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最强狂兵 > 第3042章 在天地和风沙之间苟活着

第3042章 在天地和风沙之间苟活着

    苏锐几乎一路上都在考虑着安然和凯斯帝林的事情,现在对于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凯斯帝林既然已经给自己发了消息,那么说明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执法队随时都有可能出发,在这种情况下,苏锐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华夏才行。

    可是,在这种时候,偏偏半路杀出了程咬金。

    这黑人大叔的猛然急刹,让苏锐的头差点撞到了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

    这辆源自于东洋的破二手卡车,连个安全带都没有。

    不过,苏锐现在并没有多少心情去吐槽,因为,在他们车子的前方,已经有两辆卡车横在了那儿,把本来就不宽的公路给堵的严严实实。

    这条路只能勉强称之为公路,土和沙已经快要把路面覆盖了,一驶过去,尘土飞扬。

    苏锐的目光已经穿过了空气中的尘土,看到了前方的人。

    两辆卡车,至少七八十人,塞得满满登登的。

    苏锐眯了眯眼睛:“叛军。”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遭遇了阿克佩伊旗下叛军的小股分支。

    看他们这样子,应该是要前往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边境的。

    苏锐差点忘记了,其实这时候,自己还处于叛军的占领区域呢。

    “全部下车!”苏锐和这黑人大叔立刻被好几支枪指着,至于其他的叛军,有的挎着枪歪歪斜斜的站着,有的则是在抽着烟,看起来非常的放松。

    他们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在这一辆破卡车之上,有着他们阿克佩伊将军做梦都想要干掉的人。

    时间现在是苏锐最宝贵的东西,他耽误不起,但是,哪怕他的身手再强,想要硬生生的从这好几十条枪的枪口之下脱身,确实太难了。

    至于开车硬闯……就别指望这破卡车了,哪怕这些叛军的子弹不足,也能轻轻松松的把他们给打成筛子。

    “全部下车!”这叛军又喊了一声。

    苏锐拍了拍黑人大叔的肩膀,说道:“别怕,我们下车。”

    然而,这黑人大叔完全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他常年跑运输,别说见到小股的叛军了,政府军和阿克佩伊的队伍激烈交火的场面,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

    他哼着小调就下了车,卡车上的音乐没关,车子也没熄火,这黑人大叔还陶醉在音乐之中,身子还在扭动着。

    很多黑人的节奏感确实会比华夏人强很多,甚至是天生的街舞高手。

    不过这一次,黑人大叔显然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在以往,叛军是很少会欺负民众的,毕竟他们在揭竿而起的过程中,还是要拉拢一下民心的。

    但是,现在处于特殊时期,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的将军,阿克佩伊的财政出现了问题,拖延了好几天,该到的钱粮都还没有来到。

    叛军缺钱了。

    还是那句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在过了几个月不缺钱粮、甚至略有富足的日子之后,叛军们再也回不到艰苦奋斗的日子了。

    或许,这种情况放在华夏并不会发生,但是,在叛军身上却极有可能发生,这并不是在贬低非洲人民,事实上他们很多人确实神经绷得不够紧,得过且过、享乐主义的思想很严重。

    一旦日子过得稍稍好了点,他们就有不少人开始忘记初心,忘记他们当初为什么会加入这一支队伍之中。

    其实,在苏锐看来,想要把这一支叛军给打趴下,并不需要用太多的子弹,直接把金子砸过去,他们就会不攻自破的。

    可惜,这样的做法所需要的时间太长,而且,苏锐已经下了决心,要让这些叛军吃个惨痛的教训。

    哪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瓦解掉?这些人要是有了钱,那会更加忘乎所以,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处于青春期的姑娘遭殃!

    苏锐不禁想起来那个被叛军所折磨的永远不会醒来的女生。

    这可都是叛军造的孽。

    所有的孽债,都要偿还。

    就像那五百个死无葬身之地的叛军一样,苏锐会让他们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刷他们所犯下的罪恶!

    这黑人大叔下了车之后,身体还在随着音乐而抖动着,笑眯眯的环视了一圈,嘴里还在说着:“各位,怎么了,是不是要问路啊?”

    说着,他转身一指:“从这里,一直开上整整一天,就能够到达普勒尼亚的边境了,当然,我说的是全速哦,两百五十迈哦。”

    这句话无疑有着拿着叛军开涮的意思了。

    不过,这和非洲人们的一些说话方式也是有关系的,他们平时习惯这样做了,有些时候,确实是会显得有点不太正经,一些严肃的人确实会很不喜欢。

    就像现在。

    苏锐已经明显的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不禁替这黑人大叔捏了一把汗。

    果然,不出苏锐所料,这黑人大叔的话还没说完呢,脸上就已经挨了一巴掌。

    啪!

