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道天下 > 第八百零九章 御军如棋

第八百零九章 御军如棋

    潼关关前,离军军营。

    “噼里啪啦……”

    魏国公李密,脸色涨红,五官颇为扭曲地大发脾气,砸烂了军帐内大半物品,连实木案几也被拍成了碎片。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本公乃最早投靠离王的王者,如今更是公爷,竟然要辅佐一个新晋侯爵?!”

    摔打之余,李密依旧愤怒不已高声怒骂着。

    “这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狡兔死,走狗烹!如今大隋尚在,离王竟敢如此……”

    “混帐!若非本公,岂有离国的今日?!”

    ……

    李密尽情怒骂发泄着,听得周围数个亲信心腹和帐外亲卫,脸色发白,紧张忐忑不已。

    不过,没人出声奉劝,都清楚这不过是李密发泄而已。李密毕竟是李密,城府极深,之前离王特使传旨,李密并无异状,想来如今也不会做什么太过之事。

    他们要做的事,就是守好四周,别让李密大逆不道的言语传出去。

    当然,他们多多少少也为主公李密抱不平,要知道,魏夏燕唐四大国度,魏国是最早投降的势力,随后便全力辅佐离国,否则的话,离国岂能那么快灭掉夏国,招降燕国,收降唐国?!

    如今李密只是没能攻克潼关而已,竟然就降了李密的权力,让一个国公,听从一个侯爵吩咐,这不是折辱吗?!

    足足顿饭时间,李密方才粗喘着平静下来,双眼发红地静立狼藉混乱的帐中。

    “主公!或许我等想得严重了,毕竟我军确实久战未果,而且伤亡惨重。镇远侯更是威震天下的名将,更适合军事战争……如今之举,也只是离王做做样子罢了!”

    看李密逐渐冷静下来,李密心腹柴孝和,硬着头皮奉劝道。

    没办法,李密本就是个大文修,政治民生、谋划算计等,确实挺厉害,但军事武功方面,不算差,却明显不如李孝恭。

    可以说,诸位反王中,李密本就是偏向文方,军事武功确实不如窦建德、罗艺,甚至是儒雅的李渊,更比不上以战闻名,军威赫赫的李孝恭。

    “不……离王这是公报私仇,毫无容人之量!”

    李密双眼发红,颇为恼怒叱道,又迅速接道:“别忘了,离王与本公,向来有私仇。之前接受本公,估计是无奈为之。如今眼看天下将定,离王打算过河拆桥了……”

    “这……不会吧?”

    在场旧魏众人大惊,柴孝和更为忐忑紧张迟疑道。

    “你们说……大隋帝国能否挡住离军?”

    李密苦笑了下,摇了摇头,矛盾万分环视诸位亲信心腹问道。

    “难……”柴孝和几乎是毫不犹豫应道。

    大势所趋,不管从哪方面看,没人认为仅剩关中的大隋,是离国的对手。

    “是吗?大隋帝国底蕴惊人,如今依旧是兵多将广,粮丰财富,又有四关守国,未尝没有机会……”

    李密脸色一沉,明显矛盾万分,又颇为痛苦低声说道。

    “主公……”

    众人大惊,部分人看出李密的心思,不由惊呼出声。

    “你们说……如果我方率军投靠大隋,怎么样?大不了,出关称王,或者入太行而自居……可行吗?”

    果然,不待众人多说,李密颇为激动兴奋地眼露奇光问道。

    “这……主公,万万不可……”

    众人失色,柴孝和苦笑暗叹劝道,又迅速接道:“如今天下,除关中区域,其余尽归离国。就只剩极北、海外和数处古山原林,难道主公想效仿前朝历代余孽吗?一离开,基本没反扑中原的可能了,环境条件等根本不允许,更难逃过离军围追堵截,光是离国二府,我方要多少军马才能应付?”

