    萧林直视回去,很坚定地点头:“必须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