    这大叔被抽的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撞在卡车门上。

    “怎么了?”他捂着脸,一脸懵逼。

    不过,下一秒,这黑人大叔就已经被两把枪顶住了胸口。

    “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这一名叛军吼道。

    当然,苏锐也没能幸免,也同样被枪口指着,叛军的吐沫星子喷了他一脸。

    这让苏锐有种立刻要洗脸的感觉,若是有洁癖的凯斯帝林在此,恐怕他直接就会有种想死的冲动了。

    不知怎么的,此时的苏锐竟然走神了,一想到之前风光无限的凯斯帝林竟然也有了几乎自身难保的一刻,他就觉得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而他自己,也被一群看似不入流的叛军给围困着,稍稍不注意,就有丧命的风险。

    “快点把所有钱都交出来!”

    这几个叛军用枪口狠狠的顶了顶苏锐的胸口,让他从遐想中回到了现实。

    这是要公开抢劫了啊。

    苏锐摇了摇头:“你们这队伍,可真是越发堕落了。”

    不过,他说的这是华夏语,这些叛军并不能听得懂。

    “拿钱出来,少废话!不然打死你!”一名叛军把脸凑到苏锐的跟前,他以为这样说话会更有威慑力,殊不知,这只能让苏锐把他的鼻毛和眼屎看的更清楚。

    “傻逼。”苏锐骂了一句。

    不过,他嘴上在鄙视,身体却很配合,他直接从口袋里面拿出几张票子,说道:“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请各位放过我!”

    好家伙,一下子就掏出了五百块,还是美金!

    这放在贫困的山区和荒原地区,绝对是一笔相当惊人的巨款了。

    那些叛军见此,眼睛都亮了起来。

    五百美金啊,足够他们这一支小分队多支撑一段时间了。

    对于他们来说,枪杆子在手,赚钱这件事情似乎就变得简单多了,若是缺钱了,那就直接去抢好了。

    一支意图改变自身命运的队伍,就这样干干脆脆的变成了半路劫道的土匪,这堕落之路都不带拐弯儿的。

    事实上,他们今天也是第一次抢劫,没想到就逮到了苏锐这样的大肥羊。

    五百美金啊。

    看着此景,这刚刚还处于乐天派的黑人大叔都开始哆嗦了。

    毕竟,那一记耳光,可真他妈的好疼啊。

    他身上也有钱,是这一次的货款,他要从附近的城市进一批小商品回到家乡去卖,若是这一趟运输出了问题,那么这黑人大叔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他也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家老小等着他养活呢。

    因此,一听到叛军说要把所有钱都交出来,这黑人大叔本能的就紧张了起来。

    “我……我没钱……”这黑人大叔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苏锐听了这句话,立刻伸手捅了他一下:“快点把钱都给他们,不要犹豫啊。”

    按照苏锐的意思,这黑人大叔损失多少钱,他就会补偿给对方多少钱——尽管这并不是苏锐的责任。

    “没钱?”一个刚刚在苏锐身上尝到了甜头的叛军狰狞一笑,随后举起枪托,狠狠的打在了黑人大叔的小腹处。

    也许是由于害怕,也许是由于本来就憋着尿呢,小腹挨了这一下,黑人大叔直接就尿了裤子了,他捂着裤裆夹着双腿,那淅淅沥沥的水流,真是硬憋都憋不回去啊。

    苏锐看着他的遭遇,叹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色来。

    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还要遭遇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人唏嘘。

    国家不富强,人民就永远不可能有尊严,只能佝偻着腰,在天地和风沙的夹缝之中苟活着。

    黑人大叔在十几分钟之前还说自己没什么烦恼,可现在就遇到了平生最大的难题。

    他不能把这些钱拿出来,由于国家信用体系不值得信任,随时可能崩溃,因此这些当地人在赚到钱之后,往往会把自己的钱放在家里,尤其是偏僻地方的人,很少会把钱存进银行。

    就像黑人大叔,这一次出来,几乎把所有钱都带在了身上——当然,总共其实也没多少。

    可这就是他全家的命啊。

    看着他湿漉漉的裤子,看着他眼睛里面惶恐的神色,苏锐再度叹了一声。

    叛军没想伤人,只要交钱,应该就没事了。

    可是,如果这黑人大叔不想给钱的话,轻则会挨一顿,重则可能就没命了。

    这些叛军已经开始没有底线了,已经开始破坏规则了,说不定就会杀了这黑人大叔而立威。

    “给钱吧,别愣着了。”苏锐再度提示了一下。

    噗通!这黑人大叔直接就跪了下来!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