    包括古蛮在内,如今的巴蜀、岭南、南方、海外、北原等山高林深之地,甚至是秦岭、太行等庞大山脉,依旧有无数大小古族、部落等存在,基本是前朝余孽,朝廷确实很难剿灭。

    但是,那些势力也很难发展起来,第一是人口,第二个资源,第三个异兽。

    “哎……晚了啊!悔不当初,早知离王是如此心胸狭隘之人,当初就不该……”

    李密长叹一声,满脸懊悔和落寞叹息道,话未说完。

    “主公无需担忧,我方的威名声望摆在那,离王顶多就是打压掣肘,应不会做得太过分,留下来,总比离开的好……”

    柴孝和心思剧转,硬着头皮奉劝道。看李密皱眉,又迅速委婉分析道:

    “不知主公可有发现,如今围攻关中的离国大军,各方降军是主力。或许,这也是离王忌惮之处,并非是为了私仇?”

    “哎……”

    李密再次长叹一声,沉默不言。

    柴孝和等人的心思,智慧如鬼的李密,岂会不知?

    总而言之,一失足成千古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若是当时拼死一搏,不举国投降,也不至于落到眼前地步。

    当然,李密不会想当初要是不投降,很可能已经步入夏王窦建德的下场。

    李密只知,自己是最先投降离国的王者,而且是率着千万大军投降。随后,一直南征北战,为离国立下安邦定国的天大功劳,不应该是现在的境地,不应该是现在的待遇,不应该是现在的声望等等……

    离王太对不起他了,妄为天国之主!

    ……

    弘农郡,弘农郡城。

    离王武信率军抵达函谷关后,停留一日,等待明心公帝明蝶率卧龙军和南蛮诸部精锐会师,随后西行。

    算不上是急行军,却也是全力行军了,除了必要的休眠进食外,都在行军。

    原本预定三日抵达潼关,如今三日过去,才走到弘农郡城。

    连绵数十里的队伍,状若大地苍龙,声势浩大直指潼关。

    “嗯?!”

    在魏国公李密震怒,心生叛意时,“封臣榜”立刻就有了异动,使得武信心跳异常,有些不妙的预感。

    这点,不出武信预料,因为在武信前世记忆中,李密就是个见风使舵,擅长钻营的墙头草,是叛而后降,降而后叛,直到把自己玩死为止。

    既然知晓,武信自然早有防备,早就调离李密身边诸多天骄名臣,连对李密最为死忠的白衣神箭王伯当,武信也特封御将,独掌一军,调离李密身边,看李密还怎么折腾!

    事实如武信所料,李密心生反叛了,否则“封臣榜”不会异动。

    让武信奇怪的是,封臣榜的魏国公李密虚影,忽隐忽现,这是李密有所异动,却未正式决定,尚未正式反叛的表现。

    什么情况?

    这是叛还是不叛?

    武信有些迷糊了。

    李密和之前的卧龙公帝龙,有一点很大的不同。

    李密本身就是高级天骄,身边亲信心腹也基本是中低级天骄。长孙王后的天赋不好使,又不能秘密抓捕太多蒲山公营,暗中谋划,自然无法时刻了解具体情况。

    “魏国公有何异动吗?”

    想了想,武信偏头看向花公公问道。

    除了密切关注“封臣榜”,武信还派了暗影府,暗中监察,加了重保险。

    “暂时没有,根本回报,传旨后,魏国公雷霆震怒,把自己的军营也砸了。但是,并无什么异动。旧魏大军也没什么异常反应……”

    花公公怔了怔,迅速反应过来应道。

    “哦?!”

    武信有些疑惑应了声,却也没再多说。

    时移世易,如今天下局势,和武信前世记忆中也不同。

    武信前世,大唐只是统一小半江山,还有无数势力作乱,所以李密不爽就叛了。

    如今,除了关中,各地已经镇压,粮荒问题又解决了,民心归附,局势稳定,李密身边的重臣大将,又被武信调开了。

    李密不傻,拿什么背叛?

    找死吗?!

    就算依旧能号令部分旧魏大军,没有足够的人才将臣辅佐,光凭李密自己,也难以独率百万大军。

    李密是有点军事能力,才能创建蒲山公营,却不是什么顶级将帅,主要是没那么高军事威望,十几二十万没问题,再多就会乱了,那点军队够干嘛?估计一反叛,连离军军营也难以离开!

    “密切关注,加快行军!”

