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道天下 > 第五百零一章 正统之名

第五百零一章 正统之名

    无论如何,江都城在武王手中,总比落入叛军手中好无数倍,至少武王府名义上依旧属于大隋帝国,应该也没举旗叛变的趋势,否则就没必要冒死救下萧皇后了!

    这是杨林此时的想法!

    “嗯!”

    武信郑重应了声,心中却是思维如电,苦思应对之策。

    如此漫长的城墙,如此浩大的战局,个别强者杀上去也于事无补,影响不了大局。

    长孙无忌、高士廉等人却是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杨林所说,难道他们不知道吗?不知道还会放弃歼灭江都宫叛军,全速赶来此处?!

    在武王府众人想来,杨林所说根本就是……废话!

    “上!冲……”

    心思剧转,武信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应对之策,直接高声喝道。

    话落,身形腾空而起,同时吩咐道:“所有大修士,分散,登墙!其余强者,强登墙!”

    武信、杨林、四十几位金甲武卫、靠山王府大修士等,共约五十几人,左右散开,齐齐冲向墙头……

    一个大修士,确实是影响不了全局,便是仙级人物也不够。

    但是,一个不够,十个呢?二十个呢?四十个呢?

    每个大修士,理论上能影响百米范围,一字排开(不算纵向),十个就是千米,五十几个就是五千多米、十几里长度……

    当然,这是沙场攻防战,不是普通战场。

    在敌军铁血煞云压制下,大修士平均百米影响范围的数据,会被削弱三到五成,还没把敌军大修士、箭雨、强者等算在内。

    各种因素抵消、削弱情况下,实际上能发挥出理论的四分之一效果,就算很不错了!

    “银甲武卫、擎天囚龙卫,听令,沿着石梯,踩着人群,登墙……”

    诸多大修士冲天而起之际,留下其他人有些傻眼,高士廉反应较快,率先高声呼喝道。

    银甲武卫和擎天囚龙卫,都是地级兵种,也就是炼气境存在。腾空做不到,飞檐走壁却可以,无法攀登三百多丈高的城墙,踩着己方军队的人头、肩膀、石梯边沿等,攀登而上不难!

    唯一的缺点是……

    银甲武卫和擎天囚龙卫分散而开,战斗力会急剧削弱,至少铁血煞云会崩溃,无法发挥出顶级精锐军队的优势,只能当普通强者用了!

    “咚、咚、咚……”

    震荡东城墙的战鼓,节奏加剧,不停冲击着军卒心弦,让人热血澎湃。

    一万银甲武卫和千余擎天囚龙卫(包括了靠山王府强者),如蝗虫低空飞行,咆哮,跃起,分散,踩着拥挤墙角的隋军,而后沿着内墙石梯的人流,冲向墙头……

    放眼过去,状若万余强者,低空飞行着直冲云霄,声势浩大,气势惊人。

    三百余丈高,千余米厚的墙头,足可让百余匹战马并肩奔腾,这就是天下间品级最高的天都级别城墙。

    无数人拥挤在墙头,刀光剑影,利箭纷飞,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鲜血浸染了墙头,尸骸却连倒下的空间都没。

    若是被挤下墙头,堪比掉下擎云悬崖,便是炼气巅峰强者,也是九死一生。

    此时,无数云梯、云索搭在城墙外侧,密度是城墙内侧的三四十倍,无数征南大军,如蚂蚁群攀附,沿着云梯、云索,不停涌上墙头,逼得守城武王军节节败退。

    千余米宽的墙头,已经被征南大军占据了五分之四。

    武信最先抵达墙头,虚空悬浮,放眼过去,人头蜂拥,身形交错,又有刀光剑影、利箭穿梭,一时有些分不清敌我。

    认真说来,双方都是隋军,军服、军甲等款式差不多,自然较难分辨。可惜因为统帅的立场,生死相向,自相残杀!

    更重要的是,在武信心中,这些全是自己的兵,竟然折损在这无意义的内斗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

    傲立城门楼,无数利箭、剑气等涌至,却难近武信三尺范围。

    晋级炼神境,炼气境之外罡,就化为了大修士之护体真元,强度飙升十数倍,就像穿上了层无形盔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以武信的雄浑修为,就算只是初入炼神境,尚未巩固、稳定,也非普通攻击所能破防。

    “镇南王在此,本座乃上柱国,五郡太守,与本座为敌者,便为犯上作乱之判军,罪该抄家灭门,株连九族!”

    心思一转,武信体内真元疯狂运转,栩栩如生的武神武魂,化为数十米高的擎天巨人,傲视战场,声若洪钟响起,萦绕墙头、回荡天地!

    “白痴!”

    看到武信,却不敢冲上去的无数炼气强者、大修士等,怔了怔,脸露不屑地心中暗骂。

    战斗打成这样,明摆着就是叛乱,还说这个有意义吗?!

    “弃械投降者,本座既往不咎,可将功赎罪,重归大隋!”

    武信却不管不顾,依旧运气高喝,连震荡耳畔的战鼓声也被压下,清晰传遍战场。

    疯狂冲击的征南大军,冲势蓦然一顿,气势、军威等明显削弱不少。

    具体表现,便是压退武王军煞云,笼罩大半墙头的征南煞云,明显稀薄和泛散许多,让武信等人受到的铁血压制少了许多。不少征南军卒明显踌蹴起来,失去了冲锋之势。

    不少人忘了,不管是武信的镇南王,还是上柱国、五郡太守,都是征南将军王世充的顶头上司。

    这些征南军卒,名义上都是武信的兵,基本是江南之人,其亲戚、朋友、家人等,都在武信管辖疆域中,都是武信的子民。

    绝大多数反军是生活所迫才造反或当兵,真心想造反者毕竟是极少数人,何况征南大军本就是正规军,并非反军。

    名!

    武信的“废话”,就是要夺“名”,以此打压敌军士气、战意,还有间接的威胁!

    士气和战意,是军队中最重要的两大因素,甚至不下于训练和战力!

    “大隋无道,朝廷腐朽,我等要顺天而行,诛暴君,清奸邪,匡扶社稷,杀!”

    眼看己方士气大跌,一位身穿精美战甲,身高八尺,美须髯的将军,豪气干云地振臂高呼。

    正是王世充手下大将……段达,也是大隋名将,至少是此次攻城的高级统帅之一。

    “奔雷剑!”

    “陷空掌!”

    武信示意了下,跟随而至奔雷老祖和陷空老祖等数位大修士,迅速锁定段达,强势出手!

    ******

    昨晚太困了,写一半睡着了,早上补上,求月票!推荐票!自动订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