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攻约梁山 > 第9节战争公平交易

第9节战争公平交易

    

    最注重体面的大儒喷子们只剩下破衣遮羞,威风的官僚们只能和皇帝一样穿早弃之一边的破旧袍服朝和办公......

    但,海盗要求的布匹窟窿总算如此凑数填了。

    这真是件好事。

    更有喜事。

    对于眼下实在无法完成的金银索取,海盗国终于吐口不强求立即得到,钟相同意以后以茶叶和再纳来弥补。

    这个消息本不应该算好消息,但却给了宋朝廷满朝满国强心剂一样的效果。

    可以以后每年纳贡一样慢慢偿还?可以有商量?

    这意味着海盗这次不会灭亡大宋,而且以后也极可能不会了。连兴兵来侵略破坏宋国的事以后都极可能不会再有。

    也不用被抓去当‘裸’体苦力和那些野人一样以最耻辱悲惨方式死在暗无天日的矿井了......

    这真是......太好了。

    佛陀慈悲。

    菩萨保佑。

    道祖开恩。

    大罗金仙显灵,天官赐福.......

    大宋最难的一关终于‘挺’过去了........

    以后老子还是官,还是社会地位天然高人一等的读书人大爷......还可以风流倜傥享受莺歌燕舞依红偎翠......

    呃,依不了。

    特么的美人都没了,好看的‘女’表子这回东京城也见不到几个了......

    呃,不止京畿,全国怕是也难再见到娇滴滴美娘子了,风韵犹存另有一番魅力的‘诱’人半老徐娘都怕是难得一见了都......

    可恶的海盗,贪婪无耻之极,该遭天打雷劈的瘟......怎么不死光呢........

    在东京人兴奋夹杂着仇恨等无数复杂情绪的目光,海盗使节终于离开了京城,在f4将护卫下快马如飞走了。

    京各种大爷在捶‘胸’顿足首先心痛没了的财宝、美人、锦服、美酒美味......

    是的,海盗不但勒索走了钱粮,还索走了京畿地区的酒水及家畜家禽和大量的白菜、土豆等蔬菜顶账。

    这下子,夏灾时京畿地区侥幸未被移民狂‘潮’冲击而剩下的牛羊猪‘鸡’鸭.鹅.....也没了,绝种了,纵然以全国供养的皇帝之尊,以后想吃口‘鸡’蛋怕是都得在梦里才行,牛羊‘肉’什么的更不用说了,若是不从外国抢(换),怕是此生再不可见。

    在这个没有电影电视.......‘精’神享受是荒漠的时代,没了吃喝的美味,也几无美‘色’,这叫老爷少爷们如何受得了啊......

    普通市民乡民则首先想着家被勒索去了海盗国的‘妇’孺。

    也不知海盗要只会增加负担的‘妇’孺到底要干什么。

    ‘女’人也罢了,小孩,事都不懂,纯是负累,为什么也勒索走?

    想繁衍壮大人口,不会自己生啊?海盗国又不是缺年轻‘女’人........会不会海盗国真是传闻和猜测的那样真是个妖孽建立的国度?那些掳去了的‘妇’孺不是用于弥补人口,而是会被用作炼丹甚至吃掉什么的,但感觉有此线在,自己大概也有机会......

    地方的官僚污吏土豪劣绅.....在痛骂海盗把他们千方百计哄骗愚‘弄’强征搜刮百姓来倒卖掉的铜钱粮食......发国难财赚的海盗国银币宝石又敲诈回了海盗那边去,他们纯是煞费苦心,劳累折腾了几十天,结果却是白忙活了,而且还得倒贴.......

    海盗居然是根据收回的银币珠宝数量来判断是否把大宋地方的金银财宝刮见底了......

    真是太狡猾了!太可恨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好的信誉呢?

    ...........

    但,灾难一去,没了要命的危机压着,大宋王朝有几个人会幡然醒悟知道忏悔能从此改过自新,这,难说得紧。

    反正在钟相眼里,他出城的一路都没看到那股子势头。

    他只看到了,京城里无论是官是民是军,都只是松了口气又有了以前的某些劲头,只感受到了满满的鄙视恶意......

    思想是最难改变的。

    传统是最难扭转的。

    儒教政权统治的‘精’神世界最能耐的地方是——极有韧‘性’。

    怎么打,怎么受挫吃亏,怎么悲惨,也不会吸取教训,坚决不改。哦,也不是不吸取教训,只是,是扩充教义创建新教条,进一步扭曲早死了几千年的孔孟之言,把人管的拘得更老实愚蠢,更没血‘性’,更适合被异族欺压剥削奴役......

