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从太阳花田开始 > 第一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毛玉成精了(一)

第一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毛玉成精了(一)

    “叽!!!!”

    苏墨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一直拱他的脸颊,有种毛绒绒的感觉。但眼皮好沉重,不管怎样努力都仿佛压着千钧根本撑不起来。

    “叽叽叽!!!”

    耳边这个声音好熟悉,但是好吵……

    别吵了让我再睡——

    “叽!!!”

    “啊!!!!!”

    突然鼻子上传来一阵剧痛,苏墨一嗓子惨嚎就从地上蹦跶了起来:“我靠什么东西——”

    “叽!”

    只见面前白光一闪,苏墨发觉自己整张脸都被某个毛茸茸软绵绵的白色球状物体糊住了,他自己都能给配出来啪唧的一声的音效。

    “你——毛玉?”

    苏墨抬手给那个毛茸茸的球状物从脸上玩儿命扯下来,正准备给丫就地正法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玩意儿……好眼熟啊。

    毛茸茸的身体,跟幻想乡中常见的小毛玉没什么区别,但那个眼泪汪汪的表情苏墨是真不信除了曾经作为自家宠物后来在青子家陷入沉睡后失踪的小家伙之外还有别的毛玉能做出来。

    “叽!!!”

    结果就是这么发愣的几秒钟,这小东西直接从苏墨手里挤了出来,啪唧一声又糊脸上了,玩儿命磨蹭。

    “你怎么找到我的?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

    也就只愣了那么几秒,苏墨就反应了过来把毛玉从脸上又一次扯下来。

    “叽!”

    “哦,原来你还准备去冬木市找我结果等到冬木市的时候我已经不在那儿了啊。等等我不是忘了你真的,因为当时时间线有点儿不一样我就没想起去青子家找你真不是刻意忘掉的!对了后来你去那儿了?”

    “叽!”

    “你?你居然吞了几口冬木市参与的此世之恶?然后等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这时间线有点儿混乱啊……如果苏墨没记错的话,在他的主观时间轴里他已经经过来百年多的旅程,可毛玉却说它刚刚才吞掉了此世之恶……虽然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时间比例尺差别很大,但大到这种程度的也太离谱了一点!

    “嗯……艾斯特,紫之座那货自爆之后发生了什么?”

    发现自己绝对搞不明白这种事情的苏墨在心中对艾斯特问道,现在他有必要了解目前的状况。

    “不知道,之前我跟雅典娜的感知也被完全屏蔽了。”

    艾斯特细细的声音响起,似乎还带着一丝疑惑:“不过墨,现在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怎么了?”

    苏墨一个激灵,暗自警惕了起来,莫非这次又到了周围一片混乱的区域?

    不过艾斯特的回答显然要比他所预想的情况要糟糕的多:“那个奇怪的女人不见了。”

    “哦,不见了而已……等等!你说谁不见了?”

    苏墨觉得这些年不管什么事情自己已经见的多了,本来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到天塌不惊的强者(主要是就算天塌了也碍不着他什么事儿),可现在这件事情很明显要比天塌了严重的多。

    “那个一头白毛的金色的毁灭意志女人。”

    话说艾斯特你难道没注意到现在包括你在内所有呆在苏墨精神海里的姑娘都是一头银发么……

    “呵呵……”

    苏墨嘴角一扯:“扯淡呢,一定是假的……”

    给你们讲个鬼故事,我身上带着一颗核弹,但现在那颗核弹不仅弄丢了,而且连引爆器都不见了鬼知道那个猫猫狗狗踩上一脚轰一声大家就一起玩儿完。

    已经正面刚了一次紫之座本体的苏墨自然知道原本老老实实待在自己体内的毁灭意志究竟有多强——连紫之座都是在被自己趁着他大意的情况下突然爆发才砍成两半,并且人家还是懒得接着打下去才选择自爆离开,否则之前苏墨就该抱头鼠窜了。可现在又被紫之座一个对时空专用自爆攻击打得到了个人生地不熟的地儿,可以说自己身上最大的杀器直接给你玩儿了个消失……这刺激有点儿略大啊。

    “等等不对!”

    突然苏墨又一皱眉,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减少,甚至是之前完全融合的王座的力量现在也完全可以调动,他依旧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如山岳般沉重深邃的庞大力量就沉睡在自己体内。

    可是这股力量原本的主人呢?

    有点儿麻爪了。

    “最近怎么老碰到这种鬼故事,我这是不是有点太倒霉了?”

    让苏墨感到无奈的不只是最终王座意识的消失,还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好像自己也不能打开空间门……而且不同于之前是因为世界规则本身的束缚或者是空间被屏蔽,在这里给苏墨的感觉就是本身就不存在打开空间门的选择。这里的空间固若磐石别说打开空间门穿梭世界了,苏墨很怀疑自己全力一击究竟能不能让这里的空间发生一丝一毫的扭曲。

    “大概也就是紫之座本体自爆能轰开这个世界屏障了吧。”

    他嘴角有点抽搐,但总有种“啊,无所谓了,劳资已经习惯这么被折腾了”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

    “反正这次应该不是亚明算计我,姐就待她旁边呢而且这次算计我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收益。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苏墨抬手推了一下不知以何种手段突然出现在他鼻梁上的提督时期处理公务时经常用来装x的平光眼镜:“肯定是盖亚那个老娘们干的好事。”

    语气之笃定表明他根本就不相信还有别的可能——他才不信那个已经对自己起了杀心的紫之座会有闲心自爆玩儿玩儿然后把自己送到这种地方来呢。

    不过在听到他毫不在意地称呼盖亚为老娘们儿时,刚刚从精神海实体化出来准备透透气的雅典娜直接从半空中掉到了地上目瞪口呆还一副闪了腰的样子,而平素都冷冷清清的艾斯特则是愣了愣,接着伸手牵住苏墨的衣角:“墨,胆子好大。”

    苏墨曾经就有着背后腹诽八云紫结果被当时实力远超他的妖怪闲者幼体化扔到了型月(姐在这顺势把青子泡到手,说实话那一波交易苏墨血赚不亏咳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