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道天下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兵仙伽罗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兵仙伽罗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兵仙伽罗

    等独孤伽罗、许褚、黄月英等人,焦急忧虑赶到阵法边沿时,守阵者已经手忙脚乱把武信拉进阵内。

    此时的武信,极为凄惨,简直是惨不忍睹。

    披头散发,浑身焦黑处处,更有血迹斑斑,还有明显的三处血洞,无数处被刀剐般,状若鱼鳞的伤势,说是遍体鳞伤也不为过。

    “公子!”

    独孤伽罗莫名其妙地心一痛,双目含泪地扑向武信,毫无顾忌地抱在怀,又痛又恨骂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吾皇!”

    罗士信大惊失色,失态惊呼着冲向武信,站在独孤伽罗身边,手足无措。

    罗士信是最早追随武信之人,跟随武信南征北战多年,经历大小战斗、战争等无数,还真没见过武信伤得这么重。

    在罗士信,乃至绝大多数大离众臣眼,离皇武信,根本是个不死不灭,金刚不坏的恐怖存在。

    强如九天王之一的御天王鱼俱罗,攻击力冠绝当世,牵引军力一斩,也是劈飞武信,也没见武信受伤!

    “生命之花!”

    阴妃紧随而至,直接祭出本命武魂,栽种在武信身体,全力救治。

    “嗯?”

    后续黄月英、荀氏四杰、各个势力领袖等一批近百人,绝大多数脚步一顿,脸色数变,震惊莫名地看着重创昏迷的武信,心思各异。

    除了黄月英和荀彧两人,其他人全都愣在当地,不知该前,还是离开了。

    吾皇……

    能成为如今颍川府幸存者的首领,都有其独到之处,肯定不傻,否则也活不到现在。

    大汉天朝五品忠勇将军,属于十常侍一脉,名义属于左郎将皇甫嵩帐下,威名鹊起的罗士信,竟然是“公子”的人?

    两者明显是主臣关系!

    何为“吾皇”?

    “公子”武信竟然是位皇者!

    真正的皇者,而非修为称皇那种。

    毕竟武信的修为境界摆在那,明显没资格实力称皇!

    大汉天朝的皇者才几个啊?

    屈指可数,肯定没武信这号人!

    如此一来,“公子”武信的身份,呼之欲出了!

    唯一的解释……

    外来皇者!

    如此,原本众人的疑惑之处,倒是说得通了,特别是飞蝉军的火速崛起,惊诧无数人的眼球,还有碌碌无名的“公子”武信的妖孽实力!

    荀悦、荀衍、荀谌等人,本能对视一眼,又迅速转移视线,心思各异。

    这是个极大秘密,也是个极大功劳,更是个不小的机遇!

    怎么选择!    “咚、咚、咚……”

    在此时,悠扬沉重的战鼓声,急促响起,三方黄巾军的猛攻,开始了!

    “哼!”

    独孤伽罗反应过来,瞬间察觉到众人异样,稍微联想下,知道因为什么了,不由恶狠狠瞪了眼落势冷哼。

    顿了下,冷声朝众人吩咐道:

    “无论如何,此战关系到所有人生死,各各位,准备迎战!”

    众人纷纷应诺,离开各各位。

    独孤伽罗抱着武信起身,却递给了身侧的阴妃,看向武一问道:

    “血酒准备好了吗?”

    武一毫不犹豫应道:“基本喝了,量有些不足啊!”

    独孤伽罗凝眉看向武信,无奈狠心吩咐道:“所有人,任何人,都要喝!查查看,谁没喝的,再让他喝,不喝的话……肯定无法在此战活下来,你处理!”

    “血酒”拥有改变人之意志和意愿的诡异功效,十之**带着武信的意志,才能办到。

    想改变目标,应该需要武信主动赐予才行,无意识的鲜血,估计没什么用。

    “啊?”武一难以置信地双眼圆睁,愣愣看着独孤伽罗。

    武一不傻,自然听得出独孤伽罗的言外之意。

    独孤伽罗脸色一沉,恼怒呵斥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办,这是命令!”

    “是!”武一嘴巴张了张,硬着头皮应道,暗自却头疼万分。

    这怎么处理啊?

    独孤伽罗自己好像没有吧?还有阴妃、彼岸花、罗士信、荀氏四杰等等。

    武一所知,此处大半核心人物,并未喝过“血酒”啊!

    当然,也可能之前喝了,只是武一不知道,毕竟武一算是新人,独孤伽罗、罗士信等人明显是老人!

    ……

    “轰、轰、轰……”

    不待武信苏醒,大战已经爆发,震耳欲聋的无数轰鸣声起,战斗爆发!

    没有法坛,黄巾军只能强攻。

    原本颍川府的守城器械,已经被飞蝉军收入城主府,但黄巾军还是自带了不少,利用储物之宝携带,自然也没大型或超级级别,只是小型器械。

    数以百计的器械,投石车、巨弩车、霹雳车、箭楼等,密布“五行生灭大阵”三方……

    甫一爆发,铺天盖地的陨石、巨弩、术法狂潮等,便倾泻而出。

    “轰隆隆……”

    早有准备的飞蝉军,也迅速爆发器械,以器械对器械,否则任由敌军轰击,“五行生灭大阵”也扛不住多久!

    炒豆般连绵不绝的轰鸣撞击声起掠起,双方疯狂对轰,势若烟花璀璨,绚丽万分。

    不同之处,飞蝉军有阵法格挡,遗漏的敌军攻击,会率先落在阵法,不会伤到飞蝉军。

    但是,黄巾军并无阵法或其他设施抵挡,漏掉的攻击会实实在在落在黄巾军身,造成实质伤亡。

    “杀!”

    滔天喊杀声起,紧随器械爆发之后,黄巾军开始发起大军冲击。

    漫山遍野,密密麻麻如浪潮的黄巾军,疯狂冲向“五行生灭大阵”。

    蚁多咬死象,如果任由黄巾军围着打,算个体攻击不强,汇聚起来也极为强大,阵法也撑不了多久!

    “第一师队,第五偏队,离阵冲杀百息……”

    “第十一师队,第七偏队,离阵冲杀百息……”

    “第二十三师队,第一偏队,离阵冲杀,伤亡过半才能撤回!”

    ……

    面对敌军的疯狂攻势,独孤伽罗心平如镜,丝毫不乱地冷静下令。

    一条条军令下达,一支支以偏队(千人制)为单位的群体,不停杀出阵外。

    阵法并非万能,也需要主动迎击,龟缩死守的话,肯定撑不了多久,反而是浪费人力、物力、灵石等。

    这也是飞蝉军直接放弃镇守颍川府城,选择只守城主府的缘故,人那么多,根本守不住全城!

    天崩地裂,夕阳如血!

    本凋零衰老的颍川府城,逐渐在夕阳下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