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死亡高校 > 第六百八十一章 阿萨贝诺的再现

第六百八十一章 阿萨贝诺的再现

    

    通道越是往前,光线变得越来越昏暗,四周的温度也在不断下降,新世界的这个时间点还是春季,温度不高,但也绝对不会低到这种程度。

    陈到连续咳嗽几声后,已经不止一次再抱怨:“我记得新世界最近十几度啊,怎么会这么冷。”

    “因为死亡气息。”萧林哆嗦了下,他对死亡气息的敏感度其他人更敏锐,眉头也因此皱得越来越深,死气属于极为阴寒的能量,刚刚那波潮水般的亡灵已经让他有所警觉,通常来说,能够诞生如此规模和数量的死灵军团,意味着这附近必定有极为浓厚的死亡气息。

    可是墓穴场是英国和曙光学院双方共同选择的考试场所,也是由双方高级别人员进行过反复的确认,确保不存在超越学生承受范围外的危险。

    阿萨贝诺到底在这片墓穴做了什么手脚?

    每个人的心头都笼罩着阴影,因为他们已经确认复活塔已经失去效果,谁都不会想此死在这里。

    好在身后的亡灵军团始终不曾再出现,但那片神秘浓雾蔓延过来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萧林知道,阿萨贝诺可能是等不及了,在用这种办法催促着他们。

    虽然无可奈何,但众人只能加快了速度。

    时间似乎变得相当漫长,虽然没有钟表之类的东西,但所有人都很明显察觉到,他们已经在这条狭窄冰冷而又黑暗的通道内走了太久的时间了。

    “是幻术吗?”成名拧紧了眉头。

    “不是。”萧林摇头。

    “可能是时间或者空间方面的法术,通过时空扭曲来转换场地,不,也不对,时空法术会引起很强的时空震荡,而且我们所在的地方无论怎么看都还是墓穴,以我的精神力,不可能完全感觉不到。”顾晓月呢喃自语,但很快也陷入沉思,尽管她相当聪慧,可眼下的状况还是大幅度超过了她的思考范畴。

    “星相法术,是星相法术!”萧林虽然同样不太懂这些,但顾晓月的话陡然让他想到了什么,他联想到了宋俊朗宋部长曾经和他说过的些许东西,那位阿萨贝诺大祭司曾经是出色的星相师,而这个职业,几乎相当于地球的天学家。

    “这和我们眼下这状况有什么联系吗?”陈到问道。

    “不,不知道。”萧林继续摇头,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掉了,可惜他所掌握的信息确实太少了,自从新院长台后,对他采取了各种封锁和限制,他几乎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得到太多的照顾。

    “总之继续往前走对了!”陈到无奈之下说出自己的结论。

    好吧,这个时候确实不需要太复杂的思索了。

    通道的尽头,无非是一战,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只需要胜了,便可以带着大家离开这里!

    萧林努力将脑子里的一切疑惑都暂时甩出去,精神再次渐渐变得集起来,这种时候容不得半点分神,而且萧林虽然只是青铜级别,但他却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牌,加他之前得到的零星情报显示,那个阿萨贝诺自从血月之地逃离出来后,只是灵魂状态而已,实力相当有限。

    对拼的话,萧林还真有自信直接干掉对方,前提是不能被无穷的亡灵军团给慢慢消耗体能。

    再漫长的通道终究也有到头的那一刻,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眼前昏暗的视野骤然间变得明亮起来,所有人下意识闭了双目,又迅速在警觉重新睁开双眼,然后几乎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排好战斗阵型,这几乎是大家练了很久的本能,但随即,眼前的景象却让众人都彻底惊呆了。

    眼前是一片极为空旷的坟场,无数林立的棺材和墓碑不计其数,有些裸露在外,有些半掩在尘土之,在众人身后的通道出口,在所有人踏出的一瞬间却是已经消失了,当然这不是惊讶的原因,这种时空扭转法术虽然很高明,可多少也在他们的预料之。

    真正让所有人震撼的是坟场的空之,漆黑的夜空之,一轮血色之月高高悬挂在夜幕之,显得是如此的诡异和狰狞。

    今晚的月亮看起来是如此的巨大,起任何时候都要大的多,大家隐约之能够看得清,在血红的月面之,还有三个犹如星点般的光点,若隐若现,其一个星点,正闪耀着蓝色的光芒,而在蓝点之后,则是宛若火球般熊熊燃烧的光点,第三个点看似黯淡无光,却似又被血光所包裹。

    三个点此刻恰好连成了一条线,完全呈现在了这片血月之,显得是如此震撼。

    “欢迎到来,我等你很久了。”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所有人的汗毛立刻倒竖,这声音实在是太近了,简直像是近在咫尺有人在说话一样,然后几乎是瞬间,成名的剑气,陈到的火焰法术,都是瞬息而至,朝着虚空的夜幕砸了过去。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安洛很快也加入了攻击,但马被萧林给叫停了,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已经是发现了虚空之,悬于半空的黑影,虽然很模糊,但很明显是那个亡国的大祭司阿萨贝诺。

    “没用的,他现在是灵魂,纯粹的能量状态,而且似乎有防护法术,别浪费体力。”萧林轻声吩咐道。

    阿萨贝诺敢堂而皇之出现在众人面前,自然不会是毫无装备,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刚才的一波攻击,仅仅只是从他的身体穿梭而过,却丝毫造不成任何伤害。

    “丧家之犬,居然也敢来曙光学院的地盘,你不怕在这里魂飞魄散吗?”萧林一边讽刺着,一边稍稍前几步,挡在众人面前。

    他注意到刚才阿萨贝诺的话,分明只是等“你”,而不是“你们”,寓意已经不言而喻了,对方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是萧林,至于其他人不过是连带的倒霉蛋罢了,所以萧林希望尽可能让阿萨贝诺的注意力全部放自己身,最坏的情况,至少自己也要争取让其他人逃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