    明太祖朱元璋倒是意识到其祸国阉割民族血‘性’的巨大危害,他想改,但在天下汹汹‘逼’迫下,以他的暴戾强硬嗜杀最终也得屈服,认了元时积极背叛祖宗投靠效忠了‘蒙’古统治者当了铁杆汉‘奸’的孔圣子孙继续当体面的衍圣公做读书人代表。

    明代的大儒宋代的大儒更有想像力创造力.......祸世魄力。

    本来能跑能干,也是家族主劳力的‘女’人,强迫裹小脚了......灾难时无法快速逃走,更适合异族打来时省事省力地纵情杀、抓、‘奸’......明代社会‘精’英们拼命折腾,那时期,举国儒教浩然正气直破天际,感天动地.......

    于是被感动的“老天爷”赏赐一下:‘女’真蛮子野猪皮兴起,再次南下了,这次是真的成功入主原了,宋代的‘女’真厉害多了,不但杀得汉民族国人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掠尽财富土地......而且是能坐稳国江山,开始了“大清”。

    这个结局都是浩然正气冲天,最讲威武不屈气节的大儒们、士大夫们以及天下无数”我辈读书人“‘操’控人心,不遗余力地帮助‘女’真蛮子在国更容易的攻城掠地一步步迅速建立起稳定的统治政权基础的结果。

    从此,在一声声“奴才(和坤)遵旨”、一声声“喳、喳、喳”(扎你老母),天天无数次的跪拜、跪拜、跪拜,诸如此类的奴相十足,国由几千年的大爷国迅速变成了奴才国。

    后世有人说:国人奴才心里深入骷髅。脑后的猪尾巴辫子割去了,但心里的辫子始终留着“。

    这话.......不大对,至少不全面。

    国首先是大爷国心理,即使是遭受”大清“(呵呵,清啊,不是浊)奴化几百年,仍首先是大爷思想这才对。

    国人最爱面子;婚丧嫁娶,大排场;热衷当官,奋力进当官,官僚作派;豪宅、豪车......暴发户行为,动不动老子如何如何,大爷我如何如何;各种炫富、牛‘逼’、特权、攀......包括义气当先的侠客情结、各种团伙势力帮派,殴打欺负别人,被人敬畏着捧着轻飘飘,美滋滋.......喜欢看有一声声”老爷、太太、小姐、爷,您请“的电视剧,代入感有没有?

    ........本质是不是太久的天朝国封建统治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尊贵大爷太太思想?

    各种下跪唱被征服,各种奴颜卑膝,各种祖宗一样尊敬洋大爷,各种崇洋媚外、各种卖国争当汉‘奸’‘蒙’‘奸’满‘奸’......那主要是辫子朝全力奴化的功劳,是近代的事。以前咱们祖宗都是自豪的大爷。外国人?未开化的番邦蛮子而已,对不对?

    只是,陈规陋习,确实不好,确实导致许多灭绝人‘性’骇人听闻的惨事发生,但总会顽强地一代代传承并坚持下去。

    因为,习惯了。喜欢陈规陋习,怎么着?

    而宋王朝东京这,

    那些或站在大街或隐藏在屋舍的儒生,目视着钟相离去,心翻涌着无数恶毒咒骂,甚至嘴皮子都在翻动着骂。受此刺‘激’定又会涌现出许多言词高妙的辱骂讽刺章或爱国忠君诗词杰作,赢得一片喝彩吹捧,得意洋洋

    却......全是对民生国运没用的东西。

    钟相不是没察觉咒骂,而是看得很清楚,但这次什么凶威也没再做,只是淡漠一笑。

    高贵读书人、自负当官做大爷的苗子,你们在这大宋好好熬着吧。

    宋王朝少了太多人口,整个社会缺乏供养你继续不劳而获悠闲潇洒人生的人手,你们迟早只能放下读书人的高贵架子自己谋生。等你们锻炼了体力,能干活了,认清了现实,对苦难也多了些忍耐力,老实了,那时再透掳你们去当苦力。

    毕竟,开矿、修路、整修或改建河道、改造戈壁沙漠.......也极需要有知识够聪明的人手去掌握技术,提升建设水平。

    若能踏实劳作,在艰苦工作成为技术人才,忘掉没用的化,抹掉儒腐轻狂虚伪干说不做......总会有出路。

    筑路工程师、矿业工程师......