    最后,武信也只能吩咐了声,严加提防,总不能无缘无故就以背叛之名,宰了魏国公李密吧?

    如今离国,大半疆域是刚征服,小半离军和文臣武将,也是新降。要是现在无缘无故斩了李密,其他人怎么想?

    其他人还不人人自危?

    统一天下得等到什么时候?

    ……

    五日后。

    离王御驾,终于抵达潼关关外的离军军营。

    新任东路主帅李孝恭,副帅魏国公李密等,亲率大军相迎,毫无异状。

    武信也不知该庆幸还是失望了。

    要知道,如果李密一狠心,率军内乱或投了大隋帝国,或许掀不起太大浪花,却肯定会影响潼关战略,麻烦不小。

    不过,既然李密最终没真的背叛,武信也不会闲得蛋疼去逼叛。

    要知道,攻打潼关的大军,旧魏大军占据过半,暂留李密的作用,还是很大啊!

    初来乍到,武信并未贸然出兵,更没气势如虹地强攻潼关,而是下令全军休养,静待军令。

    这是对御天王鱼俱罗的高度重视。

    武信本就对鱼俱罗颇为了解,也特意了解过,此次听闻鱼俱罗是潼关镇守,更是深入调查和了解。

    御天王鱼俱罗,名不虚传,重在“御”字。

    如果说,太平王史万岁,是御军如水。那御天王鱼俱罗,就是御军如棋,颇有传闻中兵仙韩信的味道,能如使臂指地掌控大军,天赋应是类似,能极为精准地指挥到每位军卒。

    面对如此人物,正面强攻是最愚蠢的行为,就算仗着数量和质量强攻,结果肯定不是任何将帅愿意看到,绝对会得不偿失。

    这也是武信恼怒李密的主要原因之一,还真不是因为私仇,已经是离王,即将统一天下了,还惦记那点私仇,那也不是天国之主该有的胸怀。

    可是,热衷功名利禄且立功心切的李密,明知军事不如鱼俱罗,对方又有雄关潼关,打不过就算了,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强攻,损军无数,这是合格的主帅吗?!自私自利得太明显了!

    “奇数侯(祖冲之),气候变化能否精准?!”

    全军休养之际,看似不急不躁的武信,其实颇为心急了,抬头看了看晴空万里的苍穹,不厌其烦地再次向祖冲之问道。

    天下皆知,祖冲之的数算,出神入化,无人能及,其乱如麻的亿万之数,再祖冲之心中,也是清算如指。

    但是,没多少人知晓,祖冲之对天文也很精通,绝对是最顶级的天文学家,这也跟数算有关。

    “吾王圣明,三日之内,必有暴雨,微臣愿领军令状!”

    白发苍苍的祖冲之,自信郑重地第n次应道。

    祖冲之一生钻研自然天理,军事政治不强,却也清楚事关重大,没把握哪敢打包票?!

    “好!此战若成,奇数侯当为首功!”

    看祖冲之应得这般爽快,武信抚掌应道,看向截断天地般的巍峨雄关,呢喃着:

    “御天王……鱼俱罗……”

    狠心斩杀了个太平王史万岁,武信一直遗憾万分。但是,史万岁虽然性格骄横,却对大隋帝国忠心耿耿。

    武信清楚招降史万岁太难了,又急着想得到“风云仙术”,时间珍稀,也就忍痛斩了。

    鱼俱罗,那就不同了!

    最神秘、最强大的大隋王者,也算是位极人臣了。但是,鱼俱罗一直被大隋帝皇猜忌,过得并不如意。

    不能说鱼俱罗对大隋帝国不忠心,能坚持到现在,还被担任最重要的潼关镇守,忠心方面自然没问题。

    只是比起史万岁,鱼俱罗还是有招降的希望,对大隋帝国还没到死忠的地步。

    堪比兵仙韩信的绝代名将啊!

    要是武信不尽力争取招降,那也太蠢了。

    武信可不是杨坚、杨广,向来遵从“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直很期待鱼俱罗全力爆发,能创造什么奇迹呢!

    *******

    还是二合一超级大章,年底了,事情是挺多,但影子觉得,重在爽快,一起更新会好些。

    拜求月票!推荐票!订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