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道天下 > 第六百零二章 蓄势待发

第六百零二章 蓄势待发

    “离王并非表面那般鲁莽,不会也不可能为东王出头吧?若真如此,反倒不算坏事,更会让东王声威尽失!”

    听到王伯当分析,在场近半人微微点头,确实是这么个理。

    离王武信能开创威震天下的离国,要说是意气用事或鲁莽冲动之人,也没人信。

    “话虽如此,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二王关系终究摆在那,不管离王或东王承不承认,都无法否认。若是东王出事,离王坐视不理的话,天下人会如何看待?所以,无论如何,离王肯定会有所动作,我方该如何应对?这点应该想清楚!”

    徐世绩微微摇了摇头,脸色如常地平静分析道。

    顿了下,让众人消化自己所说,方才又接道:

    “此外,我方该如何处理东王呢?是逼宫让位,让他当个逍遥公,安度晚年,还是让他消失?如果让他当个逍遥公,东公旧部肯定还会联系,动作不断,谁也不知道东公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终究是个隐患。如果让他消失,不管是离王,还是娇娇小姐,肯定会有大反应,甚至亲临也有可能,那我方又该如何应对呢?这个度,不好把握啊!”

    “说得倒也是啊……”

    在场部分人细语呢喃,揣摩着徐世绩的话,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事实,也是目前必须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什么乱七八糟的分析,若是忌惮离王至此,我等还努力什么?直接投降离王,俯首称臣算了。离王真那么厉害的话,怎么不直接统一天下,还得龟缩在江南不动弹?”

    原清河反军首领赵君德,颇为不耐烦且带着不屑啐道,引得徐世绩、李密等在场众人心中一凛。

    是啊!

    如果忌惮离王到这份上,瓦岗军还有希望吗?密公还有希望吗?不如直接投靠离王更实在。

    一时间,众人沉默,氛围宁静且古怪,部分人明显有些心浮气躁,说不定真的动了投靠离王的心思了!

    古往今来第一个天国,确实具有很大诱惑力,只是很多人哭求无门或诸事纠缠或时机不对而已,不是不想投靠!

    “老子看啊!大家就是太高估离王了。老子承认,离王确实很强,离国的巅峰战力也很强。但是,我们是争霸天下,不是争霸武林,个人或个别人强大有什么用?难道还能独战百万大军啊?”

    看没人出声反驳,反而有些认同,赵君德更为得意暴戾朗声啐道。顿了下,环视在场众人冷笑道:

    “很明显的道理,如果离王能奈何我们,会对我们手下留情吗?甚至,就算我方留着东王,难道离王就会看在娇娇小姐的份上,不侵犯我瓦岗疆域吗?”

    “那自然不会……”李文相点了点头,微笑率先附和道。

    赵君德大喜迅速应道:“这不就对了?为什么离国现在龟缩在江南,不敢北上?我们在消化和巩固地盘,需要时间,离国一样如此。我们在忌惮离国,离国同样在忌惮我们,我们没主动去挑衅离国就行了,我等内部之事,何必理会他呢?”

    “有道理!”

    李文相寻思着缓缓点头,部分人也沉吟着点了点头。

    “不错,赵将军果然有大才!如此……以赵将军的意思,我等该当如何处理呢?”

    一直威严板着脸,不怎么出声的李密,忽然出声赞了声,客气求教道。

    李密这么一说,在场大半人就明白了!

    赵君德说到李密心中了,不是李密不忌惮离王,而是赞同赵君德的说法。

    因为李密是最不可能投靠离王的人,他如今算是半个势力之主,又和离王武信有私人恩怨!

    “很简单,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可以的话,连娇娇小姐也别放过……”

    赵君德脸色一沉,杀意凛然比了个斩首的手势说道。顿了下,杀意一缓接道:

    “当然,娇娇小姐的性情,大家也清楚,如无必要,也就任她去把,反正她也掀不起多大浪花,也省得我等要杀到离国,杀到江都,杀到离宫,那意义就不同了,离王才是真的不做反应不行了!”

    “不行!无论如何,东王毕竟是瓦岗之主,甚至可算瓦岗崛起的开创之主,颇得人心。如今既未失德,又无大错,杀之不详,更会让瓦岗旧部离心!”

    徐世绩大惊,毫不犹豫地语气严厉叱道。

    “哼!古人常云,女人无才便是德!同理,身为势力之主,无才便是无德,更是大错!”

    赵君德不屑冷笑一声应道,顿了下,环视在场众人缓缓接道:

    “离心?谁会离心?如今瓦岗势力,基本都在场,不离心就行了,管其他人干嘛?那些尸位素餐的所谓瓦岗旧部,无才无德无能,更重要的是……无力,要离心就离心,犯错直接砍了,还省得留下来作乱,留之完全是有害无益。一个势力想要发展,特别是想要争霸天下,团结是最基本因素,留着东王干嘛?等着从内部分裂我方吗?”

    “你……”徐世绩皱眉恼怒。

    “哦!抱歉,本将军忘了,徐先生也是瓦岗旧部。以徐先生的智慧谋略,难道不知内患的危害性?还是徐先生和在场之人并非同一阵线呢?”

    赵君德瞥了眼徐世绩,有些阴阳怪气连声说道。

    “密公登位,是在下第一个提出。但是,要杀东王,在下一样第一个不赞同!”

    徐世绩懒得多解释,只是神情坚定地简单表态道。

    赵君德怒气上涌,颇为不屑地恼怒冷声道:“笑话!你说如何就如何?到底是密公登位还是徐先生登位?我等为何停军罢战?不就是为了消化和巩固地盘,更重要的是理清自己,以备再战吗?不解决好内部问题,还谈何开疆拓土?留着东王,等我等征战在外时给予我们背后一击吗?”

    徐世绩摇头反驳道:“东王确实不适合当势力之主,却是个真正的豪侠。以他的性格,不是两面三刀之人,只要密公不杀他,他不会事后伺机反叛。更大的可能,是率众离去!”

    “哦?原来徐先生如此推崇和信任东王啊!率众离去,徐先森很期待瓦岗分裂吗?”赵君德恍然大悟地冷笑说道。

    “竖子不足与谋!”徐世绩恼怒,也自知秀才遇到兵,偏头不屑啐道。

    “够了!既然大家无异议,那就此决定。后天是庆功宴,就在庆功宴行动吧!”

    李密看情况有些不妙,有些恼怒地最后拍板道。

    但是,到底杀不杀东王翟让,李密并未表态!

    *******

    更新到,求月票!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