    那在大东亚帝国也是倍受尊敬的实干人才,即使是下等苦力出身,表现出‘色’,财富、美人、豪宅......也会有的。

    怕改不了习‘性’和追求,儒腐虚伪狂妄自大一心当官做老爷,寄生社会,耍嘴皮子‘弄’权,对外软骨头只会祸国殃民。

    大宋那些真正聪明真正有骨气有志气的孩子、读书人,基本都‘弄’到海盗国那学成长,或转变成实用技能人才了。

    仍剩在抛弃在宋国的所谓民族支柱——大儒、所谓国家希望——社会‘精’英骨干读书人,全是有毒或品‘性’无良的坏蛋。

    不要骂海盗国没给读书人机会。

    自作虐的,该死,该和那些无法改造的懒惰刁顽愚昧野人一样该被时代无情淘汰掉。

    一切阻碍人类飞速进步的种族、类别人群,都该淘汰掉。

    自残,弱会被屠杀,也早晚会被淘汰掉。

    这是无情的社会发展规律。

    钟相想笑的是:宋王朝担心的要死的,海盗联军会不会顺路一举铲除西夏一样铲除大宋,其实根本没那事。

    宝亲王赵岳是利用这股惊人的威势吓倒宋统治者老老实实奉献财富。

    宋统治者必会被吓倒,也果然吓倒了。

    根本不用劳大军去真打。

    不用以刀抵脖子才能吓得傲慢轻狂的宋统治者老实乖乖‘交’出海盗想勒索的一切。

    北宋历史早已证明了宋王朝是什么德‘性’。

    实际,浩浩‘荡’‘荡’沿黄河长江东下的人‘潮’,并没有多少征战厮杀的军汉。连年轻力壮的都不多。

    至于说百万联军,那实际也没有,至少是眼下不可能用。

    刚被强行征服的党项吐蕃蛮子,狼‘性’十足的野蛮愚昧凶暴惯了的群体,哪那么容易转眼控制成服从指挥的军队?

    为了剔除危险,赵岳命令:一路仔细观察,把不服的,怀恨想报复的.....转移稍有不对头都挑出来,单独编列......

    及时屠杀清理一部分最危险分子。震慑其他人。

    单独编列的也不可留。不强卷去当奴隶。不需要。也长途跋涉太多凶险和负担。

    在远离西北后,海盗军一边沿途敲诈当地官府,另一边却抛给劳力。

    西夏的、吐蕃的大小头人、官爷吏爷、奴隶主.....一切靠耍权动嘴皮子潇洒生活的,习惯了高高在不劳而获,这种人,你叫他突然失去一切特权和尊贵社会地位,和其他低贱百姓一样靠自己的辛劳谋生,他们是绝不会甘心的,也无法习惯,必然是隐患,真带去了海外散编各地为民,一时可能安稳老实,却早晚会引发社会灾难,至少是民族冲突内‘乱’......

    还有凶残无良狡诈邪恶之徒、自觉有学问是高人,道貌岸然,实际不过是一肚子于物质建设没实用的所谓西夏学者,傲慢自大的社会寄生虫,等等各种海盗国坚决不要的,五‘花’八‘门’教爷、大小爷们,一批批悄悄割掉舌头,‘交’给沿途的宋官府。

    还有那些海盗国不要的老年‘女’人,

    原本或身份尊贵不肯俯首吃苦谋生,还会怀恨毁了她们高贵优越生活;或本‘性’邪恶无良,闲不住,喜欢煽风点火鼓‘弄’是非害人,作恶;或愚昧‘迷’信顽固不化......皆为社会麻烦和祸害,也丢给宋境。

    ”别说我们海盗只会凭强大硬抢你们东西。我们讲究有来有往,战争的公平‘交’易。喏,这些男‘女’给你们留着用。他们有聪明能干的贵族官爷老将、有化人,有无良却力壮的,有打铁开矿的见识各种技能,耕田放牧更不在话下,‘女’人呢,织毡子,织地毯.......会干的事多着呐,能干着呐。你们不是发国难财霸占了无数良田,家却苦于佃户都逃走了没苦力奴隶为你们耕种开垦?大宋矿场不是正缺劳力采矿炼铁?不是正缺‘女’人织布做衣做饭洗.......,那,人手都补偿给你们。“

    ”你们纳了钱粮,我们不全白要你们的好处。这些补偿的人,你不要嫌弃有的弱有的老了点。都能干。你们官僚士大夫、地主劣绅土豪......最擅长践踏和控制卑贱者,最擅长驱使奴仆,都极会当大爷,相信绝对能用好这些异族新奴隶。”

    “再说了。这些家伙往日可都是肆意抢掠大宋,总对大宋耀武扬威,你们却无可奈何的,如今落你们手,称了你们出口恶气的太久心愿。而且,多是西夏吐蕃贵族官僚贵‘妇’,甚至有王爷王子王子、以前威风可怕的大将,这下却成了你们的奴隶,你们身为主人,能牛马一样肆意驱使他们这些贵人为你们干活,这多大的荣耀?难道还不够你们臭屁显摆的?“

    以对内绝对好使的权势、计谋、袖里乾坤、把人洗脑奴化........这些本事优势,宋国确实会用,能用好这些奴隶.......

    他们只是对外不行。

    


    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